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周銀22

夏欣哭著點頭,“娘,你還沒看到孩子出生呢,您摸摸,他現在已經這麼大了。”

夏母也很惋惜,“我看不到他出生了,也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

夏欣哭得不能自抑,但也阻止不了,夏母還是病逝了。。。

她去世後,夏衍好似被抽掉了精神氣一樣,身體也每況愈下。

周銀和夏欣都很憂心,只能不斷的讓他想一想未來的孫子。

夏欣來不及悲傷,為了父親,每日都扶著肚子去找他,讓他和肚子裏的孩子說說話。

偶爾肚子裏的孩子活潑的踢她的肚子,夏衍臉上便閃過難得的笑意,神情也輕松些,於是夏欣更喜歡找父親了。

夏衍見她肚子越來越大,肚子裏孩子的反應也越來越多,幹脆就找出幾本書來,夏欣每天躺靠在院子裏曬太陽時就拿了書讀給她聽。

別說,效果特別好,夏欣每次一聽父親念書就昏昏欲睡,然後不多會兒就睡著了。

夏衍本想不打擾她睡覺的,停了聲音正要把書收起來,就見女兒的肚子凸起一塊,看樣子似乎是孩子的小腳或者小手用力的往外按。

夏衍看得驚奇,想了想便又翻開書念了一段。

凸起縮回去,一切歸於平靜。

夏衍念了好一會兒,便又停下,便見肚子上又凸出一塊……

他來回試驗了幾次,見夏欣皺著眉要醒來,便立即翻開下一頁繼續讀書,孩子這才安靜下來,夏欣也慢慢睡著了。

夏衍抓心撓肺的想,肚子裏的孩子到底是和他母親一樣聽著書睡覺呢,還是在認真聽呢?

想完他便覺得自己荒誕,肚子裏的孩子又怎麼可能聽得懂外面的人說話呢?

但有孩子陪伴著,夏衍的身體的確好了一點兒,從秋天熬到了冬天,可惜還是沒能熬到孩子出生。

夏欣悲痛不已,在夏衍下葬後不久便提前生產,生下了一女。

因為夏衍去世,紅田村夏家幾次上門鬧事,認為是周銀不孝,沒照顧好夏衍和夏母,甚至有人惡意猜測,倆人就是周銀害死的,為的就是夏家的財產。

“我叔叔嬸嬸身體一直很好,多年來無病無災,怎麼周銀一入贅就都生病了?還前後腳病逝,要是沒貓膩,打死我都不信。”

街坊鄰居看著堵在夏家門前的人撇嘴,私底下議論道:“夏先生和夏太太身體不好誰不知道啊?”

“就是,不就是因為身體不好,他們才一把年紀只生了欣娘一個人嗎?”一人道:“當年夏太太吃了多少藥才生了欣娘啊,後來更是每年病上兩三回,我看周銀挺孝順的了,這一年為了照顧他們夫妻倆,手上做得正好的生意都讓出去了。聽我家的兒子說,他和好幾個商隊牽上了線,掙的不比夏家那點產業少。”

“我看盯著夏家財產的是紅田村那些人吧?誰不知道那邊一直想給夏先生過繼孩子的?”

“到底是窮鄉僻壤出來的,一個院子就值得人這麼爭。”

“可不止是一個院子吧?聽說還有好多地呢。”

外面鬧哄哄的,周銀翻墻從隔壁出去,找了朋友和裏正過來把人轟走,這才回家去見夏欣。

夏欣生產後臉色一直不好看,臉上不見多少笑意,總是呆呆的看著繈褓發呆。

周銀彎腰把安睡的女兒抱起來放進她懷裏,神遊天外的夏欣回神,低頭看懷中的女兒,臉上有了些活氣。

他坐在床邊,半擁著她,與她一起看懷裏的女兒,“等孩子大一些,我們帶她回去看望我兄嫂好不好?”

夏欣:“去綿州?”

“對,去綿州,”周銀捏緊了她的手,讓她的註意力落在他身上,“我們去住上兩年,我想讓你看一看我長大的地方。”

他道:“我兄嫂很好的,尤其是我嫂子,你要是見著她,一定會喜歡她的。”

夏欣有點兒害怕,“那我們還回來嗎?”

“當然,”周銀道:“爹和娘在這裏,我們肯定要回來的。”

他道:“我打算把地租給別人,鋪子交給俠叔照管,宅子也讓俠叔幫忙看一下,我們最多兩年就回來。”

到時候這些風波停了,夏欣也能從悲傷裏走出來。

這段時間夏欣的狀態很不好,周銀生怕她出什麼事。

夏欣眼眶一紅,靠進他懷裏,“好,我們去綿州。”

為了夏欣,周銀把家裏的三塊地都租給了族人,總算換得他們安靜下來,不再三天兩頭的上他家裏來鬧。

只是紅田村裏依舊各種非議不斷,周銀不敢讓夏欣回去。

等囡囡稍大一些,周銀便把家裏的現銀和地契房契等要緊之物都帶上,又收拾了一些貴重的東西托付給相熟的商行,讓他們運送到羅江縣。

他則雇了人先回七裏村,等商行把東西送到羅江縣他再去取。

因為他只帶了一個車夫和妻女上路,所以不敢帶太多貴重的東西,除了戶籍和一些路費,其他東西都交給了商行。

他慢悠悠回到了羅江縣,將錢結給車夫,他自己駕著車回到七裏村。

已經被七裏村私下認定為死人的周銀突然出現,還帶回了老婆孩子,整個村子都沸騰起來了。

周金和幾個兒子還在地裏幹活兒呢,有人鞋都跑掉了,顧不上找鞋子,直接光著腳丫子飛奔而來,“金叔,金叔,小銀叔回來了——”

周金一鋤頭差點兒鋤在腳上,他晃了一下才穩住身子,回頭失真的大聲問道,“你說啥?”

“小銀叔回來了,正往你家去呢,你快回去看看呀!”

周金扭頭去看他幾個兒子,周大郎反應過來,立即道:“爹,我也聽到了。”

兄弟幾個立即扛起鋤頭就和周金往家裏跑,還沒到家,便見到對面路上一堆人簇擁著一輛車往他們這邊過來,因為圍的人太多,驢車半天挪不動一步。

周金楞楞的看著站在驢車邊上的青年,揉了揉眼睛,要不是對方和他年輕時有幾分相像,他幾乎不敢認這是他弟弟。

村裏年長一輩的也不敢信,不錯聲的問道:“你真是周銀啊?”

周銀一臉無奈,“是啊,大有哥,我才離家多少年,怎麼就認不出我來了?”

“他肯定是周銀,”周虎將一個小少年拽過去,“看這和四郎幾乎一樣的眼睛,眉形,還有這臉,別說他們是叔侄,說他們是父子都有人信啊。”

周銀:……

一臉懵逼被拽過去的周四郎:……

周銀這才看到周四郎,上下打量過他後伸手揉著他的腦袋大贊道:“好小子,都長這麼大了?”

周金被人推上去,臉上都還是楞楞的,一臉的不可置信,“老二?”

周銀眼眶微紅,叫了一聲:“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