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殷或4

女官道:“周署令,這是戶部的公文。”

“放著吧,”周滿依舊埋頭苦寫,見她沒動靜,便擡起頭來看,見是武女官,她就放下筆笑道:“原來是武女官,怎麼勞動您親自來送公文?”

武女官笑道:“周署令,這是白尚書親自寫的公文,讓下官務必交到您手上的。。。”

周滿楞了一下後接過,打開公文便看到了夾在裏面的信,她打開看了一眼後便笑道:“勞煩武內官,公文我收到了。”

武內官行禮後退下。

周滿看了眼桌子上還未處理的公文,翻開挑選了一下,把可以帶出宮的公文塞進寬大的袖子裏就走。

唉,回家還要加班,好累哦。

殷或和白善已經轉移陣地,馬車從戶部門口停到了宮門口,周滿一出來就能看見。

她今天是騎馬來上衙的,白善提前把她的馬領出來,看見她出來便揮了揮手,笑道:“殷或請客吃飯。”

周滿雙手交握在身前,慢悠悠的上前,“國喪期,吃什麼?”

殷或側開身,讓她上車,“吃素。”

周滿扶著白善的手先上車,三人在車裏分上左右坐好,她才問,“是戒貪做的素食嗎?”

戒貪是護國寺的和尚,一直在廚房做菜,某一天,他春心萌動,生了想要娶妻生子的想法,殷或也不知道從哪兒知道的,就請了他下山給他做廚子,只是簽用工的契約,殷或把他新娶的媳婦也給養在了府裏。

不過他做的素菜是真的好吃呀,周滿和白善為此沒少去他府裏蹭飯吃。

縣子府的牌匾被摘了下來,上面現在空落落的什麼也沒有,正門緊閉,東西角門卻開著,其中東角門進進出出不少人。

他們從西角門進去,府裏還算安靜,白善道:“還以為你這兒熱鬧,你素來喜靜,我和滿寶還猜你會不會搬到寺廟裏住一段時間呢。”

殷或道:“本是有這個打算的,但你不知道,我姐姐們最近熱衷給我府裏添東西,我怕我走了再回來,這府邸就不似我現在住的了。”

他還是更喜歡自己現在的擺設。

殷或問道:“你們要去看並過來的府邸嗎?”

周滿一口應下:“好呀,”

殷或就帶他們過去,“並過來的宅子許多年不住人了,裏面許多地方需要修繕,房屋不住人,簡單的修好就行,只是這沿路的走廊,園子和後面的花園,我想都用起來。”

殷或雖然喜靜,但偶爾也會出來走走,府邸大也有大的好處,到時候將兩邊的園子連起來,再布置布置,可觀賞的地方就多了。

看到他們拆出來的斷墻,周滿“哇”的一聲,“這斷墻好好看呀,可以在兩邊種上會開花的藤蔓。”

白善也點頭,“顏色也可以搭配一下,五顏六色都上,我隱約記得有紫色和藍色的藤蔓花。”

殷或頷首,“我也是喜歡那樣的冷色,所以才想找子謙問一問。”

論對植物的認識,滿朝文武怕是無人能及周滿。

周滿眼睛發亮的道:“我知道呀,我還有呢,回頭我取了來給你選。”

如今商城裏植物的基因穩固了許多,變異的方向少了很多,而她的花園裏也養有許多挖回來的花花草草,其中不乏有滿足殷或要求的植物。

不過……

周滿試探性的問他,“你是想要常規的花草呢,還是想要不常規的呢?”

殷或就笑出聲來,“知我者你們二人也,我的確是想要不常規的,你們以前給唐學兄的那種牡丹花樹,我也是不介意來幾株的。”

周滿就明白了,“你這是打算把自己的花園養成奇異花園嗎?”

殷或笑道:“不過是散心之用,我這府裏少有外人來,便是雜亂奇異些也不要緊。”

殷或家裏聚會是回殷府,他一不辦宴席,二沒有很多朋友,所以他這府邸除了白善幾人偶爾會來外,便是他父親和姐姐們也很少來。

隔壁府邸荒廢多年,除了幾棵大樹外,其他的地方都是雜草叢生,基本都要拔了另種。

周滿在一塊清理出來的空地上停下腳步,指了道:“在這裏種上一片牡丹,來年開春開花,一定極漂亮。”

殷或點頭,“牡丹我喜歡大朵的,我記得你花園裏就有許多。”

周滿特別大方的揮手道:“我回頭挖了給你送來。”

“還有那奇異的,會變種成刀砍不死的牡丹樹……”

“給你,都給你。”周滿笑瞇瞇的,“我還有會變種的梅樹,你要不要試試?”

白善忍不住摸了摸她腦袋,周滿喜歡梅花,曾經感興趣的拿回來一株梅花,據說是花一開,顏色多樣,囊括了所有梅花的顏色,極為絢爛和稀奇。

第一年的確如此,第二年也還好,但到了第三年,梅樹開的花就越來越稀奇,或許是因為那曾經是栽種在陰間的樹,總是有些奇異之處的。

當時正巧先帝病重,這樣奇異的樹開在他們家的後宅不算好事,所以白善和周滿就連夜把樹給砍了。

好在他們家下人少,花園一直是鄭氏親自帶人打理,下人口風緊,因此沒泄露。

現在先帝駕崩,一切已經塵埃落定,顯然周滿又動了要種梅樹的念頭。

“到時候我家種一棵,你家種一棵,看它們發展的方向有什麼不一樣,”周滿道:“你也別擔心,我已經給它們的奇異找好了理由,這世上的物種嘛,就跟水稻一樣,雜交一下變異是很正常的。”

殷或不由好奇,“是不是你家後院那棵連著兩年開五顏六色的梅樹?它不是死了嗎?”

“哎呀,還是有種子的。”

殷或便點頭,“好吧。”

周滿隔天就帶著人把各種花草樹木送過來了,殷家六位姐姐默默地看著,不得不承認,她們實在追不上弟弟的審美,一時間竟不好插手了。

樹此時都還是樹,看不出有什麼稀奇來,此時的殷或還沒想到,自己將來會那麼喜歡那棵偶然間栽下的梅樹,甚至在其萬花齊放時躺在樹下安然離開這個世界。

此時,他們還在用心的栽花種樹,三個月後,國孝結束,各家堆積了半年的婚宴、壽宴等齊放。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