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10

盧曉佛讓人抱兩盆果苗上來,每一盆都有她的膝蓋那麼高了,盧曉佛道:“我們這裏的果樹長得好,常有人和我索要樹苗,所以我都習慣了,這盆中的果樹已經長好,你若要移栽,連土一起取出就行,只是別的地方氣候未必適合它。“

“我知道。。。”她會連土一起收錄進百科館的,這邊的氣候也會報備。

不過這兩盆蜜桔卻不是要收錄進百科館的,她要收錄的是……

周滿目光落在果園裏的果樹上,嘿嘿一笑道:“我知道修剪果枝的方法,今日看見,發現有些果樹的枝葉過於繁茂,這樣反而不利果實,我來替他們修剪修剪吧。”

盧曉佛:“……周大人,這果樹對我們柳州來說很重要,每年進貢的蜜桔多數是從這兒出的。”

“放心,不會給你剪壞了的。”

周滿鉆研花花草草這麼多年,並不是只會挖了給科科收錄的,她自然也學到了許多本事。

修剪和扡插便是其中最基本的。

盧曉佛沈吟片刻便拿了剪子給她。

周滿拿著剪子在果園裏走,她說修剪,自然是真的給過於繁茂的樹枝修剪。

並不是誆人的。

周滿選了果枝,仔細的修剪起來,一邊修剪,一邊還和邊上焦急的果農交流。

本來還一直冒冷汗的果農慢慢停住了,咦,這位外地來的貴人似乎真的會種果樹……

周滿在果園裏遊走,剪下了不少果枝,白善跟在後面,不管長的短的,粗的細的全都收起來,自己抱不住了就交給下人。

等把果園走一遍,他們也收了小半車的果枝。

盧曉佛看得一楞一楞的,他不明白白善收這些枝條做什麼,但他下意識的覺得這些東西有用。

周滿倒也不瞞著,放下剪子,從車上拿起一根果枝和果農道:“這個可以扡插。”

果農:“我們知道啊。”

周滿便問道:“那你們有試過在其他果樹上嫁接嗎?”

她道:“我看了一下果樹上剪掉的痕跡,結合現在還掛著的果子來看,產量並不高。”

果農習以為常,“這是好東西,自然少。”

周滿不反駁這句話,只是提議道:“但說不定可以培育出其他口味的蜜桔來,也說不定就高產了呢?”

她道:“現在的新稻種不就是這樣的嗎?隔三兩年朝廷便會出一批新的種子來,或者更適宜旱地,或是更抗蟲害,或是更能抵禦水患,它們就是一代一代的交替研究出來的。”

果農有聽沒有懂,堅持不嫁接,一旁的盧曉佛便記在了心裏,打算回頭找人試一試。

周滿要把這些果枝都拿走,果農並不擔心。

這蜜桔出了柳州境內,種出來的味道多少有些不一樣,雖然在一般人吃來是差不多的,但在挑剔又吃慣了他們蜜桔的貴客們嘴裏,這一點兒差別就是天大的差別。

所以不僅外面的人搶不走他們的生意,就是柳州境內其他地方也搶不走。

因為他們這裏的土壤是最好的,其他地方種出來的,要麼是酸多了一點兒,要麼是水分不夠……

他們的產量有限,除了上貢外,只會高價賣給一些熟客,由他們運到外地去販賣。

所以他們並不懼怕其他人種出蜜桔來搶他們的生意。

地理環境決定了他們天然的客戶群不一樣。

盧曉佛自然也知道這一點兒,所以不攔著周滿帶走果枝,他連養活的果樹都給了,還少這點果枝嗎?

而且這次周滿的提議讓他想通了一件事。

其他地方也可以種植蜜桔啊,就算口幹比不上這裏的,但也是好吃的,賣出去,同樣收益不少,他以前怎麼就想著在這一塊地上種了?

要是再能嫁接出別的果樹來……

盧曉佛回神,看到白善和周滿已經走出老遠,他忙追上去,“周大人,你看我們這一片山的土質如何?”

周滿點頭道:“很不錯,回頭我挖一盆帶回去。”交給科科,讓百科館研究一下,說不定他們那邊能培育出性能更良好的蜜桔呢?

盧曉佛問,“你覺得適合種植藥材嗎?”

周滿問,“你想在這上面種植藥材嗎?”

她皺眉想了想後道,“果樹下套種藥材,那喜陽的藥材就要排除掉了,而且你能保持地力嗎?”

白善輕笑一聲,和盧曉佛點了點,示意由他來點破後便牽著周滿的手往殷或那邊去,“觀音的意思是,你覺得柳州的地質可適合種你們太醫署的藥材。”

“啊?”周滿停下腳步,轉身就往回走,“是這個意思啊,適合啊,金銀花,薄荷,黃精,桔梗,茯苓,桂皮,射幹,白芍,甚至如今緊缺的田七,這裏都可以種。”

畢竟是楊和書叮囑她留意的事,這又是太醫署的要事,周滿這個前署令還是很上心的,這段時間結合了一下她在山裏挖的藥材質量,以及百科館對收錄植物的分析,她很快得出這兒適合種植的藥材數量和質量。

“尤其是金銀花,薄荷和桔梗,這三樣,每年各地醫署都要大量消耗,田七更不必說,它可貴著呢,我四哥說,在關外好的田七粉,一兩田七一兩金。”田七所做的金瘡藥藥方還只在濟世堂和太醫署裏,但隨著周滿編撰的醫書傳遍天下,天下的醫者也都知道了它是金瘡神藥,既能止血,又能活血,生熟兩用。

由田七衍生出來的藥方可不少,大部分是她在醫書上記錄的,小部分是各地醫者在反復推演使用後總結出來的,因此田七的需求量也越來越大。

中原地區還好,在北地,更遠一些的西域,田七很難買到,或者根本就是有價無市。

尤其是西域,甚至出現過有人用一顆寶石換一兩田七。

盧曉佛自然也聽說過這些傳聞,聞言激動起來,“柳州都能種?”

“能啊,”周滿直接問,“但你們有地嗎?”

“我們可以開荒,”盧曉佛到:“我知道,很多藥材都可以直接種在山上,因為耗費的時間長,你們太醫署有時候直接建議撒種,任其生長到足夠年限後采摘。”

“不錯,”周滿道:“比如白芍,一般要種植四年往上才可以采摘,三七則是三年。”

她頓了頓後道:“而且三七種植不易,年限長了還極易發生蟲病災害,不過你們要是確定種植,太醫署肯定會派人下來指點的。”

現在太醫署培養的學生方向可多了,就業方向自然也多,不過他們統一要為太醫署工作十年,俸祿不會少的。

但要是離開,需要繳納很大的一筆違約金,這也是因為他們在署內的學習和生活都是免費的。

因為這一點,這些年有很多寒門庶族子弟到太醫署求學,世間的女子也多了許多機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