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24

大總管直接帶他們出門,沒有出院子,而是從側邊一道小門出去,穿過長長的廊道到了另一棟樓前。

小門裏外都有人把守,廊道兩旁更是十步一崗,廊道的盡頭連著一道門,同樣後人把守,進入後,周滿就被院子裏大片的山茶花閃了一下眼。。。

正站在院子裏說話的人回頭看過來,一人看到周滿和白善就皺眉,“是你們?”

周滿聞聲看去,這才發現是昨天遇到過的攤主,掌櫃說叫巫金的。

周滿沖他一笑,頷首道:“沒想到我們與攤主還挺有緣分的,又見面了。”

大總管目光在他們之中來回滑動,“兩位認識?”

周滿笑著頷首,“昨天我們在集市上買了這位先生的藥材。”

巫金對大總管微微點頭。

大總管這才和站在院子裏的人介紹道:“這兩位是中原來的大夫,出自太醫署,希望你們能通力合作治好我們夫人。”

“太醫署?”有人面露譏笑道:“這世上的大夫,十個裏有九個說是從太醫署出來的,剩下一個還敢自稱是周署令的親傳弟子,但真假誰又知道?”

周滿驚訝,“我們太醫署在外面聲望這樣重嗎?”

巫金等人:不要臉!

大總管可不管她是真的假的,只要她能救夫人就行,所以他催促道:“周大夫,先進去看一看夫人吧,看您是否見過這樣的病癥。”

周滿眼睛微亮,她早想進去看了。

白善沈默的跟上,進房門前,有丫鬟捧著托盤裏的口罩送上來,見大總管皺眉,她就膽怯的道:“是張巫要求的,說每一個進房間的人都要戴口罩,以免……”

她此時也戴著口罩,小心膽怯的擡頭看了一眼周滿和白善道:“以免傳染。”

大總管就沈著臉拿起口罩戴上。

周滿和白善自然不會反對,非常乖巧的拿起一個口罩戴上,不僅如此,他們還把手攏在袖子裏,盡量不接觸外界,也不知道這位夫人得的什麼病……

進到房間裏,他們便聞到了濃濃的中藥味。

房屋開闊,紗幔層層垂下,屋裏伺候的丫鬟不少,她們都低著頭站著,周滿的目光從她們身上滑過,雖然都戴著口罩,但她總覺得她們臉上透著恐懼和絕望。

一向敏銳的白善也察覺到了,眉頭微微皺起,同時和周滿一樣,也好奇起來。

李夫人躺在床上,紗帳放下,周滿看不清床上躺著的人,看了大總管一眼,見他不反對便越過他上前去。

守在床前的丫鬟麻木的伸手撩開帳子,都沒有看周滿一眼,於是周滿擡頭看了她一眼。

床上躺著一個顏色姝麗的女子,只是面色蒼白,嘴唇微微發紺。

周滿盯著她紺色的嘴唇看,好一會兒伸手從被子裏將她的手抓出來,卻沒有立即把脈,而是先看了一下指甲的顏色。

粗通醫理的白善從她身後探頭過來看,看到她嘴唇和指甲都發藍,那顏色比藍色還要深一些,就有些呆,“這是中毒了?”

周滿感受到躺著的人在微微發抖,仔細聽還能聽到她牙齒在打顫,再一摸她身上的被子,足有三層,在艷陽高照的南疆春天裏,這樣厚度的被子也是少見的。

她轉身沖丫鬟伸手要脈枕,一邊把她的手放在脈枕上搭脈,一邊和白善道:“不是中毒,倒像是……”

她沈下心來聽脈,眉頭皺了皺後道:“像瘧疾。”

她又擡頭看了一下她的臉色和唇色,心一沈,“是瘧疾。”

這是肯定句。

白善扭頭看向大總管。

大總管驚喜道:“是瘧疾,周大夫是最快診出瘧疾的人,不知可有治療的方子?”

周滿繼續把脈,問道:“她什麼時候開始的?從發病開始到現在的情況如何?都用過什麼藥?”

大總管道:“十天前開始的,夫人先是感覺身體不適,覺得有些受寒,但請了巫醫開藥不好,後兩天又發熱,巫醫換了方子,吃了兩天後夫人感覺好多了,但依舊時不時的發熱,只是沒那麼燙了,我們都覺得是好轉,結果過了兩日,夫人又感覺冰冷,渾身冷得打顫……”

“夫人身體越來越差,酋長便請了張巫來看,張巫這才診斷說是瘧疾。”

周滿目光掃過屋裏伺候的婢女,問道:“這期間有多少人染病?”

見大總管皺眉,她便道:“知道感染的人數可以判斷出這種瘧疾的傳染性。”

大總管這才道:“到今天為止,被張巫診斷為瘧疾的人一共是十八個。”

周滿確認:“包括你們夫人嗎?”

“當然不包括了。”大總管道:“周大夫問的不是下人嗎?”

周滿略過這個問題,繼續問道:“有死亡的病例嗎?”

“已經死了五個了。”

所以酋長府才那麼著急的遍請各部落的巫醫們來治療。

周滿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問道:“她之前用的什麼藥方?”

大總管轉身去一旁的書桌上翻找,不一會兒拿了一沓藥方過來。

周滿接過仔細的看,翻到幾張藥方時頓了頓,大總管眼尖的看見,便道:“這是張巫開的藥方。”

大總管眼中精光乍現,“說起來,張巫也出自太醫署,看兩位年紀差不多,或許你們師從同一人也說不定。”

周滿這才問道:“張巫是叫張銀嗎?”

“是,”大總管驚訝的看著她,他就是試探試探,難道她還真認識?

“周大夫真認識張巫?”

周滿道:“我只知道他讀書時叫阿銀,跟著他一起在太醫署讀書的阿祿都叫他巫銀,聽說他學成回到南疆,因為醫術精湛被選為下一代巫,被當時的酋長賜了同姓。”

當時的酋長姓張,跟現在的李酋長有仇呢。

南疆有很多人是沒有姓氏的,其中除了首領和部落裏的長老外,就是巫最受尊重了。

有的部落,巫的地位甚至還在首領之上,更多的部落是巫和首領平起平坐。

不過巫大多也沒有姓氏,他們直接以巫為姓,後面加上自己的名字。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