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殷或

殷或從小就知道自己和別的孩子不一樣,因為他就像夏天的冰塊一樣,既要被小心翼翼的呵護著,又要防止熱化了。

似乎每一天都處在消融的危險中。。。

所有人都想他活著,祖母、父親、姐姐們,但沒人問過他,他有沒有想活著。

殷或一點兒也不想。

他沒有感覺到活著的趣味,他只感受到痛苦,在這個世界上,他沒有朋友,也不會有朋友;

他有親人,但他們給他的愛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來,他有時候甚至懷疑,他們到底是愛他,還是愛他傳宗接代的身份。

夜裏睡不著的時候,他不止一次的想要殺死自己,他想過很多種方法,都不必上吊割腕服藥這些激烈的法子,他只要輕輕的踢開被子,或是將送到嘴邊的藥倒掉,他就可以達到目的。

其實他也這樣做過的,但結果是伺候他的人被按在院子裏重罰,要不是他聽到動靜趕出去,被驚嚇得激烈的咳嗽起來,幾乎快把命咳出去,伺候他的小廝只怕要被活活打死。

但自那以後他就明白了,他的命不止是他的命,還是他身邊人的命。

他可以不在乎家人的傷心赴死,卻不能不在意身邊人的死活,尤其長壽是他親自選到身邊來的,他是他的人。

所以他覺得做人怪無趣的,生,爭不過天;死,鬥不過人。生死都不能做主,做人做到他這份上也算是千古來的頭一份了。

他本來就做好了要按照他們的安排過完這一生的準備,但是,臨到頭來,還是有些不甘心的。

好不容易做一回人,他憑什麼就臨到死都要被困在這一方小院裏?

所以在家裏準備給他說親時,他用了很大的心力才說服了家裏送他去國子監念書。

他渴求的不多,他就想出去看一看別的人,別的景,好歹,他得讓自己的心裏知道,他是在這個世界上活過的。

哪怕只有兩年,甚至是一年也好。

所以殷或第一次有規律的走出家門去國子監上學。

雖然這會讓他身體的負荷增大,每天起床都難受,但他卻樂此不疲,這讓他有一種在活著的感覺。

他感覺得到,最近送來的藥劑量越來越大,他們在等,等他的身體調理到最好的程度,等找到那個適合與他成親的人,然後成婚、生孩子……

孩子一出生,他這一生留在這世上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殷或想,他要把每一天都當做最後一天來活,在進國子監前,他沒想到會遇到像白善和周滿、白二這樣的人。

他知道外面很多人討厭他,他們不會和他交朋友,甚至不會和他有來往,他自己也知道原因。

他也從沒想過要交朋友的。

交朋友……朋友死了也會難過吧?

所以怪沒意思的,既然都知道自己短命,為什麼還要去交朋友呢?

為了騙一場眼淚嗎?

殷或自己情緒激動時,不管是悲傷還是憤怒,或是羞愧,只要情緒起伏,眼淚就控制不住的往下流,他很討厭這樣的自己,曾經和長壽私下改過。

但他情緒激動起來就是會落淚,他強忍住眼眶還是發紅,反而情緒會更激動,最後會頭暈目眩的暈厥過去。

他覺得相比於哭,那些站在他對面的人應該會更怕自己暈厥吧?

所以他只能不改了,反正對他來說,面子什麼的,他連人都算不上了,還要什麼面子呢?

可是還是很生氣啊。

尤其是因為他的緣故,他的姐姐還總是去找那些人的麻煩,不僅是生氣,更多的是羞愧了。

他都升起了不再去上學的念頭,可一想,這是他憑命爭來的機會,他為什麼不去?

他以為和白善的“爭鋒”最後會和以前那些人一樣,以白善被他那些姐姐們打敗,最後遠離敵視他告終,卻沒想到他的師姐和師弟會找上門來。

更沒想到他的師姐是個比他年紀還小的小娘子,明明比他還要小,見到他時卻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看到他後,沒有責罵侮辱他,反而語重心長的和他說,“你生病了,這是病,得治!”

殷或當時眼眶都紅了,還以為她是在罵人,但頓了一下後發現不是,她只是在陳述,是真的覺得他這是生病了。

第一次有人說他愛哭是生病,殷或好奇的看著她。

此後許多年,每每想起他們的相遇,殷或都要慶幸當年他的興起,不然他不會去國子監,也不會遇見白善,從而遇見周滿和白二。

甚至他都有些感謝姐姐們,要不是她們去堵白善,他們四人恐怕都不會有這麼多交集。

從那以後,殷或第一次在外人身上感受到了善意,和被平等對待的感覺。

原來被人這樣不“憐惜”的對待是那麼的讓人開心啊。

他很高興自己交到了朋友,他第一次覺得,原來活著的感覺還挺不錯的。

不管是白善、周滿還是白二,他們都很健康,不僅能夠跑跑跳跳,放肆的哭哭笑笑,還能拿著麻袋去套人……

做人,實在是太有趣了。

第一次,殷或有了為自己活著的想法,他想要活著,不要傳宗接代,遵從自己想法的活著,哪怕早早的死去他也甘願。

很多次,他都想和白善開口,他想把長壽送給他,身契他都裝好了,可他就是送不出去。

他到底不夠有勇氣,對上祖母期盼的目光,他說不出那句話。

最後還是周滿替他做了決定,告訴他,“只要你不成親,好好的養著身體,我能讓你多活好多年,真的。”

有了這個理由,殷或總算能試探性的和祖母開口。

只可惜祖母不信任周滿,不,她應該是不信任他。

殷或做了這輩子第三個最大膽的決定,把家裏給他熬的藥倒了,去喝周滿給他熬的藥,接受她的紮針……

這大概是他這輩子做的第二個最正確的決定了。

也是從那天開始,他偏離了家裏給他選的路,且越來越偏,最後偏到他能夠完全照著自己的想法來。

殷或曾經問過父親,“您不怪我嗎?”

殷禮搖頭:“不怪,只要你活著就好。”

殷或便紅著眼睛問,“那您以前為何不這麼認為呢?”

殷禮無奈的道:“我以前也是這麼認為的,我以為你那樣是過得最好的樣子,我不知道你那樣活著那麼辛苦。”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