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2

白善和白二郎就打了一桶水。

周滿拎了木桶的另一邊,和白善一起擡著往外走,“走吧,正好餓了,回去讓西餅做好吃的。。。”

白二郎和殷或提了另一桶,明達對此很好奇,因此強烈要求跟著擡了一段,水灑出去不少。

等回到屋子,白二郎他們那桶水就只剩下一半了。

周滿是很服氣的,“你們是怎麼辦到的?好歹剩個三分之二呀。”

明達不好意思的笑,白二郎則問道:“為何不挑著走?拎著本來就容易灑出來。”

白善:“因為是你要擡的。”

白二郎:……

殷或擰了一下被水澆濕的衣袖,不在意的道:“去換衣服吧,有朋自遠方來,今日高興,中午喝酒吧。”

周滿精神一振,想到自己怎麼喝也喝不完的梅花酒,立即點頭,“對,今天我們喝酒。”

可惜這酒最好還是沒能喝完,明達和白二郎就只肯喝一杯,多的再不肯倒了。

周滿只能惋惜的把剩下的酒收起來,白善見她失望,便道:“要不下次去趕集,你把酒也帶上?說不定能賣出去呢?”

周滿精神一振,“這個主意好。”

白二郎問,“這邊集市的東西齊全嗎?”

周滿:“一般一般吧,比大梨村的要齊全一些,畢竟那是個鎮,但多齊全也不至於。”

白二郎好奇,“你們賺多少錢了?”

周滿白善和殷或都沈默了。

白二郎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若有所覺,“你們……不會一文錢都沒賺到吧?”

殷或:“我是沒在這種集市上擺過攤,所以好奇一試,貴在參與。”

白二郎就問白善和周滿,“那你們呢?”

他們可是有過不少經驗的。

白善道:“人生漫漫,何必那麼著急?順其自然,心裏高興就好。”

白二郎嫌棄的撇撇嘴,“說白了就是賣不出去唄,你們是不是定價太貴了?”

周滿道:“我的藥材已經很便宜了,而且都是炮制好的,比藥鋪裏賣的要便宜好多呢,就是可惜,他們不識藥,所以賣不出去。”

“誰沒事在大街上買藥啊,”白二郎好奇的是,“怎麼野味也賣不出去?”

白善攤手,“或許是因為我夾在他們二人中間,他們的東西賣不出去,我的自然也就賣不出去了。”

“那你還擺在他們中間?”

“有什麼關系?”白善不在意道:“反正我們人多,野味又不多,總能吃得完的。”

說白了,他們就是找個理由去集市上蹲著擺攤而已,又不是真的為了賺錢。

明達很喜歡他們的這種狀態,躍躍欲試,“下次集會我也去。”

周滿一口應下。

於是村鎮裏的村民們就發現擺攤的呆子又多了兩個。

雖然他們占的位置不是很好,但五張小凳子排排坐著,一下就占了不少位置的攤位,就……很吸引人的目光。

如此兩次,終於有人忍不住上來與他們搭話,“郎君,娘子,你們這樣擺攤是賣不出去東西的,要吆喝。”

明達和白二郎擡頭,一臉迷茫的看著眼前的老人,聽不懂他的話。

白善微微一笑,用有些別扭的方言回他,“沒關系的,有需要的客人自會上門來,而且我們吆喝大家也未必能聽懂。”

白二郎這才後知後覺,“他們不會說官話呀。”

明達:“難怪你們不吆喝。”

周滿搖頭,“倒也不是,我們來這這麼久了,雖然還有許多話不會說,但吆喝的方言還是會的,我們不吆喝,主要還是不想開口。”

不過難得有人找上來和他們說話,周滿幹脆拉住老丈說話,“老丈,我每次趕集都看到您在對面的包子鋪裏吃飯,這是家裏不做午食嗎?”

老人勉強聽懂了她變形的方言,指著包子鋪回道:“我女兒家。”

周滿一聽,合掌笑道:“原來是包子鋪的嶽丈啊,您女婿的手藝不錯,我每次下山來也都要買他家的包子吃……”

倆人就這麼用方言你一言我一語的聊起來,於是老人知道了周滿他們是京城來的旅客,只是覺得這裏的景色好看,所以在這住一段時間;

周滿則知道了他有六個女兒,沒生出兒子來,他女兒們都嫁在附近,他就一個月去一個閨女家吃飯,其中他最喜歡來這六女兒家,因為他這六女婿的手藝最好,也不會短了他的吃喝。

殷或坐在一旁楞楞的看著,雖然已經熟知周滿的……親和,但見她這樣輕易的就與人打成一片,他還是目瞪口呆。

白善也收回微微驚訝的目光,從殷或的攤位上拿了一個餅撕開,給了周滿和老人一人一半。

於是倆人拿著被分半的餅聊得更熱鬧了。

最後周滿趁機推薦了一下自己的藥材,“這些藥材都是山裏的,現在天氣漸冷,我看過不多久就要降溫了,要不要買些藥回去防寒?”

“這是黃芪,這是白術,這是防風,都炮制過了,拿回去熬水喝,可以預防時疫的。”快入冬了,天氣一冷,打噴嚏咳嗽的人就多,這藥是預防所用,生病初期也很有效。

周滿從山裏挖的藥材不少,但擺到攤位上的大多都能成方,這樣買藥的人來了,她還能幫著配一配,不然除了藥鋪的人,誰還單獨買一味藥不成?

可惜了,老人堅決不上當,這買什麼不好,怎能買藥呢?

不過他們聊了這麼久,已經有一些交情了,又吃了人家半個餅,什麼東西都不買好像也不好,於是他左右看了看,最後指著白二郎跟前的野兔子和殷或眼前的餅子道:“不然我買這兩個吧。”

白二郎精神一振,看了白善一眼後哈哈大笑起來,拎著野兔子就塞老人手裏,“便宜給你,就……二十文好了。”

這麼肥的野兔子,還有毛皮呢,二十文的確是便宜了,老人高興的笑瞇了眼。

今天早上為了讓白二郎和明達面前的攤位不空著,特意分了一只野兔子給他的白善:……

殷或的表情也有些空白,他在這裏擺攤前後快一個月了,一次都沒開張,這就……莫名其妙的開張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