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周銀21

她嘆息一聲,接過周銀手中的藥包,“那我給你熬藥,以後記得喝。”

周銀一口應下,一臉笑容的謝過夏母,拉著妻子就回房。。。

他安慰幾乎快要落淚的夏欣道:“別難過了,我是贅婿,從來只聽說有生不出孩子被休的妻子,沒聽說過生不出孩子被休的丈夫,如今你是戶主,我還得求著你不要休了我呢。”

夏欣被他逗笑,卻又實在傷心,又哭又笑道:“你又來逗我。”

周銀就拉著她笑道:“你就說你開不開心吧?”

夏欣輕輕地“嗯”了一聲,不過很快又憂慮起來,“你把問題攬在自己身上,萬一爹娘說你怎麼辦?”

周銀道:“爹娘通情達理,疼我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說我?”

“那外面的人說你怎麼辦?”

“我不在意他們的說辭,而且我皮糙肉厚,不懼他們說,倒是你,你臉又白又嫩,我可舍不得讓他們說。”

夏欣嗔了他一眼,不過的確高興起來。

夏母每天熬了藥送到屋裏給周銀,周銀吹涼後給夏欣喝,不管是夏母還是夏衍,他們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當不知道此事。

見女兒臉色紅潤,每天都開開心心的,夏衍和夏母都很慶幸當時的選擇。

特別是當他們的身體都不太好之後。

夏衍和夏母身體都不太好,尤其是夏母,周銀來的這五年,她的身體斷斷續續不好,一年總要病幾場,每次一生病都要病上一月左右。

都是看著很小的病,咳嗽、發燒,或是腰疼、腿疼,倒不必臥床,只是需要喝藥小心照顧。

所以當夏母又鼻子塞,打噴嚏,覺得受寒之後,包括夏衍在內,大家都沒有很擔心,只是給她請了大夫,抓了藥在吃。

等家裏人反應過來時,她已經陸陸續續病了一個多月,總是不能好。

每一次眼見著癥狀在減輕了,過一晚上她就又加重,不是突然加重咳嗽,就是覺得喉嚨疼,或是惡寒……

夏衍覺得她總這樣生病不好,便讓周銀另外請了大夫上門來診治。

這一看才發現她是傷寒,且不僅是她,夏衍都被傳染了。

大夫道:“才下了一場大雪,又冷又濕,人的確很容易患上傷寒,還是應該小心一些。”

他道:“這個月城中很多人都生病了,病人最好和家裏人隔開,以免過了病氣。”

夏衍最近是感覺到流鼻涕和惡寒,但沒怎麼往心裏去,聞言問道:“我和內子的病嚴重嗎?”

大夫道:“夏先生的病不是很嚴重,但夏太太身體虛弱,這次又病得久了,的確有些不好。”

“還請大夫救她,”夏衍立即道:“不必擔心用藥,我們可以用任何藥。”

大夫微微頷首,開了藥方給他們。

夏母用了藥後的確好轉了一些,但很快,天氣急劇變冷,她明明註意保暖了,但還是受寒加重了病情,她夜裏也發起燒來。

夏衍病已愈,只是身體還有些虛弱,周銀不敢讓他和夏欣去照顧,便花錢雇了一個婆子來照顧,他自己住在隔壁親自盯著,每天端飯送藥,終於讓夏母的病體好轉了些。

來幫工的婆子和夏母道:“你家這個姑爺可真好,我家親生的兒子都沒這份孝心呢。”

夏母不由開懷道:“這孩子是很好,畢竟是千挑萬選出來的。”

婆子笑道:“聽說他現在外面賺不少錢呢,等你女兒給你生個大胖孫子你就享福了,以後只要帶著孫子就好,女兒就在跟前,連婆媳矛盾都省了。”

夏母笑容微頓,道:“孩子的事隨緣的。”

“咦,你不知道啊,我今天一大早看你家姑爺去請大夫來看,欣娘好像懷上了。”

夏母立即從床上坐起來,“真的?”

“不信把人叫進來問問就知道了。”

夏母忍耐不住,立即就出門去找女兒,到了門外才想起來她現在生病,不好過了病氣給女兒,忙停下腳步。

隔壁屋裏的夏衍聽到動靜出來看,見她站在門外,不由蹙眉,“屋外這麼冷,你怎麼出來了?”

夏母忙問,“我聽說欣娘懷孕了?”

夏衍瞥了那婆子一眼,心中不愉,夏母在房中養病,聽誰說的一想便知。

他點了點頭道:“是懷上了,只是日子還短,還不能廣而告之。”

夏母連連點頭:“對對對,日子還淺,不能大聲嚷嚷,萬一驚走了送子娘娘怎麼辦?”

她左右看了看問道:“欣娘和周銀呢?”

“欣娘犯困,這會兒正睡著呢,周銀出門幹活去了,你快回屋去吧,別再受寒了。”

夏母只能應下。

其實周銀是出門買藥了,不僅要買夏母的藥,還要買夏欣的藥。

她的胎像並不太好,大夫給開了藥,因為日子還淺,胎像又不好,所以他和夏衍商量過後才決定暫時不告訴夏母的。

萬一孩子保不住,讓夏母知道了也是憑添傷懷。

誰知道幫工婆子會嘴快的告訴夏母呢?

不過夏母既然已經知道,自然不能瞞著了,大家只能營造出一種夏欣很好的假象,並且叮囑過婆子,不讓她再在夏母面前說夏欣的情況。

夏欣之前吃的藥起了作用,孩子保了下來,只是夏母的病卻加重了,且有越來越重的趨勢。

等過完年,天還冷著呢,夏母便要不行了。

夏衍緊握著她的手低聲勉勵道:“再熬一熬,等到天氣熱就好了。”

他道:“商州太冷了,不好養病,等以後我們去熱一點兒的地方,你先熬過今年春天,”

夏衍的聲音低不可聞,“別丟下我一人……”

夏母很抱歉的看著他,“怕是不行了,能熬到現在已經很意外了,好在欣娘有了孩子……”

夏衍的眼淚低落在她的手背上,一時難以自抑。

周銀扶著夏欣站在一旁,憂慮的看著夏欣。

夏欣臉色蒼白,見母親看向她便上前,跪在了她床前。

夏母一把握住她的手,低聲道:“地上涼,別跪著。”

周銀忙把她扶起來坐在床上。

夏母看了一眼周銀,和夏欣道:“看見你們這樣好,我便放心了,以後你要好好照顧你父親。”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