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周銀18

周銀一開始吃了虧,之後就開始請他在城中結識的朋友幫忙,夏義他們再來找他的麻煩,那就換做他們吃虧了。

一來二去的,大家漸漸不敢再找周銀的麻煩。。。

周銀又是一身灰塵的在門外探頭探腦,見夏母在院子裏,便沖坐在樹下的夏欣噗嗤噗嗤兩聲。

夏欣扭過頭來看見他探進來的腦袋,只一眼便知道他又跟人打架了。

她看了一眼夏母,起身找了個借口把母親支回屋裏,周銀這才溜進來。

夏欣心疼的看著他,“他們又找你麻煩了?”

周銀不在意的道:“他們沒占著好處,被我揍了一頓。”

夏欣蹙眉道:“總不能一直這樣,你就是再厲害,也有雙拳打不過四腳時。”

周銀看了一眼夏母的房間,安撫道:“別擔心,也就這兩天了,他身邊現在可沒有別人了。”

論單打獨鬥,夏義可打不過他。

“而且他也要說親了,”周銀小聲道:“我跟著他去看過,他很喜歡那小娘子,他要是再來鬧,這門親事可就黃了?”

夏欣疑問,“為什麼?”

“當然是因為我了,”周銀道:“我可以去那小娘子村裏說他壞話。”

夏欣:……

“不過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他只要不再找我們的麻煩,我自然不會插手這事。”

夏欣一臉懷疑,“那親事不會是你設計的吧?”

“你堂兄一家恨我呢,我怎麼可能影響他們?”周銀小聲道:“這完全是他們自己的想法。”

他不過和一些人露出口風,表示夏衍不喜歡夏義是因為他人品不好,而且年齡太大了,不好再教,但如果他們這一支再有一個孩子……

他話沒有說盡,但別人會自己想,如果夏義有一個兒子,現在夏欣只是定親,可還沒招贅呢……

周銀給夏義一家找了事情做,從成親到生子,最快的速度也得一年時間,一年以後,他就算不能在紅田村夏家站穩腳跟,也能讓紅田村夏家不敢再欺負他。

夏衍並不幹涉周銀的作為,將來這日子是需要他們自己過的,他信任周銀的能力,覺得他能保護好自己,也能保護好欣娘,甚至保護好他們這個家。

既然周銀已經決定不去考學和考官,夏衍就不再勉強他跟著去書院,只在家中讀書便可,剩余時間由著他自己去安排。

沒過幾日,夏義就消停了,不再熱衷於進城找周銀的麻煩。他本來想嚇唬周銀,能把他打走是最好的。

但現在他要娶親了,不能一直進城找周銀打架(主要現在他也打不過對方),他決定等他生了兒子再說。

沖鋒陷陣的夏義一消停,紅田村夏氏其他族人就一凝滯,一下沒跟上,等他們再反應過來時,周銀已經跟在夏衍身後把夏家的親朋見了一遍,周銀的身份得到了認可。

夏氏族人:……

周銀又寫了一封信放進盒子裏,翻了翻盒子裏的信,不由的嘆了一口氣。

夏欣探頭進來看見,本來想嚇他的,但見他面有愁容,便收了心思,走上前去。

周銀將盒子蓋上,一擡頭看見站在桌前的夏欣,猛的嚇了一跳,身子往椅背上一倒,拍著胸口道:“你,你走路沒聲音的?”

夏欣:“……往常我小心翼翼都嚇不著你,這次我不想嚇你,你倒被嚇著了,說,做了什麼虧心事?”

周銀忙將盒子打開,把信拿出來給她看,“這可不是虧心事,這是給我兄嫂的信件。”

夏欣接過,卻不打開看,“怎麼不寄出去?”

“托人寄出去兩封了,只是不知送信的人是沒到羅江縣,還是找不到人,我一直沒收到回信,”周銀道:“最近並沒有去羅江縣的商人,我只能把信暫時攢著。”

“這封信是今天寫的,是為了告訴他們我要成親了,我是他們帶大的,這也算是告知‘父母’了。”

夏欣臉色一紅,嗔道:“誰要跟你成親了?”

“你呀,”周銀道:“先生昨日和我說的,讓我準備一下成親。”

夏欣今年十六了,周銀也滿十八歲,可以成親了。

周銀臉色微紅的拉開抽屜,拿出一個細長盒子來,遞給夏欣,“給你。”

夏欣打開,裏面是一支玉蘭花樣式的銀簪,簪子紋路清晰,玉蘭花將開未開,栩栩如生,她驚訝的看向周銀,“這……”

周銀緊張的看著她,“送給你的,你喜歡嗎?”

夏欣握緊手中的銀簪,微紅著臉問,“很貴重吧?工藝如此好。”

“不貴,我只出了足銀,”周銀咧開嘴笑,“圖紙是我畫的,然後請俠叔照著圖紙打的,不花多少錢。”

夏欣:……

她心裏又是感動,又有些氣惱,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何生氣,所以她雖然接受了周銀的銀釵,卻忍不住踩了他一腳。

周銀抱住被踩的腳,“嘶”的一聲,夏欣已經轉身跑了,他只能跟在後面喊,“你這是喜歡還是不喜歡啊?”

夏欣沒理他,悶頭跑回自己屋裏。

周銀抱著腳追到門口,夏衍幽幽地問道:“喜歡什麼?”

周銀立即放下腳,脊背挺直站好,一臉嚴肅的搖頭,“沒什麼。”

夏衍瞥了他一眼,冷漠的從他面前經過。

周銀呼出了一口氣,只是心裏抓耳撓腮的難受,這到底是喜歡,還是不喜歡啊?

夏欣自然是喜歡的,因為她第二天就把銀簪帶上了。

不僅夏母,連夏衍也註意到了,他看了好一會兒她頭上戴的簪子,移開了目光。

夏母卻很高興,將她拉到一旁問道:“這簪子是哪兒來的?”

夏欣低下頭,微紅著臉道:“周銀給的。”

夏母忍不住咧開嘴笑,抓著她的手小聲道:“好,他知道疼人我就放心了,你也對人家好一點兒,別總是指使他幹活,欺負他。”

夏欣嘟囔,“我什麼時候欺負過他,分明一直是他欺負我……”

夏母:“你嘀咕什麼呢?”

夏欣:“沒什麼,娘,我今天想出門玩兒。”

“去吧,讓周銀帶你去,”夏母笑吟吟的,“你父親正要給你們選吉日呢,你們正好出去逛一逛,要是看見有喜歡的東西就買回來,成親的時候用得著。”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