番外 走偏的番外28

猜想得到證實,周滿嘆息一聲,“李酋長也染上了瘧疾。”

“是,”李酋長既然已經確認來人的身份,還指望她救命,自然不會隱瞞,道:“已有三日了。。。”

他撐著桌子起身,走到倆人前面,沖著周滿深深一揖,“還請周大人救命。”

他依舊是尊稱,沒有像白善說的那樣叫他們的字。

周滿見他站都快站不穩了,看著一點兒也不比李夫人的癥狀輕多少,忙叫人把他扶到床上躺著,這才給人把脈看診。

李酋長是在李夫人之後染上的,他才覺得發冷便有預感自己是得了瘧疾,於是開始封鎖消息。

他這兩天用的藥都是照著張巫給夫人開的藥抓的,的確比府醫用的藥方好,但久病不愈,他依舊感覺到死亡一點一點臨近。

周滿給他用了針,看了白善一眼,起身出去和巫銀商量用藥,沒有打攪他們說話。

巫銀坐在外室等候,見周滿出來,忙站起來,行禮道:“先生。”

倆人既然已經和李酋長表明身份,那他就不必要藏著掖著了。

周滿沖他微微點頭,問道:“府中可有端午前後收取的蚱蜢?”

巫銀楞了一下後點頭,“有。”

“拿來試試。”

巫銀便去提筆寫藥方,“除了這個,先生還需要什麼藥?”

周滿也不客氣,一連說了好幾種藥名,巫銀都寫了下來交給大總管。

白善在內室和李酋長交流,周滿便幹脆到院外的欄桿上坐,這間院子是在半山腰上,建造時用了巧思,僅看這院子是四四方方的平地,院中栽種了許多花草樹木,但只要擡頭往遠處一看,便可看見整個酋長府,甚至府外的好幾條街道都可收入眼底。

“住在這兒,屋後是山,屋前視野如此開闊,有人想要叛亂,也很難悄無聲息的攻進來吧?”

巫銀坐在她的身側,“所以南疆每次易主都會大流血,這府裏的人會一茬一茬的換。”

周滿嘆息,“李酋長似乎不是很信任你。”

巫銀自然知道,“他更相信我兄長,當年張氏叛亂,我兄長支持李氏,為此不惜離開大部落,我留在了大巫身邊,而大巫幫了張氏。”

所以一定巫銀一定意義上算是李酋長的仇人,哪怕不是,他們的關系也很難親如手足的和睦。

“你似乎沒想過要去改變。”

“我努力過,”巫銀苦笑,“他有意迎回我兄長時,我便表露過,我只對醫術感興趣,也只想在僚子部裏治病救人,大巫的位置可以讓與兄長,只是酋長不相信,連我兄長都不信,整個僚子部沒人相信我是真心的。”

都以為他是欲擒故縱。

到這時,他才越發體會到周滿的艱難。

她以女子的身份行醫時,是不是也被人不理解,不信任?

內室,白善也正在問李酋長相似的問題,“李酋長不信任巫銀,卻為何信任我們?”

李酋長坦誠道:“張巫是張巫,兩位大人是兩位大人,我分得很清楚。”

白善微微一笑道:“他是內子的學生。”

李酋長:“我知道,但我更知道,白大人和周大人是不會想看到南疆大亂的,張巫一個弟子的身份還不足以讓兩位大人如此冒險。”

南疆是大晉的南疆,亂起來對大晉沒好處,甚至亂勢很可能會波及嶺南、江南和淮南一帶,以白善和周滿的位置來考慮,他們兩個只要不是想著造反,讓天下大亂,那就不會希望南疆陷入戰亂。

維持他的統治,他的地位是最好的途徑。

所以他不擔心他們會因為張巫的關系而站在他的對立面。

白善:“李酋長想得明白就好,不過我也要說一聲,巫銀,不,他現在有了自己的姓,張巫,他是你們的大巫,他並沒有反對你統治南疆的想法,李酋長想多了。”

李酋長自然不會因為白善的一句話就相信張巫,不過此時他有求於白善和周滿,因此樂得賣他一個面子,“白大人放心,張巫是我部落的大巫,我永遠信任他。”只要他不背叛他。

白善掃了他的面色一眼,微微點頭後離開。

白善給殷或去了一封信,然後就讓酋長府的人去客棧裏把人都接過來,接下來有很多事情要做,光靠他一個人是不夠的,他們有一個算一個,全被他抓了來當壯丁。

一直沈寂的酋長府也慢慢動起來,白善就住在李酋長的院子裏,一條條命令陸續發出。

靠近酋長府的幾條街道都被戒嚴,嚴禁無關人等靠近,值得信任的部落勇士被挑選出來守衛酋長府。

然後各部落的首領被號召入安南城,不管他們來不來,反正命令發出去了。

與此同時,安南城中的官吏衙役兵丁都動了起來,開始全城統計十日以來因發寒發熱而逝世的人,以及現在有發寒和發熱癥狀的百姓。

三人負責統計一條街,人數和名單陸續送到酋長府,白善看到上面的數據,臉色一點一點沈了下來。

他看過後遞給李酋長。

李酋長看到上面的人數,嚇了一跳,“怎麼會這麼多?”

“這還只是統計了酋長府附近的三條街數據,整個安南城,只會更多,”白善瞥了李酋長一眼,心底升起一股怒氣,在他看來,李酋長是不稱職的。

這要不是南疆,要不是僚人自治,他一定上書朝廷廢了他。

自己的府邸中出現瘧疾這樣傳染性極高的疾病,他竟然能悄無聲息的閉府治療,就沒有考慮到可能已經傳染到了外面?

他不是一般人家,他是酋長,是南疆的大首領啊。

白善心中不滿,面色卻沒改變,沈靜的道:“統計好人數之後,這些染了疫病的病人最好是統一管理,統一治療。”

李酋長憂心,“城中的藥材只怕不夠吧?現在從中原進貨還來得及嗎?”

他心裏有些不安,看了白善一眼後斟酌道:“此事若是傳出去,只怕人心動蕩,要是有心人挑撥,只怕病情還沒控制住,亂兵先起了。”

白善沈下臉,“生病的人越來越多,死的人也越來越多,就算酋長府不公布,百姓也會察覺到的,到時候百姓對酋長府的信任會降到最低點,還不如在他們未發現前主動抗疫救災,維持住人心。”

“可是城中物資緊缺呀。”

白善緩緩吸了一口氣,壓下胸中的怒火,起身道:“物資我來想辦法,李酋長,你如今在病中,還是以休息為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