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19

一行人找了客棧住下。

這裏不僅服飾和中原的不一樣,房屋也大不相同,多以木制,且顏色鮮艷。。。

白善伸手拍了拍墻壁,從窗口往外看,外面有一棵茂盛的大樹,此時正是春天,樹上開著小白花,因為風吹,地上鋪了淺淺的一層白色花瓣,挺好看。

周滿也往外看了一眼,看到伸到窗口來的枝丫,她伸手摘了一串小白花,笑道:“這是苦楝樹。”

白善驚訝,“好似跟我見過的不太一樣。”

“是有些不一樣,”周滿轉著手中的花朵道:“應該是品種不一樣。”

周滿在心裏問科科,“你要不要收錄?”

科科拍照掃描,片刻後給出結論,“可以收錄。”

品種不一樣,是有收錄價值的。

周滿也直接,伸手就拽了一枝過來折了。

白善:……

他沒想到她動作這麼快。

周滿拿了枝條在手裏看了看,不一會兒它就消失在手中了。

白善便忍不住在屋裏看起來,脊背一挺,“小嶽父……在這兒?”

周滿撓了撓腦袋,該怎麼告訴他不在,似乎又在呢?

倆人對視許久,最後默契的移開了目光。

殷或放好自己的行李就往外走,長壽忙跟在他後面,“郎君,外頭的人說話我們都聽不懂,還是別走太遠了,等白郎君他們出來一起。”

殷或:“我看對面街上有個攤子散發出一股很清香的米飯味兒,想去看看是什麼。”

只是在街對面,不是很遠,長壽便陪著一起去了。

對面的攤主架著蒸籠,籠裏有紗布蓋著,打開來竟然是一節又一節的竹子。

殷或看著很好奇,就比劃著問對方,“這是什麼?”

雖然殷或說的是官話,攤主聽的不是很懂,但手勢是看出來了,於是他用自己的語言大聲回了一句,見殷或一臉迷茫,他幹脆拿起一節竹子,啪嗒一聲打開了。

一股清新的米香氣撲鼻而來,殷或楞楞的看著竹子正中間,成條形的米飯。

攤主很大方的抓了一把飯給他,示意他吃。

殷或看了眼他手上的飯,很客氣的謝絕了,不過卻一口氣把他攤位上的竹筒飯都給買了下來。

長壽試探性的拿出銅錢結賬,對方很大方的收了。

主仆兩個大松一口氣,這裏認大晉的銅錢。

也是,怎麼能不認呢?

這裏好歹也是大晉的地盤,連西域那邊都認大晉的錢呢。

殷或一口氣把人家的飯全買了,周滿他們下來看見都楞了一下,“我們今晚吃這個?”

殷或坐在桌邊招呼他們道:“嘗嘗看,我覺得很香,味道可能也不錯。”

大家便分開坐下,小心翼翼的拿了一節竹子出來打開……

米飯中間埋著肉,用筷子夾開,肉香混著米飯的香氣,在半空中和竹子的清香糾纏在一起後撲鼻而來,讓聞到的人食指大開。

周滿就忍不住先夾了一筷子,有點黏,但嚼了嚼後嘴裏就全是米飯的清香氣了,她對白善幾人狠狠的點頭,“這是我近年來吃到的最好吃的米飯了。”

幾人一聽,紛紛開動。

兩籠的食物呢,他們自然是吃不完的,殷或讓長壽分給下人和護衛們,還有兩個向導。

兩個向導不是第一次來安南城了,卻也是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竹筒飯,和他們介紹道:“竹筒飯是僚子部的一大特色,許多飯館酒樓客棧都會做的,小的們以前也吃過,卻很少能吃到這麼好吃的。”

他們道:“他家用的米和竹子應該都是極好的。”

這兩樣最重要了。

明達好奇的問:“除了竹筒飯,這裏還有什麼好吃的?”

“那可就多了,不過最有名的還得是百蟲宴。”

周滿精神一振,“這個我知道,聽說各種蟲子都有是嗎?”

“對,各種蟲子都有,都很好吃的,大人們要是喜歡,可以去品嘗品嘗。”

周滿躍躍欲試,白善卻不想,對於蟲子,他總懷有另一種心理,很難以食物的心態去看待對方。

大家很克制的用過竹筒飯,決定出去吃更多他們沒見過的,好吃的東西。

向導陪同給他們做介紹。

外面的街道更像是大的集市,很多人在露天擺攤,而且一點兒不規範,直接占下一塊地就把貨物擺下的比比皆是。

所以周滿他們都有一種逛集市的感覺。

白善好奇的四處看,發現人群中除了衣著明顯是漢人的人外,還有好些高鼻深目的外域人。

“他們是從哪兒來的?繞過大晉到僚子部來?”那也太遠了。

“他們是從西南方向過來的,”向導道:“還有的是從海上來的,我們大晉海運越來越盛,有的人開著船沒到大晉,而是在僚子部的南邊停下,登陸後過來。”

白善問,“這裏有什麼特殊的商品嗎?”

向導搖頭,“不知道。”

周滿看著街道兩邊賣的東西道:“藥材吧……”

她伸手指了好幾個攤位道:“看,都是藥材。”

向導們看了一眼後不在意的道:“這一片就是專門賣藥材的,前頭是專門賣瓷器的,再往前是專門賣布匹的……”

他們只是正好走到了賣藥材的這塊而已。

周滿看著攤位上的藥材嘆氣道:“可惜了,都是好藥,就是沒處理好。”

別說炮制了,有的藥材連晾曬都沒做好,要麼是沒曬幹,要麼是曬得太幹了。

有些藥材是不能暴曬的,只能陰幹,兩種處理方法出來的藥效天差地別。

但是,周滿依舊想要,一聽說前面就是賣瓷器的了,她立即在一個攤位上蹲下,抓了一塊根莖問道:“天麻怎麼賣?”

攤主立即熱情的道:“這藥好,很好。”

對方用不太熟練的官話自誇了一下,又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們的衣飾,就毫不客氣的道:“兩吊錢,你們全拿走。”

周滿眼睛一亮,在他的攤位上劃了一個大圈,基本上把他的藥都囊括進去了,“所有的?”

“不,”攤主以一種看“弱智”的眼光看著周滿,將一堆天麻往前推了推後道:“這些。”

周滿低頭看了一眼,擡頭以一種“弱智”的目光看著對方,放下手中的天麻,“你心不誠,我不買了。”

這一堆天麻也就十一二塊,竟然想要她兩吊錢,她看著像傻子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