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夏牧

夏牧是七歲那年才知道自己和姐姐弟弟不一樣,嗯,其實也沒太大的不一樣。

除了姓氏不一樣外,用他爹娘的話說是,“你繼承的是夏氏祖母的姓氏,你姐姐和弟弟繼承的是你白氏祖父的姓氏,除了姓和祭祀的人不一樣外,你們其實也沒什麼不同。。。”

事實也如此,他爹不會因為他姓夏就少揍他一點兒,他娘也不會因為他姓夏就少愛他一點兒。

而因為父母態度一樣,除了夏氏和白氏的人在面對他們姐弟有差別外,外面的人對他們的態度也都是一樣的。

他從七歲開始便要每年主祭,將曾祖父母和祖父母的事跡念一遍,抄寫一遍……

他一度覺得很枯燥,但日子長了,年歲越長,他越能體悟到父母讓他這樣做的原因。

這些人在族譜上只是一個個名字,一段段的故事,但他們活著的時候,卻是一段段人生。

用他母親的話說是,他們年輕時都過得太苦了,尤其是周銀祖父,他這一生都在苦難中渡過,所以作為後人,我們要把他那份幸福也要過出來,不忘他的恩義,繼承他的品德,這才是不辜負先輩。

夏牧覺得母親說得對,所以權衡在三後,他在進士科考後就跑到了劍南道做隱士,拿著進士的名頭招了許多學生,每年帶著他們這兒走走,那兒逛逛,教教學生的同時還能遊覽山水,順便傳頌一下祖宗的品格,多好的事啊。

他爹和他娘也覺得好,羨慕之下就用力的辭官離開京城了,然後就美其名曰要替皇帝看一看這四時江南,一去經年,他們這些做兒女的差點兒找不到人。

當然,這是後話了,更後話的是,他娶妻生子,綿延後嗣後,他們這一支夏氏和白氏關系密切,尤其是在他爹終於將他們這一支分宗出來,將宗祠也定在了長安之後,他們兩宗便關系密切。

咳咳,也不能不密切,畢竟他和白氏長安這一支是親兄弟不是?

雖然白長松看著比較嚴肅,但還是他的弟弟,作為兄長,他還是能暫時壓在他頭上的。

夏牧用了十年的時間,將商州和綿州的祖先墳墓都遷到了長安,為此,他花光自己存了十八年的壓歲錢在京郊買了一塊風水寶地。

他將祖墳定在風水寶地上,寶地上還有二十畝的水田,三十畝的旱地,他全用作祭田。

當他把這些事做好時,他娘感動得不行,拉著他去祭拜過外祖父母後就抱著他哭起來,然後大手一揮,把她的私房錢提前分了他一半。

“你都拿去買地、買房子吧,”周滿道:“這以後就是你的家業了。”

一旁的白長松看得眼熱不已,連忙湊上去,“娘,你看看我,看看我。”

周滿伸手將他的腦袋推開,“你還小呢,你的那份我先替你收著。”

白長松不甘心,“上次姐姐出嫁你就說私房給了她一半,現在又給了大哥一半,那我還剩下多少?”

周滿:“放心吧,我都有數的,我的私房又不是給出去就不漲了,你哥哥的不比你姐姐的少,自然,以後你分到的也不會比你哥哥姐姐少。”

白長松微微安心了點兒,不過卻歪著頭好奇問,“那我也分到以後,您的私房……”

“那自然只會是我的私房了,你們再想分,估計得等我百年後了,”周滿摸著下巴若有所思,“不過到那時我要是不喜歡你們了,分給別人也不是不可能。”

夏牧有些忐忑的問道:“比如?”

“比如別人家的孩子……”

白長松就轉了轉眼珠子問,“娘親,爹知道你有這麼多私房嗎?”

“他知道我有私房。”

“那他知道有這麼多嗎?”

周滿就一臉嚴肅,捏著拳頭威脅他,“你要是敢對嘴,以後分你的私房少一半。”

白長松就捂住嘴巴。

夏牧在一旁嘿嘿笑,他沒告訴弟弟的是,他不僅得到了娘親給的私房,還得到了老爹的私房,太祖母仙逝前也給他留了不少,前幾日知道他把自己壓歲錢都花光後,祖母也給了他不少。

所以夏牧現在很富有,富有到他現在只要一看見弟弟就是一臉慈愛的笑,讓白長松打了不少寒顫。

夏牧拍著他的肩膀安撫他道:“等過年,我給你包壓歲錢。”

白長松很硬氣,“誰要你的壓歲錢?你也沒比我大幾歲。”

夏牧直接略過他的話,和周滿道:“娘,我回去遷墳的時候發現劍南道有人給外祖父立長生牌位,所以我打算花錢在綿州和羅江縣各修建一座廟宇,打上外祖父和外祖母的塑像,讓世人想拜祭時有地方可去。”

周滿楞了好一會兒後點頭,“好,這筆錢我來出,你就只管去辦就好。”

“對了,多修一修路,”周滿道:“就以你外祖父和外祖母的名字來修,綿州和商州都修一些吧。”

白善從屋外進來,聞言道:“這筆錢我們家裏出吧。”

他對周滿道:“正好,小嶽父和小嶽母的忌日也快到了,往年都只在玄都觀裏做法事,今年遷墳,烏圓又長大建了宗祠,便大辦一場吧。”

周滿點頭,“我們自己家辦就好,別往外傳,驚動外人就不好了。”

白長松忍不住舉手,“爹,娘,等我當了族長,我能不能也給祖父立祠,到時候你們也這麼幫我。”

周滿就看向白善,似笑非笑道:“那得看你爹能不能分宗出來了,不然你想當宗子和宗族,那得打敗嫡支才行了。”

白長松就收回手,“算了,我只想當自家的族長,並不想當那麼大一個族的族長。”

等白長松終於實現自己願望時,夏牧已經當宗主很多年了。

為此,他特意把他的一串孩子領到白長松面前,不斷的在他眼前經過,“看到沒,這以後都是我們夏氏的分支,你的呢?”

白長松覺得他太礙眼,幹脆起身,“我當了族長,你那邊什麼時候開宗祠讓我進去祭拜一下外祖父和外祖母?”

夏牧大方的揮手道:“隨時都可以,我是族長,我說了算。”

於是第二天兄弟倆便各自帶了孩子跪在了夏氏的祠堂裏。

白長松深深的一拜,擡頭看著牌位上外祖父母的名字道:“外祖父,外祖母,我也當族長了,以後我會和大哥守望相助,相互扶持,將我們白氏和夏氏發揚光大的。”

一旁的夏牧道:“哦,還有周氏,不過那不用我們操心,舅舅和表哥他們太能生了,現在出生的侄子和侄孫們太多,我都已經認不全,他們根本不用我們發揚,自己就光大了。”

白長松給了不靠譜的哥哥一肘子,讓他老實一點兒。

夏牧摸了摸胸口,嘟囔了兩聲,不過還是暫時忍耐下來,和外祖父母道:“本來這麼大的事父親和母親也應該回來的,但他們出海去了,隴州那邊也是見他們越走越遠,幾乎照看不到族裏,這才同意分宗,等他們從海外回來,他們一定會來拜祭祖父和祖母的,哦,還有曾祖父和曾祖母……”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