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7

裏長特別高興,大方的將周滿留下的兩張方子外傳。

聽聞這方子是周滿特意為嶺南的百姓所創,來的文人墨客和醫者感動不已,紛紛幫著傳播。。。

於是在周滿不知道的時候,她的名望又往上蹭的漲了好大一截。

周滿他們直接往柳州去了。

柳州可比他們之前住的小鎮繁華太多了,街上的店鋪也多。他們一進城門便直面熙熙攘攘的街道。

在僻靜的山裏住久了,突然進到一座熱鬧的城裏,別說,感受還是挺好的。

有牛車從對面駛來,周滿發現他們這邊的車馬多,占了半數街道去,便踢了踢馬肚子,輕巧的越過前面的馬車,繞到了前面去讓開路來。

這一下讓牛車上的人擡頭稀奇的看了周滿一眼,周滿也微微偏頭去看,倆人一下就對上了目光,然後錯身時一個用不太熟練的官話問,“買果子嗎?”

一個也用不太熟練的方言問道:“你筐裏的果子賣嗎?”

倆人一問即合,都露出笑容來。

牛車停了下來,周滿也拉停馬,把韁繩丟給白善,自己跑去看了一眼筐子裏的果子。

長得有點醜的桔子,周滿確認自己沒吃過,於是高興的和他道:“我們找個寬敞的地方談。”

對方稀奇,“你買多嗎?”

周滿道:“另外的生意。”

對方一頭霧水的跟著她找了個寬敞地方,看到兩輛馬車上還下來人,加上馬上的人呢,竟然呼啦啦的把他的牛車給圍住了。

他不由咽了咽口水,有些緊張的道:“我,我爹可是族長,你們是外來的人嗎?”

周滿點頭,“是呀,我們京城來的,你看出來了?”

對方見他還算和善,微微松了一口氣。

周滿伸手去拿筐子裏的桔子,問道:“這桔子好醜,叫什麼?”

“就叫桔子,”他道:“雖然長得醜,但好吃,甜的。”

他大方的道:“給你們嘗一個,不甜不要錢。”

周滿就剝開一個嘗了一片,眼睛微亮,分給白善四人,“不比蜜桔差。”

還真是。

明達看了看周滿手中的果子皮,疑惑,“皮厚,應該比蜜桔更好運輸,既然不輸蜜桔,為何不見進貢?”

周滿看了看手中的皮,“因為太醜了?”

賣果子的青年沒怎麼聽懂他們的話,催促道:“你們買不買?不對,你們買幾斤?”

白善忍不住笑開來,溫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見他有些戒備的不回答,更放柔了聲音解釋道:“我們是外地來的,在我們那裏沒見過這樣的桔子樹,所以想長一長見識。”

他道:“我們想親自去摘果子。”

白善從錢袋裏拿出一角銀子給他。

青年看了一眼,搖頭沒接,“我阿姆說了,我們只要錢,不要銀,銀子很有可能是假的。”

白善挑眉,便把錢袋裏的銅錢都倒出來給他,不是很多,串成一小串,有四十來文。

但在青年看來,這已經不少了,能買下他這小半筐的桔子。

看在錢的份上,青年道:“我叫阿山,我家在牛尾村,離城有點兒遠,你們要去摘果子要走很遠的路。”

他不能理解他們的行為,於是力勸,“別去了,諾,這有現成的,都是好的,你們錢給的多,我多給你們一點兒。”

白善笑問:“離得很遠嗎?”

“遠,要在野外住一個晚上,”他指著天上的太陽道:“所以我要趕緊出城,晚上才能趕到一個山廟裏住,第二天再回家。”

白善便道:“行,你先回去吧,這些果子我們也買了,等過幾日我們去牛尾村找你摘果子。”

周滿問,“除了這醜醜的桔子,你們那兒還有什麼果?”

阿山道:“還有好看的桔子,梨,李子,龍眼,但這三樣都沒有了,只有好看的桔子和難看的桔子。”

周滿:“沒有蜜桔嗎?”

阿山看了她一眼,搖頭,“沒有,那東西不歸我們種。”

他頓了頓,看在他們大方的份上,還是提醒道:“那個是要送給貴人吃的,外面沒有賣,你們別找了。”

周滿點點頭,表示明白了。

和阿山約定好他們會去牛尾村,一行人就擡上他們才買的醜桔去找住的地方。

有下仆提前進城,已經為他們安排好,“驛站狹小,小的便在城裏找了家客棧,將他們的二樓和三樓都包了下來。”

客棧還算幹凈,附近飯館酒樓林立,看起來繁華熱鬧,但又在街角,所以不失安靜。

也是因為在街角,所以下仆才能夠直接把整個客棧都包了,別的客棧都有客人,不好包。

下仆道:“小的和店家打聽過,自漕運開通後,從南到北的時間縮短,便也有許多人進到嶺南來進貨。”

他道:“這裏的藥材、茶葉和水果在北方都極受歡迎,所以這時節才有這麼多商人來此。”

周滿稀奇,“這時候水果不多了吧?”

來招待他們的客棧掌櫃聞言立即笑問,“貴客不是來進貨的商人?”

周滿笑道:“我們是來玩的,當然,若遇到稀奇的貨物,也會順手販賣一些。”

她見他官話說得好,而且還沒有當地的口音,倒是帶些魯地的音,便問道:“掌櫃是魯人?”

掌櫃的眼睛微亮,忙道:“正是,貴客去過魯地?”

周滿就笑道:“曾經在青州生活過幾年。”

“那算故人了,貴客們快請坐,”他笑道:“這會兒新鮮的水果不多,也就一些橘子和桔子之類的,剩下的全是果幹,不過嶺南多山,山中藥材不少,不少商販都是沖著這個來的。”

周滿若有所思,“這幾年從嶺南出去的藥材的確很多,甚至還有兩家當地的藥材商被選進了太醫署供藥局。”

掌櫃吃驚的看了周滿一眼,點頭笑道:“正是,那是前年的事了,那兩家被選中時,整個柳州都熱鬧一片,在城中慶祝了三天,流水席就擺了五天。”

周滿:“……這麼隆重?”他們的藥價也不是很高啊,明明在正常範圍內。

搞得這麼隆重,讓她有種給錯價的感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