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8

掌櫃的就笑道:“可不隆重嗎,幾年前,柳州還是窮鄉僻壤,道路不通,任是有再多好東西也出不去,盧刺史到了以後,教化百姓,修橋鋪路,費了好大的勁兒才將兩家藥材商推出去,就借著我們柳州的藥材進了太醫署這名號,這才引來這麼多商人的。”

“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周滿眨眨眼,“當時那藥材是直接……”送到我跟前的,而送藥材的人……

周滿看向白善。。。

白善笑道:“柳州刺史是盧曉佛。”

殷或挑眉,白二郎則“呀”的一聲,“怎麼是他?”

掌櫃驚疑不定的看著他們,試探性的問道:“幾位認識盧刺史?”

“認識呀,”一道幽幽的聲音在門口響起,大家回頭去看,就見一個文雅男子背著手站在門口,“有朋自遠方來,偏過門而不入,是盧某過往有過失禮之處?”

白善展開笑容,“觀音,你明知我們是不想麻煩你,待我們安頓下來自會去拜訪,不然,你刺史府中的兵吏回府,我可有叮囑不許泄露我們的行蹤?”

盧曉佛字觀音,是國子監老師在他及冠時給他取的字,因為這個字,大家歡樂了好長一段時間。

盧曉佛這才露出笑容,上前先給明達行禮,“下官參見公主。”

明達:“免禮。”

盧曉佛看向白善和周滿,擡手正要揖禮,被白善一把扶住,“行了,同窗之間不必如此客套,等我們行完禮,天都要黑了。”

盧曉佛便作罷,和他笑道:“一路行來感覺如何?”

“還不錯,治安很好,百姓安居樂業,城中客商不少,你居功甚偉啊。”

盧曉佛就笑道:“還要多謝你,要不是你給我批錢糧修路和疏通河道,我也難做到這樣的程度。”

白善正色道:“你一定可以的,不過是時間長短的問題罷了。”

他道:“你治下的百姓想過好,你又一心為他們,官民一心,有何達不成呢?”

盧曉佛得到他的肯定,深受感動,雙眼含淚的看著他。

殷或不在朝中,對國子監同窗們的去處並不了解,所以好奇的問道:“彭誌儒現在何處任職?”

白善道:“他在楚州,淮南之地,不過聽聞今年夏便回京述職,不知是還去淮南道,還是留在了京中。”

盧曉佛倒是還和對方有聯系,道:“留在了京中,聽說進了吏部。”

掌櫃此時才回神,他沒想到自己店裏竟然住進來一個公主,而且聽音,這位面白儒雅的男子似乎還是高位,竟能幫著盧刺史要到撥款。

他偷偷地去瞄幾人,見他們聊得正好,便小跑著往後廚去。

同窗多年不見,哪怕他們在國子監裏同窗的時間不是很長,但在京城讀書的幾年時間裏,他們可沒少聯系,所以感情還不錯。

看到周滿拿出來的醜桔,他不由一笑,“到了我的地方,反倒讓你們請我吃這兒的土產。”

白善趁機笑道:“正要與你說呢,我們想去看一看蜜桔,若是可以,挖上兩株自己種。”

“這倒是不難,”盧曉佛道:“只是你們種在哪兒?這東西在京城種不了的,別說出了京城,便是再往北一些都很難種,雖然能活,也會結果,但味道全然不一樣。”

他顯然是試過的,“出了這一方水土,越往北,種出來的蜜桔越酸澀,好些瓜果只在這一片種植味道才好。”

也是因為這個,在路通了以後,這裏才能吸引來這麼多客商。

白善頷首,卻依舊堅持,“我們就試試看。”

盧曉佛便道:“行吧,我將手頭上的事安排一下,過兩日帶你們去看一看。”

這裏的蜜桔也都是果農種植的,只是每年他們會和果農收購,分好等次後或進貢,或是送禮,或是售賣。

產量並不是很高。

盧曉佛道:“現在樹上還掛著一些果,你們可以試一試新鮮的味道。”

“前兩日送給我們的……”

“送過去不也隔了兩日嗎?”盧曉佛道:“和才從樹上摘下來的可不一樣。”

這麼一說,不僅白善和周滿,就是殷或三人都躍躍欲試起來。

盧曉佛問:“我明日在府中設宴給你們接風洗塵?”

白善忙拒絕,“去見一見弟妹和你家幾個孩子也就罷了,不必要再請其他人。”

盧曉佛有些惋惜,不過心中也早有預料,畢竟他們進城連他都沒找,更不會見其他不熟的人了。

“行吧,你們先休息。”盧曉佛知道他們剛到地方,正要起身告辭,掌櫃就一臉興奮的跑了來,躬身道:“刺史,諸位貴客,小的已經讓廚房做了本店最拿手的菜,還殺了兩只雞燉上了,這回兒就快要好了,貴客們看是現在開始上桌,還是……”

周滿眨眨眼,“我們還沒點菜呢。”

掌櫃大方的道:“這一頓是小的請貴客們的,公主和諸位大人能落腳在本小店,是小店的福氣,就為了這福氣也值得小的請這一頓啊。”

幾人一聽,欣然接受。

掌櫃吩咐廚房做的都是他們店裏的拿手好菜,其中有魯菜,但更多的是當地的菜色。

比如雞,他們就照著當地人的吃法,先整只燉熟再切,蘸著蘸料吃,又嫩又滑。

盧曉佛幹脆留下與他們吃了一頓便飯,回到家時天都黑了。

盧夫人一直溫著菜等他,見他一人回來便連忙上前問道:“怎麼,沒請到人嗎?”

盧曉佛與她笑道:“不必擔憂,明日在家裏給他們接風洗塵,把孩子們叫上。”

盧夫人就松了一口氣,也露出笑容來。

盧曉佛安撫她道:“你別緊張,他們都是很和善的人。”

盧夫人笑了笑。

盧曉佛想了想後道:“公主尊貴自不必說,但白二那小子,咳咳,我是說白駙馬不是高架子的人,這麼多年他也沒變過,幾人中他和周大人是最好相處的。”

盧夫人就好奇的問:“那白大人和殷公子呢?”

“他們兩個呀,白善對陌生人是面上和善,心裏冷冰冰的;殷或正相反,他是面上冰冷,心裏和善,不過倆人面上都知禮,”盧曉佛笑道:“何況我們也不是陌生人,所以你不必憂心。”

同窗同科在朝中都是人脈,盧曉佛和白善都是同年恩蔭進國子監的,不僅有同窗之誼,還都幼年失怙,算同病相憐,所以在京城時,他們關系還不錯。

入朝為官後也常有聯系,當初他被外放到柳州這窮鄉僻壤的地方,最先找的就是白善。

後來又借著白善搭上周滿,把他們這兒的藥商給推了出去,打出好幾味藥的名聲,這才讓柳州的商貿起來。

盧夫人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