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16

“有啊,我們才丟了一年,山上的梨樹長得可好了,就是可惜,不太賣得出去,也就自家摘了一點兒存著吃,剩下的賣到集市上。”

白善:“你們刺史沒給你們找銷路嗎?”

“找了的,但只有兩個客商要了很少的一點兒,其他漢人都不買,他們都聽那幾個客商的,他們聯合起來不買我們的果子,”阿山道:“還有我們的桔子,別看醜,其實很好吃的,但他們就是說我們的果子不好,自己不收,也不叫別人收,反正就很壞。。。”

阿山看著周滿道:“你們是我見過的,除了刺史外最好的漢人了。”

他很驕傲,“我那天在大街上看到你,一下就看出來了,你是好人,還喜歡吃,我果然沒感覺錯。”

“其實當初那幾個客商來買我們的梨,我就覺得他們不是好人了,但我爹和村子裏的人都不信我……”

周滿一臉同情的看著他,“他們事後是不是還怪你了?”

阿山震驚的看著她,“你怎麼知道?”

白善見他們有越說越投契的趨勢,忙攔住道:“我們先去摘桔子吧。”

“對,”阿山立即點頭,熱情的道:“我們邊摘邊說,你們是好人,可以去我家的果園裏摘,我不要錢,隨便摘。”

白善:……看著也不像是很聰明的樣子啊,怎麼就能認清了客商的真面目呢?

周滿的目標卻不是果樹上的果,而是果下的樹,而且還不局限於醜桔,才進這個村子,科科就叮咚響了好幾下,顯然,這裏有好些她沒收錄到的東西。

指不定就有其他果樹,所以要打好關系。

倆人,一個有心,一個有意,自然相談甚歡,不僅白善和白二郎,連殷或和明達都排在了後面。

四人默默地跟在倆人身後。

他們這裏和長安不一樣,田地很小塊,便是有一大片連著過去的田地,那也被分成了一塊又一塊的,因為地勢高低的原因,就算上下兩塊地是同一家的也合不到一起去。

所以這裏山多地少,山卻又不是明達他們常見的那種高山,而是小山丘,山丘連著山丘,土質還挺深,所以有人在山坡底下開荒地種豆子。

後來因為瓜果好賣,他們便往山上開了一些地用來種水果。

果園基本上都在半山坡,或者是本來是荒地的山腳下,周滿一路上都在教他怎麼種金桔,一大半是她從果農那裏打聽來的,一小半是百科館收錄後出來的詞條裏寫的。

她還教他怎麼嫁接果樹,阿山聽得津津有味,倆人用官話參雜著方言熱烈的交流著。

因為周滿的熱情,不僅阿山,連他阿爹阿娘,也就是這個村子的村長和村長娘子都很喜歡她,不僅不收他們在山上摘的桔子,聽說她想要一些果樹枝條,還讓阿山親自去山上挖了兩棵有他們那麼高的果樹送給他們。

用枝條扡插太慢了,不如用直接成活的果樹,他們很大方,表示一兩棵根本不是問題。

至於其他周滿也敢興趣的果樹,還要去山裏挖些花花草草,他們也都熱情幫忙了。

他們如此熱情,周滿覺得自己說什麼也要回報一二,於是指著滿山的梨樹問,“上面的梨還多嗎?摘一些我來看看?”

“有的。”

雖說現在已經入冬,但他們嶺南不太冷,除了熟透掉下或者被風吹下的梨外,大多還都掛在樹上呢。

附近的村落種梨樹的人家不少,就算不種果園,自家後院也會種一兩棵,所以梨不好賣。

大家就任由那些梨在樹上了。

阿山直接拎著筐上山給他們摘梨,特別大方的道:“這個也不要錢,隨便摘,我們村,還有我們家多著呢。”

周滿拿在手裏看了看,掂了掂後交給白善,“把皮削了嘗一嘗。”

阿山也拿了一個,在衣服上抹了抹後就咬了一口,看著白善削皮,暗想,這些人可真講究。

殷或看著滿山的梨樹,惋惜道:“還真是可惜,你有什麼辦法嗎?”

白二郎也看周滿,“你……你不會是想自己買下來吧?”

周滿瞥了他一眼道:“我倒是想買,那也得賣得出去啊。”

白善切了一片給她,然後分了大家一人一片,剩下的自己咬了,他微微點頭,“味道還是不錯的,水也很多。”

周滿細細地嘗了嘗,頷首道:“是不錯,拿來做梨膏也不錯。”

白善挑眉,“梨膏?”

周滿點頭,“對,正好天冷了,咳嗽的人多,一直到明年天氣回暖,這類潤肺止咳的東西應該都好賣,尤其是家中有不喜吃藥的孩子的,只要價錢不是很高,肯定很多人買的。”

周滿扭頭問阿山,“我教你們熬制如何?”

阿山一頭霧水,“熬什麼?”

“梨膏。”

阿山:“我不認識,這東西有什麼用?”

“可以潤肺止咳,你們的梨賣不出去,不如做成梨膏來賣。”

“會有人買嗎?”

“會的,”周滿篤定道:“只要你們的質量好。”

阿山還是擔心,“要是那幾個客商還是聯合起來不讓人買呢?”

“不會的,”周滿道:“到時候我可以替你們推薦,沒人能攔得住。”

阿山考慮了一會兒,勉為其難的點頭道:“那我們就學一學吧。”

於是周滿讓他們準備東西,可惜,她列舉出來的東西,除了老姜外,其他東西他們全都沒有。

周滿他們只能從自己的行李車上取了糖和羅漢果、紅棗下來。

然後在阿山家的廚房裏架鍋教他熬制秋梨膏。

第一鍋味道雖然有點點出入,但周滿自覺還是不錯的,她鼓勵他們道:“你們努努力,一定能學會。”

阿山一家人卻一起搖頭道:“我們不學了。”

周滿幾人驚詫,“為什麼?”

阿山:“太貴了,還要買糖,還要買羅漢果,老姜也很貴,我們不做了。”

白二郎欲言又止,“你知道她給的方子做成的秋梨膏多值錢嗎?”

周滿卻沈思後點頭,“你說的對,是我思慮不周,這方子不應該給你們才對。”

白善微微一笑道:“你把方子寫下來,我讓人給觀音送去,這梨常價也就是二文一斤,不用客商,觀音自家就能吃得下。”

周滿點頭,扭頭和阿山道:“你讓你們村子裏的人打理一下山上的果樹吧,過幾天應該就有人來收梨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