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周銀20

縣令買回來的糧食撐了一段時間,朝廷給的賑濟糧也終於運到了羅江縣。

除了賑濟糧,朝廷還撥下了麥種。。。

七裏村的村民都去領了,開始重振,地裏顆粒無收的稻子割去,然後開始準備種植冬小麥。

周金趁機去縣城打聽了一下商隊,卻聽說那商隊自把貨物都出手後就不再經過羅江縣了。

等翻過年,他終於托人在綿州打聽到商隊的情況,卻聽說他們這一條商路換了大管事,現在這位大管事已經不是之前的那個。

聽說之前那位大管事因為私自出售買家的貨物被罰去了西北的商路。

等周金終於湊了錢輾轉托人聯系上那位大管事已經是兩年後了。

聽說周銀第一次出遠門,當時又餓狠了身體空虛,所以半路上生了重病,被商隊留在了商州,現在並不知去處,連生死都不知了。

周金聽到這個回音時,蹲在地上半天沒說話,最後還是天快黑了才不得不起身離開。

他沒有住店,而是連夜出城,在城外的城隍廟裏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便趕忙回村裏去。

從綿州城走回七裏村,周金帶著周大郎走了兩天兩夜,一回到七裏村,才看到家門口他就一頭栽倒了。

醒過來時,錢氏正坐在床邊小聲的哭。

周金默默地躺在床上,好一會兒才撐起身子道:“別哭了,這幾年多存點兒錢,等存夠了路費就讓大郎和二郎去商州找找。”

錢氏默默地擦去眼淚,點頭。

從那天起,才勤奮兩年的周金又添了一個摳門的毛病。

以前只要手上有錢,花進花出眼都不眨一下的人這會兒摳得連買五文錢的菜種都要來回砍價,就算不能砍下價錢來,也要爭取以物易物,立時成為了大集市上最不受歡迎的人之一。

周金和錢氏一直在存錢,但鄉下人家,錢財的來路只有種地,一年兩收,似乎有兩次大的進項。

但花銷卻更不少。

老周家孩子多,幾個小的嗷嗷待哺,也就一二三四個兒子能幫得上忙,其他的都是拖後腿的存在。

尤其是剛出生不久的老六,他的出生讓老周家雪上加霜。

錢氏生下他以後身體就壞了,堅持不到半年就倒下,而後就只能在家裏養著。

她倒是不信邪,很想拼一拼,但每次都讓身體變得更加破敗,來看她的老大夫直接與她道:“你這是早年累壞了身子,前些年又餓得狠了,加上過多生育勞累,這身體已經是千瘡百孔。”

他道:“你要是好好的養著呢,或許還能多活幾年,要是還逞強,最多半年,你家裏就能把你送走。”

周金沒想到這麼嚴重,楞了一下後立即道:“我們養!”

錢氏:“還養什麼,都這副樣子了,活著不僅拖累你們,我也受罪。”

“你就不想見一見小銀?”周金道:“家裏已經存了不少錢,等今年收割完我就讓二郎跟著商隊去商州找人。”

錢氏心底有些猶豫,既想再見一見周銀,又怕自己活著給家裏受累。

“就這麼定了,”周金道:“還有老五和老六呢,他們還小,還需要你帶著,老四也才能下地。”

黑乎乎,瘦瘦小小的周四郎聞言揚起自己的笑臉,咧開嘴沖他娘笑。

他年紀還小,完全不知道父母在說什麼,反正他爹提到他,又沒伸手要揍他,只管笑是沒錯的。

周金安撫下錢氏,哄著她吃了藥,等秋收結束,他就親自送周二郎離開,卻不是去綿州城,而是去羅江縣。

周二郎去羅江縣做木工,這是周金托人好不容易給他找到的活兒,“做完了也別急著回家,在那裏幫老師傅幹些活兒,有口吃的就行,不要拿人家的錢……”

周二郎:“爹,我們這樣騙娘真的行嗎?”

“那怎麼辦,治病把錢花得差不多了,你還打算乞討去商州啊?”周金道:“我已經托路過的商隊去商州打聽消息了,最遲明年臘月也該收到消息了,反正你最近這段時間老實點兒。”

周二郎嘟囔:“我這不是怕您被騙了嗎?那可是家裏僅剩不多的錢了。”

“不會被騙的,我都打聽好了,那商隊是綿州本地的,年年都要回來過年的。”

但商隊還是沒能帶回來周銀的消息,據說是沒找到,商州那麼大,周金又沒有一個確切的地址,只知道一個名字和籍貫,他們實在沒處找去。

周金失望的回羅江縣,把在外面幹了快兩個月木工的周二郎領回家,告訴錢氏,“沒找到,快過年了,二郎就跟著商隊回來了,我們先存錢,過兩年再去打聽打聽。”

這次錢氏異常沈默,沒有應聲。

周金也沒再言語,只是讓三個兒媳婦盯緊了錢氏,就怕她出什麼事。

他們並不知道,此時的周銀剛剛和夏欣成親,正在新婚燕爾時。

他們本來打算過完年便回綿州一趟,不過因為家中有事耽誤了,周銀只能按下此事,先把夏家名下的財產經營好。

夏衍除了自家現在住的院子外,還有一間鋪子,鋪子是租給別人的,除此外還有兩塊地,都在紅田村裏。

因為周銀是入贅,家族對這兩塊地的歸屬很有意見,只是夏衍強勢,又是夏氏一族裏最出息的那個人,所以大家暫時不說。

周銀似乎知道他們的想法,一直在努力賺錢,最後在紅田村外又買了一塊地,而且還不小……

置產不管在何時,對於一個家庭都是極重要的事,借著這事,周銀讓紅田村夏家的人看出他不是好欺負的,而且,他有能力讓夏家過得更好。

對於能幹的人,世人總是尊敬畏懼居多的,所以周銀慢慢站穩了腳跟,而且還有夏衍在呢。

所以族裏一些長輩依舊很不喜歡周銀,甚至不認同對方,卻不敢不認他。

不過,他們心裏依舊抱著一絲希望就是了,因為周銀和夏欣成親後,兩年了都沒動靜。

夏母也很著急,不由找了許多偏方回來,只是周銀不許夏欣吃,只是拉著她去醫館裏找出名的老大夫看,最後跑回去告訴夏母,“大夫說是我前些年餓壞了身體,現在身子虛,所以需要過兩年再要孩子。”

夏母看了一眼低著頭,氣虛紅眼的女兒,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