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殷或2

殷家盡力讓他活著,他為殷家傳宗接代,這是他的責任,每個人都是這麼活著的,有權利,自然有責任。

他不知道殷或會因此厭世,寧願死去也不享有這權利。。。

殷禮道:“新帝登基會加恩於我,我會和陛下求恩典加封於你,縣子的爵位還是有些低了。”

這大概是他能為兒子做的最後一件事了。

若無意外,他的侯爵應該會直接交給孫子,殷或這些年一直住在自己的縣子府裏,只偶爾回殷府住一段時間。

殷家早就是他六姐一家當家做主,殷六姐的長子年紀也不小了,自出生後就是殷禮親自教導著,是一個還算合格的繼承人。

雖然殷或這幾年身體好了許多,看著不再有早夭之相,但殷禮還是會忍不住憂心。

他無妻無子,孤身一人,殷禮總有種恐懼感,若他也走了,留他一人在世上孤寂受苦怎麼辦呢?

所以他希望他能多一些保障。

“你可以從你姐姐那裏過繼一個孩子,你身上有爵位,想來她們很願意讓自己的兒子過繼給你。”

殷或拒絕了,“父親,我不喜歡養孩子。”

“那就等他們長大了過繼,讓你姐姐們給你養,到時候你在裏頭挑一個,當然,最好是從你六姐姐那裏挑。”因為她的孩子都姓殷。

殷或挑了他們,都不必改姓,直接就能繼承。

殷或:“等我快死了再說吧。”

“那怎麼行?過繼他們就是為了讓他們照顧你的。”

殷或笑了笑道:“父親,我身邊有人照顧,並不需要孩子,身後事也不必擔心,姐姐們肯定會管我的,而且,人死道消,直接一把火燒了,把灰揚了,重回天地間也很是自在,何必將自己困在這種俗事中呢?”

殷禮:“……你是不是想出家?”

殷或搖頭道:“出家和修道都只是一種形式,不必拘泥於此。”

他不是僧人,卻也能通讀佛經,也能與天下的名僧論經;他不是道士,卻也能閱盡他看到的道經,照樣能與天下的名士論道……

所以說身份都不過是個形式,得到,反而更受拘束。

他覺得自己現在就挺好,有空了便在家居住,沒空,去佛寺道觀住一段時間散散心,隨心所欲得很,反正他不缺錢,身份又擺在這裏,沒有佛寺和道觀會拒絕他。

他安慰殷禮,“父親放心,我過得很好,您看白善和周滿有多羨慕我?”

皇帝駕崩,太子登基,白善和周滿都被委以重任,倆人這段時間都忙瘋了,偶爾聚在一次吃個飯,倆人看他的目光充滿了羨慕。

殷禮這下是確定了,殷或是真的不喜所謂的成家立業,他甚至沒有這方面的欲望。

他心裏既高興又傷懷,他沒有世俗的欲望,那這樣的生活他應該是高興的吧?

殷禮精神一振,和他道:“等陛下恩旨下來我就給你們姐弟分家,到時候我多給你一些錢,就算不成家,這日子也不能混著過。”

他道:“等以後你覺得孤單了,就把你姐姐們的孩子叫到跟前來說話,從裏面挑選一個懂事孝順的伺候,哪怕只是陪你說說話也好啊。”

殷或:“有長壽呢,而且孩子也不是玩意兒,怎能因為要陪我說話就叫到跟前來?”

殷或和幾個姐姐關系還好,但對外甥和外甥女們卻沒多少感情。

一是他們很少見面;二是,他很難和這些孩子說得上話,他們的教育和他的認知有很大的差別。

他對白善周滿和白二的孩子都要更親近些,卻很難親近姐姐們的孩子。

每每想起此事,他都覺得自己冷漠無情,不顧親緣,不然面對親人,心緒怎麼會起伏越來越低呢?

殷禮也就是一提,殷或身體還好,此事還長,以後再說就是。

不過加封的事卻不能慢了。

新帝登基,一是為了犒勞功臣,二是為了新帝拉攏人心,先帝的喪禮過後,他開始計劃著啟用自己的人才,以及加封功臣。

白善和周滿就是新帝要用的自己人,給他們新的職位,這些且不說,像殷禮這樣的老臣,有加頭銜的,也有加封或者給賞賜的,全看新帝對他們的印象和在先帝時期的功績。

其中最引人註目的,除了國舅趙國公外,就是殷禮了。

趙國公是新帝的親舅舅,算外戚,太子很克制,不,是新帝很克制,在太後的建議下,他只給他加了一個頭銜,給了一些賞賜,並沒有大肆封賞。

對殷禮,新帝的顧忌少了一點兒,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殷禮沒有兒子,哦,不,是沒有兒子在朝繼承他的人脈,他孫子還小,這會兒估計剛學到《論語》呢,要出仕,最少還得十年。

殷禮在先帝一朝便以忠心著稱,他只忠於皇帝,現在換了一個皇帝,他自然也只忠於新帝。

新帝對他印象很不錯,雖然他有自己的心腹武將,但對方資歷還不夠,所以新帝只把他調到禁軍中做一個副手,統領還是殷禮。

為了穩住殷禮,他就想加封對方。

殷禮等了許久終於等到皇帝召見,他很爽快,表示會忠於陛下,不過加封他就算了,他能力有限,做統領和侯爺已經是頂點,再往上就是德不配位了。

當然了,他也知道這是皇帝看重他,為了不辜負皇帝的看重,要不您看著加封一下我的愛子?

又提了一下殷或的身體,表示他不能勞累,做不了實職,只需要有些恩德就可以了。

皇帝恍然大悟,表示明白了,讓殷禮退下。

等殷禮一走,皇帝便下旨,殷或,天子伴讀,在伴讀期間勸勉朕,使朕不敢懈怠於國事,其父忠勇,自己亦不墮忠勇之義吧啦吧啦,最後加封殷或為安寧伯。

剛接手戶部雍州刺史一職的白善聽到這道聖旨時眼都直了,不由的去太醫院裏找周滿一起用午飯。

倆人相對坐著吃宮裏給配的工作餐,兩眼淚汪汪,“羨慕。”

周滿塞了一塊肉,眼含熱淚,“太羨慕了。”

什麼是躺贏?

這就是啊。

殷或被晉升為安寧伯,殷家上下一片歡欣,然後就決定大宴賓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