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15

莫老師都同意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於是她搖頭,“不會。”

見白善還是眉頭緊皺,她就小聲道:“這些東西,那個世界的朝廷也很需要。。。”

白善不解,“為何?”

周滿:“算是實驗體吧,他們那裏的人被一種病困擾多年,這些實驗體可以幫助他們找到解決的辦法。”

白善聞言微微挑眉,問道:“所以他們的朝廷可以對你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周滿點頭。

白善問:“是不是和當年的那些隕石一樣?你當初用隕石和他們交易的是什麼?稻種嗎?”

周滿:“……你怎麼知道?我說過?”

“你沒說過,我猜的。”她突然很篤定稻種可以和新麥種一樣能成長,產量可以大規模提高,為此特定設了試驗田,讓大哥用心耕作。

他們去找隕石前後,她突然每隔幾個月就拿出一些新稻種來,種下去後的狀態千奇百怪,別人只當她拿回來的稻種是從西域和其他地方得到的,不適合雍州的氣候。

但白善一直與她形影不離,又知道她能和小嶽父聯系的,所以一直猜測她那些新稻種的來歷。

白善又不傻,他知道這麼多關鍵信息,有些事情略一聯想就猜得八九不離十了。

雖然他一直不知道,那並不是他的小嶽父。

白善將房間收拾好,打開門把果枝都交給了外面的下人,這才回頭和周滿道:“天氣越來越冷了,我們過幾天就去象州,我已經讓人提前過去安排,你這兩天就好好的在柳州玩兒,這事兒急不得,我來安排。”

“嗯嗯,”周滿連連點頭,高興起來,“我們明天去看醜桔吧,對了,帶上一些金桔的枝條,讓阿山他們試著種一種。”

白善就笑起來,“都帶上吧。”

阿山家的村子在離州城有點兒遠的地方,他們馬車快點兒,但也需要走一天,刺史府裏的公文堆積了許多,所以盧曉佛不能與他們同行,他一臉惋惜的將人送到城門外,“你們要是離開嶺南,臨行前來柳州一趟,我給你們送行。”

白善笑道:“我們一定來,我還有事要請你幫忙呢。”

盧曉佛一聽,微微揚眉,高興起來,“有事你只管吩咐。”

然後看向周滿,臉上的笑容更盛,“周大人可以再看看柳州的其他地方,你們過兩日不是要去象州嗎?那邊同樣山清水秀,也很適合種植草藥的。”

這一大片都屬於柳州轄下,不管藥圃放在哪個州縣都是他受益。

周滿笑著應下。

等馬車走出去好長一段,明達才問周滿,“這裏真的適合種植藥材?”

“當然,”周滿道:“這裏的氣候和土質適合許多藥材生長,你看我每次進山都能挖一簍的藥草出來就知道了。”

“藥材在此種植,會不會不好運輸?”

周滿不在意道:“太醫署和戶部會自己評估的,我只做出我的判斷,不過若在這裏設置藥圃,路會越來越通的。”

她道:“而且大晉如此大,除了中原外,還有淮南、江南、嶺南,這裏的藥材便是賣不到中原和北地去,在江南和嶺南一帶流通,也能填補不少藥材的缺口,同時能給柳州帶來極大的收益。”

所以盧曉佛的決定是沒有錯的,要是能爭取到在柳州轄下設置藥圃,那未來二十年內,柳州會快速的發展,並且能夠慢慢穩定下來。

而且,柳州也有水運直通外面,只要疏通河道,整理官道,東西南北皆可打通,這裏完全可以成為一道交通樞紐,往來的客商多了,這裏的藥材就可以帶出去。

“不僅藥材,還有這裏的瓜果,”騎馬走在馬車旁的白善聽到裏面倆人的議論,笑著道:“比如這次你們提議擴種的金桔,還有各種各樣中原和北方很難見到的瓜果,都可以和藥材一樣銷到外面去。”

周滿:“要是果樹間嫁接能種出口感更好的果子……”

白善微微一笑,“那柳州將來就更有名了。”

於是到了地方後,周滿就把果枝一股腦的交給了阿石,鼓動他道:“這就是可以進貢的金桔,你要不要也試試?”

阿山驚呆了,“這,這,我們這裏也能種?”

“就算口感不及進貢的好,也不會差到哪裏去的,畢竟是一方水土,”周滿道:“你還可以試著往醜桔的樹上嫁接一段看看,我剛才看了一下,發現你們樹上結了很多果子,比金桔多多了。”

阿山忙問道:“你們見過金桔樹了?”

“見過了呀,我們還摘了不少呢,”周滿很大方的讓西餅抓了一把給他,“喏,特意給你帶的,嘗嘗。”

阿山拿著被塞進手裏的金桔,感動不已,用笨拙的官話大聲道:“娘子,你真是好人,我爹說的果然不對,除了我們刺史,你們漢人還是有很多好人的。”

周滿:“……你們以前覺得漢人很多壞人嗎?”

阿山狠狠的點頭,“有不少壞的,前幾年有幾個客商看中了我們村種的梨子,說我們的梨特別好吃,賣到外面很受歡迎,給了我們比集市上還高的價錢,讓我們多種一點兒。”

他道:“我們就種了很多梨樹,你看,山上那些就都是梨樹。”

周滿扭頭去看,入眼的卻是郁郁蔥蔥的草和看不清樣子的樹,她眨眨眼,“我認得梨樹的,你別騙我。”

“梨樹被遮住了,都怪那些奸商,”阿山道:“我們種了很多梨樹,說好了結果以後他們來收,結果他們來是來了,卻是想要一文錢買我們兩斤的梨。”

他越說越憤怒,恨恨的道:“我們說不對,梨子是兩文錢一斤的。”

周滿好奇的問,“然後呢?”

“然後他們要一文錢買三斤,大家生氣極了,就打了他們,”阿山說到這裏有淡淡的心虛,小聲道:“然後他們就讓官差把我們村的人都抓進牢裏了。”

周滿幾個同情的看著他,問道:“你們不會把人打壞了吧?”

“沒有,他們帶了很多人來,我們根本沒來得及揍死他們,就推了一把,”阿山道:“後來刺史大人聽說了這事,親自過來審問,把我們都放了,只是那些客商都很壞,讓我們賠了不少錢,還讓其他漢人不收我們的梨子。”

他嘆氣道:“我們費勁種了這麼多梨樹,每年都施肥拔草的,結果到收獲竟然賣不出去,大家也就不除草,也不施肥了,現在山上的果園都變成了那樣子。”

周滿:“那現在樹上還有梨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