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20

攤主的目光掃過周滿身後的人,見他們氣勢不凡,且都帶著護衛,便沒有勉強,嘟囔了幾句後把天麻扒拉回來。

見周滿轉身就要走,他到底舍不得放棄已經問價的客人,忙叫住她道:“一吊錢也可以。。。”

周滿回頭看他,掃了一眼地上的天麻後轉身便走,才走了兩步,他又道:“罷了,罷了,三百文給你了。”

周滿揚眉沖白善等人得意的一笑,然後板下臉回頭,“三百文還是有些貴了……”

攤主:……

“不過算了,相逢即是有緣,我們能在大晉的南疆遇見也是緣分,我便買了。”

攤主:好氣哦,突然間不想賣了怎麼辦?

周滿卻已經數了錢出來給他,還問道:“你這裏還有別的藥材嗎?”

見他指著攤位上的其他藥材,周滿就搖頭,“不是這些,獨屬於你們南疆,或者其他地方比較少見的藥材。”

攤主問道:“蟲子你要嗎?”

他道:“我們這裏有很多毒蟲,毒藥,毒藥,毒和藥是不分家的,有時候毒可做藥,藥也可以做毒,所以蟲子也是藥。”

周滿大感興趣,不急著走了,直接蹲下和他聊起來,“我知道,最常見的,蚱蜢算一種,它有毒,但可治瘧疾。”

攤主一楞,微微坐直,驚訝的看著周滿,“蚱蜢可以治瘧疾?”

“對呀,用端午那時候的蚱蜢,陰幹後研末,病發當天以酒送服,病情嚴重的,吃上三次也差不多好了。”

攤主一臉的不相信,“真的假的?”

他上下打量周滿,皺眉道:“娘子,你不懂醫術不要亂說呀,萬一叫不懂事的人聽了去,以此為秘方,耽誤了治療,這可是害人命的。”

周滿想了想後點頭道:“對,病癥不一樣,用的藥多少有些差異的,而且一般人還分不清瘧疾和痢疾。”

她把話題扯回來,“我們繼續說一說你們這兒特別的蟲子吧,”她道:“聽說你們這裏的雪山終年不化,上面有一種蟲叫雪蠶,無毒,性寒,可以治療內熱渴疾,解熱毒,你這兒有嗎?”

攤主沈默了一下後道:“娘子,這裏是安南城,雪山離這裏遠著呢,我這裏沒有。”

“雖然遠,但同在僚子部內,這兒又是僚子部最大的城,這種土特產應該有的吧?”周滿早想要這東西了,就算見不到活的,擁有死的她也滿足了,聽說這東西味道極好,很是甜美。

攤主嚴肅的道:“沒有。”

周滿惋惜,“那有夾蝶嗎?”

她道:“聽說陰幹為末可以治療小兒脫肛。”

攤主面無表情,“也沒有。”

白善忍住笑將她拉起來,“走吧,我們再往別的地方看看。”

攤主看著他們離開,默默地將攤子收了。

白善牽著周滿走遠,笑問,“就因為他多開了價錢,你就為難他?”

“當然不是了,我一開始是真有興趣,但後來覺得他可能不只是擺攤賣藥的攤主。”

白善聞言回頭看,就見攤主原來的地方已經空了。

他挑了挑眉。

殷或也道:“可能就和我們之前擺地攤一樣,只是好奇,並不以此為生。”

周滿:“但我們也沒坑人啊。”

他們擺地攤,開的價格可都是很公道的。

白二郎對陌生人不感興趣,他左右看了看後問,“這附近好像沒有飯館酒樓之類的,我們去哪兒吃飯?”

明達:“不是才吃了竹筒飯嗎?我們多逛逛再去找吃的吧。”

白二郎:“可我已經又餓了。”

白善就吸了吸鼻子,搖頭道:“沒聞到食物的味道,這附近應該都沒有吃的。”

向導也有些懵,最後辨別了一下方向後道:“我們得往回走,在那頭轉個彎就能進一條大街,那裏有很多吃的。”

殷或蹙眉,“要走回頭路?”

周滿就左右看了看,最後拉起明達就往左邊走,“我知道哪兒有。”

幾人一楞,連忙跟上。

她帶著人穿進一條小巷子,裏面巷道縱橫,除了房屋墻壁還是房屋墻壁,但周滿就跟來過一樣,帶著他們拐了幾個彎,繞了兩條巷子,最後從一個巷口裏出去,一出巷道,熱鬧便鋪面而來……

這裏和那邊又完全不一樣,兩邊的攤位上全是吃的,後面是各種飯館和酒樓。

這裏的人吆喝起來全是用的他們聽不懂的話,有人看到周滿幾個,立即熱情的沖他們招手,甭管他們能不能聽懂,反正是一臉燦爛的沖他們招手。

白二郎看得目瞪口呆,“你怎麼知道走出來的?”

兩個向導也目瞪口呆,怎麼比他們來過的還熟?

周滿驕傲的道:“我聰明!”

白二郎就不想問了,左右看了看後拉著他們去了一家看上去最豪華的酒樓,“吃好一點兒的。”

這樣的地方總不會有錯的。

白善幾個順從他,這裏既然可以用錢,那他們就不差錢了,而且他們還有好幾匹布帛綢緞呢,應該也能值不少錢。

進了酒樓,掌櫃看了他們一眼,立即上前招呼,“客官們是要用飯,還是住店?”

白善聽他說的是流利的官話,挑眉問道:“掌櫃的是僚子部人嗎?”

掌櫃笑道:“是的,客官是覺得在下的官話說的好吧?”

白善點頭。

掌櫃一邊把他們往樓上請,一邊道:“小的以前去過中原,所以官話說得好。”

他見幾人衣著氣質皆不俗,且身後帶著的護衛精壯能幹,所以不敢怠慢,直接把人請到二樓靠窗的包房裏坐下,親自給他們介紹菜色,“我們這裏還有青稞釀的酒,和中原的酒有些不一樣,每個來我們這兒的客人都會品嘗一番,貴客們要不要試一試?”

雖然他們都不太喜歡喝酒,但白善還是頷首道:“來一壺吧。”

來都來了,總要嘗一嘗味道,哪怕是長長見識也是好的。

點了菜,白善留下掌櫃的說話,“這安南城中的漢人多嗎?”

掌櫃的道:“不少呢。”

他笑道:“近些年大晉皇帝厚恩,常給我們僚子部賞賜,我們酋長和大晉那邊的官員就合作修了一下官道,官道一通,商貿往來方便,來的人就多了。”

掌櫃對他們也很好奇,一邊拎起茶壺給他們倒茶,一邊笑問:“貴客們也是來經商的?以前倒沒見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