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1

皇帝輕哼一聲,將信折起來又塞回信封。

吳公公便笑了笑,別看皇帝一副嫌棄白駙馬的樣子,這麼多公主駙馬裏,他最滿意的還是這位白駙馬。。。

便是自己親自為女兒挑選的新鮮駙馬都不及這位駙馬得心。

眾多駙馬中,能對公主始終如一的,要麼是才華有限,性格懦弱,不及白駙馬不卑不亢;要麼是誌在仕途,需要維持和皇家的關系;

而大多數駙馬,即便沒有妾侍,屋裏的人也不會少,當然,也沒少求取仕途。

像白誠這樣,既是進士出身,又矜貴驕傲不在意仕途,一心只為公主的,這麼多駙馬中也就只他一個而已。

而且白駙馬和公主是真的琴瑟和鳴,雖然皇帝總是嫌棄白駙馬胸無大誌,但心裏是高興他能婦唱夫隨的。

皇帝把信塞進去後便道:“讓公主府把收到的東西送到宮中來,讓侍衛們去送東西,將這信交給公主。”

顯然是要斷了白小郡公求救的後路。

當然,這是後話,此時,白二郎和明達剛到地方和周滿他們匯合。

周滿直接收了攤子,斜對面總是被他們關照的包子攤忍不住問,“這麼早就收攤了?”

周滿笑瞇了眼,“有朋來,高興,不賣了。”

旁邊攤位上的人想,那也得賣出去啊。

這三人最近幾次集市都來擺攤,但東西就是沒人買。

反正周滿他們樂意,一群人高高興興的收了攤子回家。

白二郎和明達只帶了一個大宮女跟他們走,讓其他人留下,回頭把東西給他們搬上去。

等他們終於氣喘籲籲的爬到山上,白二郎話都說不明白了,“你,你們為何這麼想不開,要選在這麼高的地方建房子?”

白善嫌棄的看他,“是你疏於鍛煉了,你看殷或,雖然氣喘,但也不似你這樣。”

而最近沒少上山下山鉆林子的白善和周滿只是氣息微急,看著沒多少變化。

白二郎就扭頭看向殷或。

殷或對上他的目光,微微一笑道:“山並不高,的確是你疏於鍛煉了。”

這裏的山多,但其實並不是十分的高,而且一個山頭疊著一個山頭,是斜斜向上的,所以只要控制一下速度,爬山並不累。

周滿示意他回頭看,“這就是我們定在這裏的原因。”

白二郎回頭,只見身後的山峰間雲霧飄動,今天的陽光並不是很好,因此雲霧不散,但照射在山間,映得雲霧下的樹尖泛著淺金色的光芒。

他一時看呆了。

白善有些自得,“怎麼樣,好看吧?”

他道:“這個位置我們可是挑了一天,在這兩座山間來回比對過才選定的。”

而這一處景色,是他們第一次到時聽人說起,特意過來遊覽的,“這兩座山是以山間數不清的野石榴聞名,每年的三四月間,這兩座山半山都是各色石榴花,極絢爛。”

“來了才發現,它不僅半山腰以下的那些石榴花好看,雲霧也不錯,”白善道:“這裏氣候濕潤,濕氣重,所以除非陽光燦爛時,不然雲霧不散,而不管它散或不散,都好看。”

明達:“你們倒是會找地方。”

這裏的確不錯。

等繞過一個彎道,看到建在山頂下的屋子,和房屋前面延伸出去好大一塊平臺時,明達和白二郎都服氣的說不出話來。

周滿道:“也不知道你們要來,不過房屋還是有的。”

下仆們擠一擠便能擠出一間房來,當時他們修建時便往開闊了修,所以不論是正房的三間,還是左右廂房,那都是很大的。

周滿讓西餅收拾他們的東西,等騰出房間來他們就搬進去,把正房讓給明達和白二。

明達忙道:“不必,如此搬動太過麻煩,收拾出來我們住在廂房就好。”

周滿就要反駁,白二就不在意道:“你們是主,我們算客,哪有客人住正房的,就這麼吧,反正我也沒少住廂房。”

白善笑道:“你們看看還有什麼缺的,趁著日頭還早,讓他們下去買,不然今晚就只能將就著過了。”

“將就便將就吧,”白二郎並不以為意,他對他們在信裏說的溶洞特別感興趣,興奮的問道:“溶洞在何處?家裏還缺水嗎?不然我去打水?”

於是白二郎和白善便拎著木桶出門,周滿和明達殷或跟在後面,“往下去一些,轉個彎就是了。”

進了溶洞,明達不由道:“夏日來此避暑倒是極好。”

白二郎已經拎著木桶興奮的朝那滴答滴答的水池去了,只見池子底下是石頭,四周也都是石頭,頭上也是石頭,有一根石條垂下,正滴答滴答的往下滴水滴。

白二郎看著稀奇,“就憑這滴答滴答的水滴就能存下這麼多水,你們用了這麼久竟然也不完嗎?”

“你看,”白善指了池子邊上的幾條石縫給他看,那幾條石縫一直往下延伸進池子裏,“有水從這石縫裏滲出,一開始我們還以為池子的水不溢出來是從這石縫裏漏下去,後來打水多了,池子的水下去了一些,我們才發現這石縫是往外滲水,不過它是從哪裏滲走就不知道了,我們暫時查不到。”

這池子不大,但也不小,而且還深,白善曾經好奇的赤足往裏走過,但也只走了三步,最後用一根木棍探了探,發現這池子足有一人多深。

所以白善嚇唬白二郎,“你打水的時候最好小心些,要是摔下去,那可就沒命了。”

白二郎不服氣的哼了一聲到:“我又不是不會水。”

白善就示意他去摸水,白二郎伸手碰了一下,高興的將水招起來,“清清涼涼的,這水可真好,明達說的不錯,夏天來這裏避暑一定極好。”

白善和周滿就以一種關懷的目光看著他,“這麼冷的水,你掉進去確定自己能起來?而且這石壁光滑,可不好起。”

殷或輕咳一聲,“站在邊上打水,也不一定就會摔下去,你們不要嚇唬他了。”

明達抿嘴一笑,催促道:“快打水吧。”

------題外話------

接下來要寫他們遊覽天下的經歷,因為不是一個人,所以很難定性是誰的番外,番外名就先這麼著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