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殷或7

周滿“噓”的一聲,示意他聽,“不止呢。”

殷或仔細的聽了聽,還是只聽到水滴的聲音,“除了水還有什麼?”

“還有水,”白善含著笑意道:“你沒聽出來嗎,這不止一滴水落下的聲音。。。”

殷或扭頭去看那不斷滴落在池子裏的水滴,仔細一聽,果然除了它滴落的聲音外,還有別的滴答聲。

他驚訝的看著倆人。

白善這兩天都陪著周滿過來打水,也是才發現的。

他指了一面墻道:“聲音是從裏面傳出來的,我和滿寶懷疑裏面是中空的,可能還有一個洞,不過我們不好打破這裏的平衡,所以沒動。”

世間萬物自有它運行的規則,他們貿然打破,誰知道會不會惹來禍端?

萬一石墻後面全是積累的水呢?

他們一打破,嘩啦啦的流出來,天知道他們會不會被一股腦的沖到山下去?

只是略想一想他們就膽怯了,命那麼重要,他們還是很惜命的。

周滿倒是知道墻後面不是水,但她為什麼要去打破這堵墻呢?

殷或把耳朵貼在墻上聽了許久,下結論道:“裏面不是水,但滴下來的水滴的確不少。”

他若有所思,“看來山下一定有一條暗河,這麼多的水不可能沒去處。”

周滿問,“你想去找一找嗎?”

殷或問:“我為什麼要去找?”

“人都有溯源的欲望,我就曾經一度想順著山挖下去,看一看這水是怎麼走的,要走往何處,還要再往上看一看,這滴答滴答下來的水到底從哪兒來的。”

殷或:“……難怪戒嗔大師最喜歡你。”

周滿:“……不是因為我醫術高超,人美心善嗎?”

殷或搖頭,“因為你們一樣吧?”

一樣喜歡尋根究底,一件事,非要問到底,若是無人回答,一個是悶在心裏暗暗琢磨,一個則是……

殷或上下打量周滿,憂慮道:“你不會真的想要去找暗河,還要去找水源吧?”

“這樣做的話,可能需要破壞一下現在的平衡,我是那種破壞環境的人嗎?”

周滿保證自己不會胡來,然後在科科的指點下四處亂逛,亂挖,某一天,她在山下一個洞裏折騰,然後就進到了一條暗河裏。

殷或不在,只白善跟在她身邊。

白善舉著火把默默地扭頭看她。

周滿:“我說,我就是想抓條魚你相信嗎?”

白善:“你想吃魚?還是小嶽父想要?”

“有多的,我也想嘗一嘗的。”

周滿的這個回答白善就瞬間明白了,於是舉著火把在水面上照了照,偶然間瞥見有一閃而過的魚尾。

白善收回火把道:“我們抓不到,回去叫人。”

白善牽著周滿的手回去。

山上的房子已經建好了,仆人們正拿著艾草和香木熏房子,把潮氣熏掉,晚上他們就可以搬進去了。

殷或則坐在一棵樹下的躺椅上,手上還拿著一本書正慢悠悠的翻著,見倆人褲腳和衣角皆濕的回來,他就合上書,“你們這是又去溶洞裏折騰了?”

白善:“她找到了暗河。”

殷或挑眉,似笑非笑的看著周滿,還說不會尋根究底。

白善道:“河裏有魚,看著特別好吃,我們打算抓幾條來嘗嘗。”

殷或就問:“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我帶幾個人下去就行。”白善左右看了看,問道:“床都組好了?”

“好了,都放到屋裏去了,只等熏過房子就能把被褥和用具都放進去。”

白善很滿意這個進度,便選了兩個水性好,手又夠快的下人下去。

周滿興沖沖的跟著,那河裏可收錄的東西不止一種魚,還有扒拉在河底的水草都稀有,據說是變異了,可以值不少積分。

最近莫老師那邊的研究室裏研究出了針對基因缺陷的修正藥液,說是修正藥液,其實只是平衡基因,使其顯性的缺憾基因達到一種平衡,並不能完全修復。

莫老師說,要想研究透徹,只怕還需要不短的時間。

但這也是一個進步,平衡基因,至少能讓缺性基因對身體的影響減弱,不僅能延長病人的壽命,也能使身體從病態恢復到一定程度的健康。

就是研究室才出品,太貴了,而且還不是誰都能買到的,需要審核資質。

周滿作為隕石提供者之一,她是有申請資質的。

而她這裏有個基因缺陷的病例也是那邊眾所周知的事,她申請的話,成功率還是很高的。

除了給殷或買藥外,周滿還想多存一些積分為未來做準備,她想和白善出海去,有積分,萬一遇到危險,她能從商城裏買救命的東西。

比如她只在百科館裏見過的,據說可以在海底遨遊的膠囊船,就是太貴了,尤其是她買還得付一大筆科技稅。

不過好想買啊。

咳咳,當然,不遇到危險,她是不會浪費積分的,錢這東西一定得用在刀刃上才行。

她還年輕呢,不知道要作多少年,這積分只能靠自己攢,所以得省著來。

殷或完全不知道他們要抓的魚還關系到他的身體健康,所以優哉遊哉的看著他們下山去,他收了書去看他們的房子。

這房子修得很務實,正中三間房,中間是堂屋,左右兩邊則是住的房間。

左邊是殷或住的,右邊則是白善和周滿的房間。

順著正房往下,特意空了一條道出來,左右兩廂也都是三間房,就是他們的下人住的,以及柴房和廚房。

殷或去看他們房間裏的擺設。

因為是在山上,路不好走,馬車基本上不來,只能靠馬和騾子馱運,所以屋裏的東西不多。

桌椅板凳這些東西都是分開運上來後木匠組裝的,木料都一般,但該有的都有了。

殷或走到桌前,伸出手指按了按,看向窗外。

白善設計這間房時特意讓人給他開了一扇很大的窗戶,讓他一偏頭就能看到外面的山崖雲海。

殷或忍不住一笑,“在這樣的地方住久了,心不僅平靜,還會開闊不少。”

長壽抱了被子進來給他鋪床,聞言道:“郎君要是喜歡就多住一段時日唄,我們費了這麼大的功夫把房子建起來,可不能浪費了。”

殷或頷首,“也好,便多住一段時間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