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17

盧曉佛拆開白善著人送來的信,看到附著的秋梨膏方子時一楞。

盧夫人上前,“怎麼了?”

盧曉佛將方子遞給她,笑道:“至善送來的,他們可是送了我們一份大禮。。。”

盧夫人接過一看,“這個有什麼用?”

“用處大了,”盧曉佛道:“你準備一些錢,我讓管事去找一下城中的藥商。”

他笑了笑道:“你就當是家裏多了一個進項。”

但它又不止是一個進項,這門生意要是做好了,不僅解決現在村子裏積存的梨,將來那附近的村落也能種植,是很多人家多了一個進項。

盧夫人憂慮道:“只是一張方子,不說我們能不能做出來,做出來後真的能賣出去嗎?”

生意豈是那麼好做的?他們家可從沒做過藥的生意啊。

盧曉佛笑道:“要是別人給的方子,我自然要斟酌一下,但這是周滿給的,只要放出話去,多的是人上門來求,放心,這梨膏不愁賣。”

盧夫人這才去。

盧曉佛猜得不錯,這梨膏還沒做出來呢,刺史府的管事只是找了幾個藥商放話,盧刺史手上有一張周滿親自寫出來的膏方,他們便陸續表達出興趣來。

待私底下打聽到盧曉佛和白善曾是同窗,前段時間白善和周滿出現在嶺南,便在柳州被盧刺史招待過,於是藥商們更加堅信那藥方是周滿寫的。

幾人不再猶豫,紛紛找上門來和盧家的管事談梨膏的買賣。

一直提著心的盧夫人見狀,長出一口氣,忙讓人去準備作坊和收購梨子。

阿山他們對周滿的話雖然半信半疑,但還是上山整理了一下亂糟糟的果園。

等了幾天也不見人來,正要失望時,有自稱是刺史府的管事帶著一群人趕著車找過來,直接就要收購他們的梨子。

管事道:“兩文錢一斤,只要是好的,你們有多少我們要多少。”

阿山眼睛一亮,推開人群上前,問道:“是周娘子讓你們來的嗎?”

“什麼周娘子,那是周大人,”管事道:“知道周大人是誰嗎?那是太醫署前署令,如今遍布大晉的醫署就是她開的。”

村民們驚嘆,阿山的爹懊悔道:“哎呀,怠慢了貴客啊。”

管事道:“這梨你們到底賣不賣?我們主人家還等著梨做梨膏呢。”

“賣賣賣,兩文錢一斤是賣的。”

這個價錢也是原先的客商鼓動他們種植梨樹時承諾的。

梨膏做出來,很快就通過在柳州的藥商們的手送往大晉各地。

兩個月後,正是長安最冷的時候,皇宮裏也采買進了一罐梨膏。

皇帝前段時間帶著人出去狩獵,回來便有點兒咳嗽,太醫給開了藥,皇帝喝了兩天,雖然好多了,卻還是時不時的咳兩聲,於是底下的人便進獻了這一罐梨膏。

皇帝看了眼吳公公送上來的梨膏,挑了挑眉頭問,“這就是周滿在柳州弄出來的東西?”

“是,”吳公公躬身笑道:“外頭都說這梨膏好用呢,小孩子們生病了不愛吃藥,這梨膏甜蜜蜜的,泡上兩勺,他們都喜歡喝。”

皇帝嗤之以鼻,“良藥苦口,這甜絲絲的梨膏能有多大用處?”

不過還是吃了。

不過,“朕吃周滿的方子還需要從外頭采買嗎?一層接一層的檢查也不嫌麻煩,讓太醫院自己做一些存著,皇後和皇子公主們若是需要,直接從太醫院裏取。”

吳公公笑道:“聽說這是郡主送給柳州盧刺史的方子,是全新的,和現在外頭的梨膏有一丁點兒不同。”

皇帝就靜靜地看著吳公公。

吳公公一看就明白了,躬身應了一聲,退出去找太醫院的鄭院正。

鄭院正:“要什麼?”

“方子,秋梨膏的方子,”吳公公小聲道:“陛下進口的東西,怎能從外面進成品呢?自然是太醫院自己做著才安全。”

他道:“鄭院正,您和郡主關系匪淺,這方子……”

鄭院正:……謝謝,和周滿關系匪淺的不是他,是他侄子。

他有些頭疼,但還是應了下來,“請轉告陛下,臣可以一試。”

回去後鄭院正沒有找鄭辜,而是自己斟酌著給周滿寫了一封信。

周滿收到信時,她正在寫給楊和書的信。

通過她幾個月的遊走調查,她在嶺南裏圈了幾塊適合種植藥材的地,具體的得太醫署的人下來勘察。

周滿問楊和書,可需要她和鄭署令建議?

由她出面,楊和書這個上官更容易取得太醫署的支持和信任。

畢竟嶺南距離中原太遠了,就算是周滿這個前署令也不敢保證太醫署的官員們一定贊同把藥圃設在嶺南。

結果給楊和書的信還沒寄出去,鄭太醫的信就先到了。

周滿拆開一看,嘖嘖兩聲,便展開一張白紙將梨膏的方子寫下。

她想了想,還是給鄭太醫寫了一封信,卻沒有提楊和書拜托她的事,而是寫自己旅居嶺南,發現這邊氣候和土壤都很適合種植藥材,如今大晉缺少藥材,太醫署可有想過在嶺南設置藥圃種藥?

有一些藥材,是只有嶺南這一帶才能種出來的,比如當下最緊缺的三七。

周滿給鄭太醫寫了長長的一封信,才收筆,還沒來得及封起來呢,白善就在外面叫,“子謙,你快一點兒啊,就等你了。”

周滿忙把信塞進信封裏拿出去,一並交給護衛道:“封起來送回京城。”

她小跑著出去,大家行李都已經準備好,白善站在車旁等她,見她出來便伸手將她扶上車,“給楊學兄的信不是已經寫好了嗎?”

“我就是想起三個孩子現在都在京城過年呢,托付楊學兄幫忙多照顧照顧他們,誰知道剛鄭太醫的信送到了,我就回了他一封信。”

周滿上車,轉身卻撩起簾子往外看,興奮的問,“盧曉佛答應我們了?”

白善應了一聲,笑道:“我們幫了他不少忙,他自然也要幫我們的。”

他道:“他送的人已經到了,我們在城門口匯合,直接去僚子部。”

這輛車裏只有周滿和白善,所以周滿放下簾子便壓低了聲音問,“僚子部真的有大象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