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21

白善笑道:“第一次走南疆這條商路,也是因為陛下皇恩浩蕩,聽聞朝廷給僚子部送了大量的新稻種,這裏氣候適宜種植水稻,要是能用大晉的新稻種,那一定能省下許多田地來,到時候不論是種桑還是種茶都極好,我們就是提前過來看一看,或許能找到合作的部落。”

掌櫃的目光微閃,問道:“客官是做布匹生意,還是茶葉生意?”

白善笑道:“兩個都略有涉及。。。”

難怪說這兩樣都極好呢。

掌櫃笑吟吟的道:“貴客好眼光,我們僚子部這兩年糧食高產,的確空余下許多土地,但這布料制造需要手藝,所以種桑養蠶的少,倒是種茶葉的多。”

他笑道:“我們這裏土質好,茶葉好喝,您看要不要嘗一嘗我們這兒的茶?”

白善笑著應下。

掌櫃立即讓夥計去把酒樓裏的茶葉每一種都拿一些來。

茶葉種類之多,直接擺滿了整個桌子,聽說每一個部落產的茶葉都略微有些不同,更不要說同一品種的茶葉還有品質的差別。

周滿他們看得一楞一楞的,“掌櫃的,您這到底是酒樓,還是茶樓啊?”

掌櫃便便笑道:“業余做些小本買賣賺點兒酒水錢罷了,讓貴麼們見笑了。”

茶葉種類如此齊全,對方又如此熱情,大家信他是業余的才怪。

周滿正要說話,瞥眼看見樓下正拎著包袱進酒樓的攤主,微微揚眉,便換到另一邊的窗戶,果然看見樓下進來一個人。

但對方沒在樓下停留,而是熟門熟路的被夥計引著往二樓走。

周滿就指著他和掌櫃笑道,“掌櫃的,你的貴客到了。”

掌櫃的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看到攤主,楞了一下後問道:“貴客認得巫金?”

白善微微坐直了身體,“巫?是巫還是吳?”

掌櫃聞言一笑,便知道他們不熟,“是巫,巫金是雲山部落的巫,他很厲害,雲山部落只是中等部落,但他的巫術能和大部落的巫們相等。”

周滿好奇,“巫術……怎麼比?”

掌櫃:“只有巫才能知道。”

白善問:“巫師們常來安南城嗎?”

“也不常來,”掌櫃頓了頓,到底想要爭取他們手上的生意,於是壓低了聲音道:“不過最近有名的巫師可能都會來安南城。”

白善:“為何?”

掌櫃小聲道:“酋長夫人生病了,久病不治,所以酋長請了很多巫來,還有些沒被請的,聽說夫人生病,也都會過來看一看,萬一他們能為夫人祈福,那也是一件值得誇耀的事情了。”

周滿好奇的問:“是什麼病?”

掌櫃的搖頭,“這就不知道了,這是酋長的家事,我們這樣的小老百姓怎麼會知道呢?”

白善和周滿相視一笑,這話也就騙一騙別人,能在這條街上開這麼好的一家酒樓,還能招攬茶葉生意,說他是普通的小老百姓,誰信吶?

不過白善沒有再問下去,知道這些已經足夠了,再問,他們的底子就要漏了。

一行人品嘗了一下掌櫃拿來的茶葉,選出了三款吃上去不錯的茶,不過卻沒有和掌櫃的定下,白善借口還要再看一看將事情延後。

等酒足飯飽,一行人慢悠悠的走出酒樓,殷或扭頭問白善,“你真打算做茶葉生意?”

白善道:“進出一趟南疆不容易,我們帶的人不少,回去的時候帶上一些茶葉也沒什麼不好。”

“而且周四哥現在茶葉生意做得大,他或許會有興趣,我們帶一些茶葉出去給他嘗嘗,也看看市場上的反應。”白善笑問:“怎麼,嫌麻煩?”

殷或搖頭,“不是,只是出門許久,第一次見你們有興趣帶貨。”

白善和周滿就嘆息,“因為我們的錢花的有些快呀。”

殷或:“……你們缺錢?”

他一臉的不相信,不過還是道:“要是缺錢,我這裏有,送你們一些。”

“這倒不比,”白善忙拒絕,“賺錢對於我們來說也就是捎帶手的事,又不麻煩,何必要你的錢呢?”

周滿:“是啊,是啊,親兄弟還明算賬呢,你以後別亂給別人錢。”

一旁的白二道:“他能給錢的‘別人’,除了你們,也就我了,你們怎麼不問問我的意見啊?”

白善橫了他一眼,“你有意見?”

“那倒沒有,家裏的產業不一直在賺錢嗎?我就不願意去費這個力,”白二郎扭頭和周滿道:“而且你要賺錢還不容易嗎,現成的賺錢機會擺在眼前,你去酋長家裏走一走,把他夫人的病治好了,他肯定會給你診金的,不比我們又是考察,又是收購,又是運輸,最後還得賣出去才能賺到的錢好?”

周滿其實也想去,倒不是為了賺錢,而是好奇酋長夫人到底生的什麼病,以及,巫師們會怎麼治療?

白善看出她的意動,笑問,“想去?”

周滿點點頭,又搖搖頭,“還不知這位酋長的為人如何,這裏是南疆,萬一治不好人,他遷怒了我們……”

“不必擔心,”白善道:“大不了我們就擺明身份,難道他還敢扣押為難我們嗎?”

周滿一想也是,點頭道:“行,今天晚了,我們明日就去看一看。”

她扭頭和殷或三人道:“你們在外面等我們,可以到處去逛一逛。”

殷或想了想後道:“我有些疲累,明日在客棧休息。”

明達卻道:“我還想再逛一逛今天逛過的集市,去看一看他們這裏的瓷器和布料。”

於是大家定下了明日的行程。

周滿:“你們說我要不要提前給酋長府上去一封拜帖呀?”

“不用吧,你又不表明身份,就是一中原來的大夫,人家會接你的帖子才怪,”白二郎給她出餿主意,“直接找上門去,給他背一段《素問》,他們應該就會引你進去了。”

白善:“當務之急不應該是給自己取好名字嗎?”

他道:“你的名字天下聞名,就算這裏是偏遠的南疆,但我剛才在酒樓時就留意聽了,大堂的人偶爾提起中原時常提到你的名諱,顯然你在這裏也很有名的。”

周滿的關註點卻是,“你能聽懂這裏的方言了?”

白善:“……他們說的官話。”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