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3

殷或拿著餅遲疑了一下,最後道:“五文錢?”

老人眼睛瞪大,白善忙伸手按住殷或道:“一文錢就好。他說的是五文錢可以包圓。。。”

老人這才平靜下來,看了一眼他面前的布包,裏面的餅不是很多,但看著也有七八個,於是大方的掏出五文錢道:“全買了。”

殷或默默收了錢,等他拎著野兔子和餅走了才問道:“餅這麼便宜?外面也要兩文錢一個吧?我這餅用的素油,裏面還放了不少肉,因為這裏濕氣重,我還讓人將花椒碾碎加了進去,可以驅寒的。”

他道:“我算過,五文不算貴。”

花椒不便宜,肉也不便宜,就是素油,在這個地方都有些小貴。

白善:“我知道,但我怕他打你。”在這小鎮上或許有願意花五文錢買一個餅的人,但絕對不是這位老丈。

“反正餅賣出去了,你就說你高不高興吧?”

殷或想了想後點頭,“感覺還不錯。”

於是殷或主動道:“走吧,為了慶祝今日總算把東西賣出去了,我請你們去飯館吃飯。”

鎮上只有兩家飯館,且還在對門。

殷或都沒選擇,徑直帶他們便朝其中一家走去,他們剛到這地方時就把兩家飯館都吃過了,甚至這麼長時間下來,凡是在集市上賣吃食的,他們都光顧過了,自然知道誰家的口味怎樣。

飯館只有一個大堂,大堂裏只放了五張桌子,桌子和桌子之間的間隙很小。

一行人看了看,便囂張的在正對著門口的一張桌子上坐下,這樣一扭頭就能看到街上。

此時已是初冬,這邊在繳納完秋稅後就沒什麼事情忙了,因此上街的人還不少。

周滿他們很不客氣的點了店裏最好的幾道菜,嗯,店裏統共也只有幾道菜而已。

這是個小鎮,要不是因為邊上有兩座還算聞名的山,連這兩個小飯館都開不起來。

周滿將店家上的白米飯給明達一碗,道:“這裏的米飯很好吃,比關中的要細,也要軟香,我吃著挺好,你可以嘗嘗。”

因為只有他們這一桌客人,所以店家上菜還算快,都是簡單的蒸炒煮。

明達吃了一口,嗯,這手藝很一般,不過米飯的確好吃。

“這米關中不能種出來嗎?”

周滿道:“只怕是地域氣候的原因,這邊也種新稻種,但我了解了一下,當地人也沒放棄自己留種的稻谷,口感有些差異。”

她道:“倒是可以讓司農寺派人過來研究一下,提高一下這幾株不同口感的稻種產量。”

白善道:“這不是短期所能達到的,只能和司農寺提個建議。”

明達:“你們是想讓我開口?”

現在管理司農寺的是宗室,算是明達的堂兄。

周滿攤手,“我那大侄子提了兩次都沒通過,或許你可以提個建議,成不成的看他們自己的打算,或許因為成本太高,他們不願意也就算了。”

明達想了想後點頭,“我知道了。”

她扭頭看向門外,問道:“冬天到了,今年我們在此處過冬嗎?”

“不,”周滿道:“雖然這邊不及長安冷,甚至都不會下雪,但小雪之後還是會很冷,你和殷或身體都不好,不宜在山上過冬。”

“那……”

周滿就嘻嘻笑道:“我們去象州,那裏有湯泉,我們去住一個冬天,聽說那邊的景色也很不錯。”

明達:“遠嗎?”

“不是很遠,坐兩天車應該就到了。”這還是因為這邊山多,需要繞路,不然更快。

周滿他們計劃得挺好,等天氣再冷一些就去象州,悄無聲息的走。

他們來的時候便借口是旅客,並沒有表明身份。而這一片都是夷族,他們自理,雖有裏長,但裏長多是當地大族的族長。

見白善他們的確是一副遊客的模樣,每天就遊山玩水吃吃喝喝,所以也不太管。

但是!!!

一日清晨,有官兵和柳州刺史府的人進了小鎮,找到這裏的裏長,直接問道:“上河郡公他們在何處?”

裏長一臉懵逼,“誰?”

官兵頓了一下後道:“前相白公,你們不知道嗎?他在此處住下了,在一處什麼長獨山的地方。”

裏長就楞楞的指了一個方向道:“長獨山在那兒,不是,那上面哪兒有人住?山下倒是有個村子,但離著也不近……”

還是裏長的兒子反應過來,悄悄提醒了一下他。

他這才想起來,“哦,幾個月前倒是有人和我招呼過,說要在長獨山上修建一個給獵戶落腳的地方,那是一行遊客,他們只住一段時間,等天氣暖和了就走,說好了的,那房子是要留給我們這兒的人的……”

官兵一聽就覺得是前相白善,也只有那些有錢有閑的人有如此情趣,忙道:“快帶我們去,陛下有口諭,送了東西來給他們。”

裏長就一臉恍惚的帶他們去長獨山,等他氣喘籲籲的領著他們爬到山上,在心裏感嘆都是一群怪人,竟喜歡在山裏住時,便看見拐彎入口已經有人候著了。

對方迎上來,行禮過後看向官兵,“你們是誰,為何而來?”

為首的一人拿出一封公文道:“殿中省的,陛下派我等來給公主送信,送東西,還順道把嶺南要進貢的一些瓜果送來。”

裏長再次瞪大眼睛,不是郡公嗎?

怎麼又變成了公主?

那人接過公文掃了一眼後還回去,側身道:“公主和駙馬在裏面,隨我來吧。”

官兵們上來時擡了不少東西,足足三個箱子呢。

周滿他們今日想吃豆腐,所以拿著泡好的豆子下山去磨成了漿水,此時正在廚房艱難的煮豆腐。

當然,主力是白善和白二郎,周滿和明達殷或在一旁幫倒忙。

周滿理論知識特別豐富,旁觀經驗也多,說起做豆腐來是頭頭是道,但就不能詳問。

比如,煮豆腐時加入鹵水適量後攪拌,那適量是多少?

周滿只記得大嫂做一大桶豆腐時加的是三分之一碗的鹵水,但那桶是他們家的桶,碗也是他們家的碗,現在用的……它們長得不一樣啊。

而且攪拌到什麼程度?

火要大要小?

白善見她也是紙上談兵,幹脆就拿過她的配方自己琢磨起來,反正不管做成什麼樣,最後出來也都是他們自己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