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殷或3

作為大宴賓客的主角,殷或卻很清閑。

他的縣子府成了伯父,好在他左右還有空的宅子,禮部也幹脆,在他旁邊選了一個空的,查過規格後就把中間的那堵墻給拆了,兩個宅邸合成一個,就算是他的伯府了。。。

就是這樣,殷家的六個姐姐還是很不滿,上門時便嘰嘰喳喳的抱怨起來,“到底不同以前了,先帝在時,誰敢這麼委屈我們殷家?弟弟你加封伯爺,禮部肯定是要另外擇一新宅子給你的。”

殷或微微皺眉道:“這是我的意思,我在這兒住慣了,舍不得這個院子。而且我就一個人,要那麼大的宅子有什麼意思呢?”

他道:“要不是不合規矩,我連邊上那個並過來的府邸都不想要。”

“那怎麼行,你不要,別人只會越發小看我們殷家,”殷大姐道:“該要還是得要,不然你脾氣太好,下次他們就專挑你欺負。”

殷或笑了笑後道:“我知道了。”

殷大姐就嘆氣,“也不知道你是真知道,還是敷衍我們的。”

等看到拆下來的那堵墻,姐姐們又生了一次氣,“這墻拆的也太難看了,那邊的府邸都空多久了,也不收拾一下就給你?”

殷或:“是我讓他們這麼拆的,我覺得這樣拆了有種斷壁之美,打算過段時間繞著斷墻種一些藤蔓,至於那邊的府邸,房屋會全都鎖上,只留下園子……”

反正那些房屋他也住不上,打掃出來也還是放著落灰,所以不如鎖起來。

不過屋頂墻壁之類的的確需要修繕一下,以後還需要人工維護。

殷或嘆氣道:“所以我說宅子大了麻煩,花銷反而大了。”

姐姐們一聽立即心疼起來,忙道:“是不是錢不夠花了?不怕,我回頭給你送些錢來。”

“正好這次要辦宴席,到時候我們塞在禮金盒裏給你送來,不記在禮單上,你心中有數就行。”

“正好這段時間國喪,你姐夫不能出門喝酒應酬,省下了許多錢。”

殷或:“……姐,我不缺錢。”

然而他姐姐們一臉憐惜的看著他,“我們知道你花錢少,但你是侯府公子,現在又是伯爺了,也不能太委屈了自己。”

“是啊,我們知道你沒別的進項,以後要是缺錢了和姐姐說,姐姐們給你拿。”

殷或見她們又是如此,便老實的閉上了嘴巴。

他知道,和姐姐們爭辯是沒有用的,因為她們只認定自己認定的,解釋是解釋不清楚的。

嗯,倒是可以請周滿過來坐坐。

說是要舉辦宴會,卻不是能一下子辦好的,一來,他並過來的府邸並沒有收拾好;二來,現在還在國喪期,不能舉辦宴會。

所以他們在等國喪期過。

先帝去世已經三月有余,新帝下詔,普通百姓守國孝三月,官宦子弟則是守國孝半年。

現在距離國孝結束還有兩個多月。

殷或一身素服的去了皇城,就等在戶部外。

白善下衙出來,看見停在斜對面的馬車便一頓。

他晃晃悠悠的過去,敲了敲車壁,已經靠在車壁上快要睡著的長壽立即驚醒,忙抹了一下嘴,“白尚書。”

他忙要撩開簾子,殷或已經推開了窗,從窗口那裏探出頭來和他說話,“下衙了?”

白善頷首。

“不加班嗎?”

白善笑道:“本來是想出去吃點兒東西就回來加班的,不過你既然來了,那便不加了。”

他問道:“你這時候過來總不能是進宮謝恩的吧?”

殷或:“陛下忙,遞上去的牌子排到了下旬,到時候才進宮謝恩。”

白善點點頭,“所以你是來找我的?”

殷或笑道:“主要是來找子謙的,只是她在宮中,我不好進去,所以便先來找你了。”

白善便道:“我替你去叫她。”

但他也沒有親自去,而是回戶部寫了封信,夾在一封給太醫院的公文裏交給內官送到宮裏去。

內官接了公文便進宮去。

三省六部的內官多為女官,是這兩年興起的,她們主要和書記員一樣做些整理卷宗,遞送文件的事。

尤其是下衙後,三省六部的官吏不好再進出宮門,此時加班,東西交給內官就是最合適的。

不過朝中對此詬病不少,這兩年內官去去來來,並沒有穩定下來。

不過戶部留了一個,她還曾是先帝的才人,先帝去後,她又轉做了太後的女官,太後便讓她到戶部來做女官。

別人或許不知為什麼,但白善知道。

說起來,這一位還和宮鬥有關系,是周滿為數不多的宮鬥經驗之一。

武女官將公文送到太醫院,周滿還在加班呢,一點兒要下衙的跡象都沒有。

新官上任三把火,新皇帝上任也是一樣的,雖然在先帝駕崩前他就已經全面接手朝政好幾個月了。

但真坐上了這個位置,他便發現自己需要權衡的東西太多了,之前因為有父皇在前面擋著,他覺得自己壓力很大,卻還能往下做。

皇帝不在了,他上位,真的直面滿朝文武和整個天下時,他才知道他還不能如他父親那樣運用手中的權柄,做到如使臂指的地步。

他必須得讓滿朝文武和天下百姓、世家豪族看到他的能力,他們才能順服他。

權衡過後,皇帝決定最先從太醫署和戶部入手。

戶部且不說,戶部前尚書是楊和書,他是先帝為他培養的人才,皇帝認為他勉強可用;

而現在接手的尚書又是他的心腹白善,所以戶部可信。

更不要說太醫署了,太醫署一直在周滿的控制中,眾所周知,太醫署就是東宮的勢力。

所以這兩個地方最好出政績,也最好收服天下百姓。

皇帝選定了這兩個地方,那白善和周滿就忙瘋了。

特別是周滿,新帝登基,為了以示恩賜,他各種頭銜就跟不要錢似的往周滿頭上砸,天知道她一點兒也不稀罕這些頭銜,她只想和殷或一樣,躺著就有閑散的爵位砸在頭上,她一點兒也不喜歡那種帶著實職的頭銜。

武女官到太醫院時,周滿已經伏案一個多時辰了,但案上未處理的公文還有十來封。

聽到腳步聲,她頭都沒擡,直接問道:“何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