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25

僚子部的大部落,因為更看重武力,所以巫的地位不是很高,在首領之下,勉強能和部落裏的長老們平起平坐。

巫銀是周滿的學生之一,且和其他蠻族學生一樣,學成後是要回到自己的國家或者部落的。。。

因為涉及外交,所以周滿也有留意這些學生的去向,巫銀算是前途比較好的一個,聽說回到僚子部後沒幾年就被選定為下一任巫的繼承者。

但,那是上一任首領的父親在位的時候,他在張藤做首領時成了大部落的巫,現在嘛……

周滿左右看了看,問道:“不知他現在何處?我想和他聊一聊夫人的治療方案。”

一點兒也沒有身份有可能被揭穿的恐慌感。

白善含著笑意的看了她一眼,也看向大總管。

大總管沈默了一下後道:“周大夫稍候,我這就去請他。”

大總管一離開,周滿就回頭看床上躺著的病人,沈吟片刻後和白善道:“你出去吧,這幾日穿得嚴實些,把我給你防蟲的藥包戴上,別叫蚊蟲叮咬了。”

白善應下,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後小聲道:“你也小心些。”

等白善出去,周滿就沈吟起來,這個病要緊的不僅是病人本身,還有它本身的傳染性。

而且,這病不是通過人傳人的,戴口罩什麼的基本沒用處,要緊的是蚊蟲。

周滿的目光在室內掃過,心臟劇烈一跳,蚊子這東西,有腿有翅膀,會生子,子又生孫,人怎麼可能防得住?

酋長府以為把人圈在這後院中,不讓病人接觸到外面就可以防住瘧疾?

那麼,十天的時間,在外面他們看不見的角落裏,到底已經傳染了多少病人出來?

他們知道自己得的是瘧疾,而不是普通的傷寒嗎?

周滿有些頭疼。

腳步聲響起,周滿聞聲回頭,和走進來的張銀對上了目光。

沈著臉的張銀在看到周滿時不由停下腳步,一臉震驚的看著對方。

大總管一直很留意雙方的神色,見狀便確定了周滿的身份,看來這位周娘子沒有撒謊,她還真是太醫署的學生,而且可能和張巫是同窗。

他立即揚起笑容,熱情的為雙方介紹,“張巫,這就是我說的來自中原的大夫,她和您一樣出自太醫署,兩位說不定還是同學呢。”

張巫看向周滿。

周滿笑著沖他頷首,“巫銀,多年不見了。”

張巫遲疑了一下,見她沒有糾正大總管話中的錯誤,而且看樣子,她也不像是想表明身份的模樣,便也沒有點明,而是拱手深深的一揖,“周娘子。”

“來吧,我們討論一下她的病癥。”

周滿走到桌子邊,把之前他們開的藥方放在了桌子上,“我看過你們用的藥方了,效果似乎不太好。”

“是,”張巫拘謹的道:“我還用了針灸,但也只是勉強控制住病情不加重,並不能治愈,甚至都不能減輕。”

周滿嘆息一聲,順手抽出一張空白的紙,“換一個方子吧,針方也要換……”

倆人在一旁商量,大總管就站在一旁聽,雖然他聽不懂他們討論的醫理,但他記性還不錯,可以死記硬背下來。

周滿開出一張新的藥方和針方,把藥方交給大總管道:“去抓藥熬藥吧,我給她行針。”

她頓了頓,扭頭問張巫,“你可要留下給我做助手?”

張巫掃了一眼上面的針灸的穴位,躬身道:“是,我給您打下手。”

大總管聞言看了張巫一眼,張巫是大部落的大巫,雖然這兩年和酋長的關系很一般,但也備受人尊敬,他怎麼會對周娘子如此客氣?

就算是同窗,也太過尊敬了。

大總管見張巫拿出了針袋,便垂下眼眸行禮退下,讓屋中的侍女伺候他們行針。

周滿一邊接過張巫遞過來的針袋,一邊感嘆,南疆這邊的男女大防比中原還要低呀,現在中原,男大夫也能給女子施針了,但多集中在手足和頭顱這些裸露的部位,像肩膀、脖子這類地方還是會各種不方便。

沒想到這邊直接不放在眼中。

周滿坐回床前,讓侍女幫忙把李夫人身上的外衣去了,然後開始行針。

她一邊行針一邊講解這樣行針的理由,張巫在一旁給她遞針,聽得很認真。

他在周滿開口時便知,老師是讓他留下學習的,不然,她在宮中時那麼難的針法都紮過,且都不需要助手,怎麼到這裏卻需要了?

張巫看得認真,將她行針的步驟,手法都一一記下。

周滿行完針,便等著它起效,扭頭問張巫,“府中現在染病的人有多少個?”

這個問題她問過大總管,但她想從張巫這裏再聽一次。

張巫沈吟道:“發現的有十八個,但我覺得不止這些。”

他小心的看了一眼周滿,低聲道:“而且染病的不止是夫人房中伺候的婢女,其他地方伺候的仆人也有染病。”

周滿蹙眉,“你不知道瘧疾是通過蚊蟲傳播的嗎?”

張巫一楞,“我以為瘧疾是感受瘧邪,因瘴毒而起,夫人是第一例,照顧她的人因為被傳染了瘧邪……”

張巫頓住,不說話了。

周滿蹙眉想了想後道:“這麼說也沒錯,雖然不是通過口沫傳播,但蚊蟲叮咬也的確屬於瘧邪。”

她道:“先想辦法滅蚊,降低傳染率吧。”

沒有被罵,張巫松了一口氣。

“還要註意防護,且不局限於酋長府,”周滿問道:“酋長呢?這些事情都需要人來做,還要派人出去清查感染的人。”

這是一件公共衛生事件,而不只是一個貴人生病的事。

張巫渾身一震,這才想起來,連忙起身,“我這就去見酋長。”

他轉身走了兩步,想起什麼,回頭問周滿,“周……娘子,您要一起嗎?”

周滿想了想後搖頭,“我看著酋長夫人,你先去。”

她不認識李酋長,甚至不是僚子部的人,貿然去提建議,說不定會適得其反,還是讓巫銀去吧。

周滿不覺得這事會有意外,畢竟瘧疾是傳染性極強的時疫,任何一個首領都不會坐看它擴大,肯定要采取措施防治的,端看用什麼方法而已。

周滿等著針灸到點時便伏案在桌子上寫了許多防治的方法和藥方。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