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18

“有,”白善眼中閃過笑意,肯定的點頭道:“不僅有大象,還有孔雀呢。”

周滿就想起很久以前在京城看到過的孔雀,心動不已。。。

科科也很心動,所以在腦海中鼓勵宿主,“宿主,你是最棒的,加油。”

就為了這一句話,周滿和白善道,“我都想要。只是大象龐大,孔雀在僚子部地位也不低,兩個都太引人註目,該找什麼借口讓它們憑空消失?”

白善握住她的手笑道:“別擔心,我自有辦法,這一路上你就只管和白二他們一起開開心心的玩就行。”

從象州到僚子部並不近,而且越往南走,地勢越高,人煙越少,而且山高林密,有些地方馬車很難翻閱,他們只能下來改騎馬前行,行李則綁在騾子身上,等到了道路可以通行的地方再重新買車套上。

周滿他們也是第一次到達這樣的地方,一時有些不適應,更不要說明達和殷或了。

倆人路途上都病了一場,他們也不趕時間,幹脆就在當地找了地方住下,一邊養病,一邊打聽接下來的路程。

他們停在一個小部落裏,在這裏,他們知道大晉,也認大晉皇帝,但他們不認大晉的錢,於是家財萬貫的幾人一下成了窮光蛋。

好在他們還認布帛,但他們隨行帶的布帛不是很多,白二郎用一匹布換了一袋米和不少的菜及肉回來,然後嘆氣道:“早知道外頭認布不認錢,我們就多帶一點兒布帛綢緞了。”

殷或:“世上最難得的就是早知道了。”

白善很淡然:“不是還有好幾匹布嗎?夠用了,等到了大城或者大部落,他們會認錢的,而且還有銀塊呢。”

不認銅錢,總認銀子吧?

白二郎卻覺得不安全,“萬一他們就是不認呢?突然感覺我們好窮啊,我們是不是要過苦日子了?”

明達就拍了他一下,“你別烏鴉嘴。”

周滿很自信,“沒事兒,不認錢,我們賺他們的東西也不難,我可以給他們看病。”

考慮到明達和殷或的身體,他們隨行帶的藥材不少,而且這山林中也有很多藥材,其中不乏珍稀難見的,周滿只要看見就采摘,到現在也晾曬炮制了不少。

就算是出手藥材,也足夠他們生活很長一段時間了。

殷或認真的想了想後扭頭看向白善,“在賺錢這件事上,我們好像都成了無用之人了。”

因為他們沒有手藝。

白善遲疑了一下,“我們或許可以試一試倒買倒賣?”

白二郎繼續烏鴉嘴,“萬一賣不出去,反而虧了呢?”

白善:“……對於我的眼光,我還是很有自信的。”

但他們問了一圈人,最後發現,最賺錢的反而是他們帶著的幾匹布。

小部落的購買能力有限,一匹布在這裏換到的東西有限,但到了大城,他們帶的布帛輕盈透氣,色彩又好,可是能換不少東西的。

可比在這裏用布匹換了東西後再倒賣值錢多了。

所以白善晃了一圈回來發現,還真如殷或所言,他們成了最沒用的了。

周滿看得嘿嘿笑,毫不客氣的指揮起他和白二來,“我們做些藥丸子隨身帶著,路上要是生病了,或是遇到生病的人都可以用。”

盧曉佛給他們找來的兩個向導見他們竟然就在小部落裏住下來,每天在樹底下擺攤給人看病,或是到山裏挖藥材,不思前進了。

向導不知道他們的身份,盧刺史找到他們時沒說身份,只是說是他的好朋友,但能跟刺史做朋友,顯然也是貴人。

所以向導沒敢去找他們問話,只能找護衛們,“我們不走了?”

“主子們身體不適,要在這裏停留一段時間,你們安心住下,等病好了再啟程。”

“可是……”向導遲疑道:“他們看著不像是有大問題的呀,不就是胃口不好,有點兒頭暈嗎?忍一忍就過去了。”

“這是貴人,生病了豈能忍?”護衛道:“你們只管安心呆著,該走的時候我們自然會走的,放心,錢不會少你們的。”

考慮到他們給的報酬,向導只能忍了下來,不是不想發脾氣,主要是他們給的太多了。

而後,他們走走停停好幾次,向導才知道,之前在小部落裏停留還算是有正當理由,在後面的路程中,他們因為聽說一座山谷裏全是蝴蝶,於是就轉道去看蝴蝶,還在那山裏住了三四天。

兩個人是整天去山谷裏看蝴蝶,一個人則是坐著看蝴蝶發呆,或者拿出紙來畫畫,還有兩個人卻是在看完蝴蝶後就鉆到山林裏挖藥草……

兩個向導跟著誰也不是,簡直心累。

諸如此類的事情還有很多,等他們終於歷經千辛萬苦到達安南城時,兩個向導差點兒哭出聲來,這幾位貴客實在是太難伺候了。

然而他們還得再把人帶回去。

不過總算是到達安南城了。

安南城的城墻不低,是僚子部最繁華的城,僚子部的酋長也住在這城中。

“在這裏,我們只是觀音的同窗好友,來這裏遊玩的,可別泄露了身份。”白善扭頭看向明達,“尤其是殿下。”

明達表示明白。

白二郎:“萬一就是泄露了呢?”

白善微微一笑,“泄露了也沒什麼,大大方方承認就是。”

他道:“如今大晉國力強盛,僚子部是我大晉的羈縻州,他們不敢對殿下做什麼的,反而要保證殿下的安全。”

白二郎:“那為什麼不能大大方方的表露身份?”

周滿:“為了能讓你想去哪兒就去哪兒。”

白二郎:“我現在哪兒也不想去,就想有個客棧,舒舒服服的洗個澡,再舒舒服服的睡個覺。”

殷或:“但我不喜受人約束,也不喜有人盯著。”

白善:“我還有事要做,在我做完之前你最好捂好自己的身份。”

“行,我知道,”白二郎雖然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來僚子部,但來都來了,自然要好好的享受享受了。

他也不問白善要做什麼,進了城就直接讓人去找住的地方。

僚子部裏多是夷族人,聽說這個部落是由很多部落組成的,而每一個部落的族群還不一樣,名字太多,白二郎都記不住。

但城中還是有漢人的,且還不少,白二郎一路看過去,在顏色鮮艷的民族服飾中看到不少熟悉的漢人打扮,不由感嘆道:“只要能賺錢的地方就有我晉人的客商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