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26

但她沒想到巫銀很快回來,臉色沈凝,對上周滿的目光,他心虛的低下頭去,猶豫了好一會兒道:“酋長不在府中。”

周滿放下筆,皺眉,“真不在?”

巫銀沒說話。。。

周滿就明白了,這是不見了。

周滿想了想後問:“大總管能見到酋長吧?”

巫銀點頭。

周滿:“找他。”

巫銀道:“我已經找過他了,只是他並不相信瘧疾傳到了外面,從夫人病後,伺候她的下人就沒出去過,確診是瘧疾後,這院子裏的下人更是連院門都不能出去。”

“他關住了人,難道還能關住蚊子嗎?”

巫銀無奈的道:“他不相信病是蚊子傳染的,南疆別的不多,蚊蟲最多了,誰一年裏不被蚊子叮咬幾下?也沒人都生了瘧疾的。”

周滿:“你是大巫啊。”

巫銀垂下眼眸想了想,上前一步,拿起桌上的筆在一張紙上寫道:“酋長可能也感染了”。

感染了就治呀,周滿眨眨眼,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她掀起眼眸看向巫銀,半晌後起身,“可以拔針了,去把針拔了吧,記住順序了嗎?”

巫銀楞了一下後點頭,“是,記住了。”

他轉身去拔針,周滿跟在身後看著。

等他拔完針,周滿確定病人的情況還算穩定,便和巫銀道:“你帶我去看一看住的房間吧。”

巫銀忙應下,親自帶了周滿出去。

有婢女立即要跟上,巫銀攔住了,“這裏我來就好,你下去吧。”

他畢竟是大巫,就算見不到酋長,也依舊備受尊敬,所以婢女聽話的停下腳步。

然後巫銀就見到了坐在院子角落裏曬太陽的白善。

巫銀停下腳步,看著他半晌說不出話來,因為周圍沒人,他下意識的作揖行禮,“師公。”

白善先看了周滿一眼,見她俏生生的站在一旁,便頷首笑道:“是巫銀吧,我聽子謙提過你。”

巫銀聞言一臉激動的看向周滿,他沒想到先生不僅記得他,還會和白相提過他。

這裏並不安全,畢竟還在夫人的院子裏,不遠處就有下人時不時的走過。

所以周滿問:“我們住哪兒?”

巫銀忙收斂情緒,帶他們去了他住的隔壁房間,“先生,師公,你們便住這間吧,我就住隔壁,若有事可以吩咐我。”

周滿和白善入內,掃了屋內一圈,發現應有盡有,也不關門,就坐在桌子邊和巫銀說話,只是有意的背對著門口而已。

周滿開門見山,“僚子部不會有人又要謀叛吧?不然酋長何必躲避不見?”

巫銀無奈的道:“先生,我不知。”

他頓了頓後道:“不過酋長有此懷疑是正常的,李酋長所在的那一支,原先便是酋長,還是朝廷加封的第一任大首領,但他父親時,因為他父輩和母族的一些恩怨,張家奪了部落的首領之權,又把他們這一支驅趕出去……”

“等一下,張酋長是……”

“是李酋長的表兄,老張酋長是李酋長的舅舅,”僚子部裏這樣的權力更疊很常見,巫銀見怪不怪道:“李酋長回來搶了大部落的首領權,自然而然就被各部落推舉成了酋長。”

“但是,酋長也不能把以前反對自己的族人殺幹凈,除大部落外,還有另外兩個部落勇士也不少,財富也很多,他們也都想當酋長,”巫銀道:“誰也不知道當中是不是有人想反叛。”

白善驚訝,“你是大巫,竟然一點兒消息都沒有嗎?”

巫銀很坦誠的道:“我只擅長醫術,在大部落裏只能給人看病,祭祀和祈福效果都不太好,這兩年,遇上祭祀和祈福,酋長都是請的巫金。”

他嘆息一聲,既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幹脆就把其中恩怨說清楚,反正這事兒在僚子部也不是秘密,以先生和師公的能力,現在不知,過幾日也能知道。

“巫要選聰明和心思澄明之人,出身也要好,我家當年也是部落裏數二數三的大戶人家,”

周滿做認真傾聽樣。

“被選做巫弟子的人是我兄長。”

白善想起了什麼,不太確定的道:“巫金?”

巫銀頓了頓後問道:“師公怎麼知道?”

白善頓了頓後道:“大概是因為你們的名字讓我多留意了一下。”

畢竟和他嶽父和小嶽父的名一模一樣,當然,除了姓氏。

巫銀並不知道這一點兒,繼續:“但我父親在一次征戰中死了,我母親改嫁,我就只能跟著兄長生活。”

他道:“我兄長是大巫最得寵的弟子,和巫住在一起,我跟著也學了一些巫的本事,當年部落叛亂,大巫站在了老張酋長那一邊,我兄長認為這是不道義的,一氣之下和一些族人離族出走,另成部族。”

巫銀道:“我被留在了大部落。”

“後來部落要給天朝上貢,我就被選派跟著使團北上,沒想到先生能開恩選中我們僚子部的人留下學醫,我因為跟了大巫好幾年,被賜了巫姓,所以被留下了。”

周滿聽得津津有味,“後來呢?”

“後來的事先生和師公應該也知道了,我學成回來,因為醫術比較好,逐漸得到重用,老張酋長當時生病,我救了他,”

巫銀道:“他一直對當年大巫支持他謀叛的事耿耿於懷,覺得大巫的權力和威望過重不好,加上當時天朝因為藩國不敬而東征,各藩國和羈縻州都急著和天朝表忠心,於是就選中了曾在京城留學的我做大巫。”

巫銀很有自知之明的道:“我就是醫術好,祭祀和祈福都沒有得到真傳,所以李酋長接任後一直想要把我兄長所在的那個小部落並回來,請他做大巫。”

“但和李酋長有一樣打算的部落首領不少,我不知道這其中有多少人是真心的,又有多少人是想得到真傳的大巫,然後統治整個僚子部。”

“也就是說,李酋長並不能完全掌控僚子部,不然何至於想要借助巫金的力量?”

真的完全掌控了,就應該和老張酋長一樣,想辦法削弱大巫的權勢和威望才是。

巫銀沈默的沒說話。

故事聽完了,周滿把話題扯回來,“瘧疾若不能有效控制,就算他們爭得了酋長之位,到時候接手的也是損失慘重的部落,有什麼意思?”

白善想的卻是,“如此說來,現在的僚子部很危險了。”

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沖突流血事件,周滿和明達留在這裏很可能被沖擊到,身份泄露出去,還有可能成為靶子。

白善皺了皺眉,問道:“李酋長現在府中吧?我要見他。”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