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22

周滿就坐在桌前問他們,“你們說我取個什麼名字好呢?”

白善:“周八?”

周滿扭頭看他。

白善攤手道:“這個名字最貼切了,你行八,卻又和先前的名字有很大差別,別人輕易不會聯想到你的。。。”

周滿遲疑起來,“我覺得不太好聽,你好歹是個讀書人,就不能想好聽一點的化名嗎?”

殷或道:“我覺得挺好聽的,或許不夠婉約,那就叫周八娘?”

周滿:……感覺更不好聽了呢。

白二郎和明達也紛紛附和,“這個名字好聽。”

周滿一臉懷疑的看著他們,最後他們以多勝少,成功定下了這個名字。

第二天一早,周滿他們並不急著去酋長的府邸,而是先去逛了早市,用過這裏的特色早食後才在向導的帶領下晃晃悠悠的往酋長的府邸而去。

酋長是僚子部的首領,但僚子部下還有很多部落,不僅有僚人,還有濮人,部落眾多,民族也各不相同。

而酋長是各部落選出來的大首領,說是選出來的,其實是打出來的,一般是僚子部最大部落的族長當選,爭搶到位置後再上報朝廷,由皇帝加封。

而在這裏的府邸自然也是受加封的首領所居,白善就和他們道:“我朝平定各地叛亂之後,僚子部就歸順了我們大晉,只是內部爭鬥依舊兇惡,從先帝到當今陛下,僚子部的首領換了七個。”

周滿忍不住驚訝,“這速度快趕上我們的四倍了,現在這位首領,我隱約記得是三年前換的?”

當時事情鬧得還挺大,大朝會上議論過幾次,所以周滿便也聽了一些,只是還不夠了解。

“不錯,而且他們不是同一家的,一共是三個部落,四個家族裏的,現在的這一位酋長就是三年前被眾部落‘選出來’的。”

向導都忍不住看向白善,沒想到他了解得這麼詳細。

趁著還沒到地方,向導小聲道:“這一位新酋長的祖父曾經也是首領,就是僚子部歸順我們大晉後被加封的第一任首領,不過當了沒兩年就被殺了,其子也被殺死,當時這位新酋長不過十二歲,帶走了一支族人隱於山中,這才逃過一劫,只是沒想到他會帶著那一支族人重回部落,不僅從另一支手上搶過部落,還發動叛亂殺了上一任首領,被推舉成了新首領。”

向導小聲道:“所以這位酋長心狠手辣,貴人們還是謙遜些好,以免和他起了沖突。”

其實向導是不想和酋長有交集的,對方喜怒無常,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

周滿點頭,表示道:“我們會小心留意的。”

但她轉頭卻問白善,“他既是叛亂上位,陛下為何這麼快就加封了他?”

她隱約記得當時大朝會上似乎吵了一陣,不過她要去軍中做技術交流,所以沒留意這事。

向導:……這叫什麼小心留意?而且這問題問的,難道白郎君能知道皇帝心裏怎麼想嗎?

白善道:“他沒有第一時間殺掉上一任首領張藤,而是和朝廷稟報張藤這幾年都以僚子部欠收的名義克扣下給我朝的貢品,自己侵吞貢品以享奢靡,然後將張藤庫房裏的東西都送到了大晉,以補足貢品。”

周滿挑眉。

白善笑道:“他事君恭敬,祖父又是我朝第一個加封的首領,也算正統,所以陛下就原諒了他的自作主張。”

說白了,皇帝不認他殺張藤取而代之是叛亂,而是自作主張,那他就不是叛亂。

對於這種藩屬國和羈縻州,朝廷要的只是一個態度。

只要他們不叛大晉,對大晉足夠尊敬,大晉就不會幹涉他們內部的政務,誰有本事誰上位。

除非身為正統的那一方和大晉求援。

張藤既然沒有和朝廷求援,或者是沒來得及,而繼位的首領對大晉又足夠尊敬,那朝廷就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放過。

向導一臉驚訝的看著白善,這說的怎麼跟真的似的?

周滿這才想起來問,“酋長叫什麼?”

“單名一個義字,陛下賜他國姓。”

叫李義啊,周滿心中嘖嘖兩聲,看來皇帝的確喜歡他,不然不會賜對方國姓。

周滿嘀咕:“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白善笑了笑道:“僚子部的事開始的突然,結束的也快,你當時不在京中,不知道是正常的。”

說著話的功夫,一行人到了酋長府邸的大門外,白善讓護衛上前敲門,他對向導說,“不管誰問起,我們都是來此遊歷,順道做生意的文士,這一位周娘子精通醫術,聽聞酋長夫人急病,特來獻藥方,也不過是求酋長以後在僚子部裏行些方便罷了。”

這是合乎情理的事,向導忙應下,只是還有點兒緊張,“周娘子真的精通醫術嗎?”

她會醫術,他們隱隱有所覺,畢竟這一路上她沒少挖藥草和處理藥材,但精通……

白善道:“反正她知道醫理,不會露餡就行。”

向導只能應下。

門打開,有兩個仆從走出來,向導忙上前溝通,仆從站在臺階上居高臨下的打量了一下周滿,皺眉問道:“看你年紀不大,又是女子,真的精通醫術?”

周滿聽他這麼說,高興起來,“那是自然,你不知道嗎,中原一帶有很多女子學醫的。”

仆從撇了撇嘴道:“我們當然知道,但那是太醫署的學生,與你有什麼相幹?”

他皺著眉看周滿,不太樂意舉薦,於是道:“你們人太多了。”

白善立即道:“他們只是我們的朋友,不放心所以跟著過來看看,其實要看病的只是我們兩個。”

仆從眉頭就松了一些,“你也懂醫術?”

白善看了周滿一眼後笑道:“我們師出同門,在下也是略懂醫術的。”

這句話前後都是真話,就是合起來就是半真半假了。

周滿微微低下頭去,沒讓仆從看見自己臉上的笑。

白二郎幾個都覺得白善太壞了,刻意誤導人家。

但在這裏,白善顯然比周滿更容易取信人,人家更相信白善會醫術,於是仆從權衡了一下後還是讓他們兩個進去了。

也只讓他們兩個進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