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殷或8

殷或興致起來,指揮道:“把顏料和筆墨找出來,我們出去作一幅畫。”

殷或在等天邊那一抹夕陽,他決定明天再畫一幅朝陽圖,正好與之對稱。。。

他正畫得興起時,周滿和白善一身濕漉漉的回來了,身後還跟著提著桶的兩個下人。

西餅看到周滿濕成這樣,忙小跑著上前,“娘子,廚房還沒開始燒水呢。”

周滿:“沒事兒,現在燒上,我們先去換衣裳。”

他們今天是滿載而歸,不僅撈了一桶的魚,她還渾水摸魚在桶裏抓了兩尾不一樣的給科科,誰都沒發現。

除此外,還有那暗河裏的一種細螺,三種不一樣的水草,還有長在濕潤巖壁上的菌子,周滿都摘了。

借著白善的掩護,她把這些東西都收錄了。

周滿喜滋滋的換好衣裳和白善出來時,殷或的畫正在收尾,倆人湊上去看,只見他畫上的夕陽絢爛,橙得發紅,生機盎然。

白善問:“這個調色……”

“如何?”殷或道:“這是我之前調的,這個顏料可不好做,當時做出來的時候我就在想,用它來畫夕陽是最好的。”

周滿:“這樣的夕陽可不多見,像是雲下燒了一把火,把它給燒紅了。”

殷或只問,“好看嗎?”

周滿不能違心,因此肯定頷首道:“好看。”

殷或任性道:“好看就行。”

下仆們已經熱火朝天的幹起來,準備晚食的、燒水給他們沐浴的、整理內務的……

因為今天算是喬遷,所以飯食準備得特別豐盛,西餅還把周滿以前感興趣釀的梅花酒給拿出來了。

殷或看到那一小壇梅花酒,半晌說不出話來,“出門在外,為何還帶了酒?”

周滿就一臉惋惜,“這是花酒,不能留太久,家中無人愛喝,倒了又可惜,就剩下幾壇子了,出門的時候又走的水路,行李帶上方便,所以我就讓人帶上了。”

殷或就用手擋著臉道:“可惜我不勝酒力,今晚我就看著你們喝吧。”

白善:“秋風瑟瑟,夜裏寒涼,不好吃太多酒,我們就喝一杯吧,剩下的收著,下次有客人來了拿來待客。”

殷或一臉“你無理取鬧”的表情去看白善,拿這樣的酒出來待客,禮貌嗎?

周滿懷疑的看著倆人,“難道我釀的酒不好喝嗎?”

她道:“我喝過了,甜絲絲的,一點兒酒味也沒有。”

白善:這就是最大的問題啊,哪有酒卻沒有酒味兒的?

殷或微微一笑道:“或許可以留著給白二,他近來不是愛飲酒嗎?”

“他?”周滿嫌棄道:“他家老二現在調皮得很,我們出京前他就說要與我們一起,結果我們出門了他和明達被絆住了;我們剛到嶺南的時候,他寫信來問地址,說和明達就要來了,結果這都半年過去了,半個人影也沒見。”

她道:“等他來,只怕這酒都散幹了。”

所以這是什麼酒啊?

殷或端起碗喝水。

周滿打開酒壇子,倒出一壺來交給西餅,讓她去熱酒,“怕涼,我們喝熱酒好了。”

殷或便看向白善。

白善沈吟片刻道:“算了,還是喝冷的吧,你這酒需要冰著喝才有滋味。”

周滿一拍桌子,高興的道:“我也是這麼認為的,熱了喝總覺得太甜了,那甜味還不太好。”

白善都沒忍住,一臉無奈的道:“你竟然知道,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呢。”

周滿拎起酒壺給他倒了一杯,“我知道這酒和大嫂釀的不能比,可這梅花是我們冬天的時候一朵一朵收起來晾幹後釀造的,倒了實在可惜,嘗嘗吧,嘗嘗吧。”

周滿自己也喝了一杯,雖然不太好喝,但梅香清冽,當飲料還是可以的。

周滿一邊喝一邊和西餅道:“明天做些酸梅湯,那個好喝。”

殷或就笑出聲來。

在山上的日子輕松愜意,白善和周滿熱衷於在山林中探險,隔三差五的鉆到山林裏去,殷或沒這個愛好,他就喜歡坐在屋前的石頭上觀雲海,有時候一只停駐在樹上的鳥都能叫他看半天,心中愉悅且平靜。

偶爾他們也結伴到附近的村鎮上去逛集市,殷或突然就喜歡上了在集市上擺攤。

白善見他喜歡,便和周滿從山裏拿出各種東西給他,偶爾陪著他蹲在集市上擺攤。

攤位上他們什麼都賣,殷或喜歡讓下仆做些吃食放在攤位上,還有他們從河裏撈的魚,山裏打的獵物,以及周滿挖的草藥。

其中以草藥最多。

周滿本來不想挖的,那些草藥科科都收錄有了,但山裏的藥實在是太多了,她走幾步就能看見可以入藥的植物,有些還是一叢一叢的長著,現在又是秋天,很多藥材都結果可入藥,看見那滿樹的藥材,她不摘,過不了心裏那關啊。

實在是太多了!

摘出來,不處理一下則對不起她的手藝,所以周滿拿出來的藥材都是晾曬或炮制過的。

山屋裏的東西也越來越多,各種炮制需要的東西,他們買了不少回去。

花費的錢多了,周滿就心疼了,雖然走的時候她可以把這些工具悄悄的塞進科科的空間裏帶走,但是不賺回來她還是不甘心。

所以他們就每隔三天都趕著大集的日子下來擺攤。

落在附近村鎮居民的眼中,只覺得他們……不太正常。

實在是這三位雖然穿著細布衣裳,但看衣裳上的暗紋便知不便宜,也和他們一樣拎著小矮凳坐著擺攤,但身後還跟著兩個下人呢。

誰出來擺攤還帶下人的?

而且三人擺攤也不急,既不叫賣,也不心急,坐在小矮凳上拿著一本書,睜著一雙眼睛看來往的人一過就是一天。

吃食賣不出去他們就自己熱一熱吃了,拿來的獵物和藥材又重新拿回去……

一群怪人!

好面子不要來擺攤啊,連叫賣都不會。

其實村民們都誤會他們了,三人不叫賣,除了殷或是不好意思開口,周滿是自覺自己炮制的藥材極好,舍不得賤價賣給不識貨的人,想著沒人買,她正好有理由收起來,下次路過大的城鎮找了藥鋪醫館再出手。

白善則是不喜說話,當左相的時候每天要說很多話,尤其近年來常和皇帝爭辯,所以他現在不是很喜歡費嗓子的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