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周銀17

周銀緊張的咽了咽口水,捏緊了拳頭道:“先生,他,我,他想……”

他臉色紅透,聲音低下來,“說有意把我許配給你……”

夏欣一呆,“什麼?”

周銀脖子都紅了,“不,是把你許配給我。”

倆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臉都紅了起來,誰都沒再說話。。。

倆人對著站了許久,還是村裏突然響起的鞭炮聲讓倆人回神,周銀臉上的潮紅褪去不少,他深吸一口氣,低聲道:“你要是不願意……”

“我願意,”夏欣說完咬了咬嘴唇,覺得自己這話說得太急,失了女孩子的矜持,不過在見到周銀乍然大亮的目光下,她還是強忍著羞怯小聲道:“我聽父親的。”

周銀覺得心裏好高興,這一輩子都沒這麼高興過,他壓不住嘴角的笑容,幹脆咧開嘴笑,眼睛都瞇成一條縫了,“你放心!”

對上他的笑容,夏欣也忍不住翹起嘴角笑,小聲問:“我放心什麼?”

周銀認真的和她道:“你別怕,”他道:“我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夏欣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小聲道:“我才不怕呢。”

周銀伸手去牽她,夏欣的手往後縮了一下後停住,讓他握住了。

周銀紅著臉小聲道:“走吧,我們回去。”

倆人手拉著手回去,村口那裏有一堆孩子在放炮竹,夏欣的手掙了掙,周銀這才放開她,倆人肩並著肩回去。

夏衍和夏母已經回了老宅,夏母正在做晚食,夏衍在廚房裏燒火。

只是他燒火技巧實在不怎麼好,正巧趕上夏母心情不好的時候,所以忍耐度下降,一直在不斷的念叨他。

見周銀和夏欣回來,夏衍立即如釋重負的出廚房,和夏欣道:“快來幫你母親燒火。”

夏欣心神還沒完全回歸,聞言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哦,好的。”

夏衍看著女兒進廚房,這才回頭去看周銀,瞇了瞇眼,問道:“欣娘怎麼了?”

周銀遲疑了一下後道:“先生,她好像被族裏人欺負了。”

“我知道,”夏衍道:“我是問她怎麼看上去挺高興的樣子?”

周銀臉色一紅,低下頭道:“我,我說了您的意思。”

夏衍微微一挑眉,“你不是不願意嗎?”

“我沒有不願意,”周銀趕忙道:“只是小子身無分文,怕是不能給欣娘好的生活,照顧不了她。”

“那現在又可以了?”

周銀一臉嚴肅認真的道:“依然很難做到,所以我決定入贅!”

夏衍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半晌才找到自己的聲音,“其實你便是不入贅,我那些家產也是要留給你們的。”

夏衍都打算好了,等欣娘出嫁,他要把名下的田地、鋪子、宅子一股腦的給她做嫁妝。

待欣娘成親,剩下的東西也不至於讓人心動到過繼過來了。

周銀道:“家中的財產都是欣娘的,自然是欣娘做戶主。”

夏衍挑眉,深沈的看著周銀,問道:“你想清楚了?”

倆人都知道,這不過是周銀找的借口罷了,他真實的目的還是為了夏欣,讓她更自主,也更有保障。

因為,以夏衍剛才和他承諾的,就算他不入贅,他也能得到入贅得到的一切。

夏衍是什麼時候看上周銀的呢?

認真追究起來,應該是一年多前發現夏義一家雇人盯著他們家開始。

他本來就在遲疑是否過繼夏義,一是夏義年紀大了,他父母家人俱在,他肯定更偏向生父生母那邊;

二是他不信任夏義的人品,也不信任其父母家人的品性。

在那件事發生之後,知道家族對此事並不是全然不知,不僅放任,反而還隱隱支持,他便對家族不是很信任了。

夏家只在紅田村,並不是多大的家族,他的這份家產在族中算是最大的一份了。他不知道他們私底下達成了什麼共識,但他們這一家肯定已經成了他們案板上的肉,只待他倒下,他們就能一擁而上將這肉分食。

他們的行為並不機密,心機也沒那麼深,至少在夏衍這裏,一旦發現了端倪,他們的品行便在他眼裏無所遁形。

當時他就開始思考夏欣的將來。

本來,他若要過繼,夏欣可以正常嫁娶,他給她多備一些嫁妝,在商州城內,她有嗣兄弟,也有家族,還有嫁妝,應該吃不了虧去。

眼見著讓夏義和家族關照夏欣的事已不可能,他不得不考慮別的可能。

他想要為夏欣選一個品行如一的夫君,將來就算她沒有兄弟,沒有家族,也能一直照顧她。

周銀是最好的人選。

他相信自己的眼光,這孩子不管能力如何,他一定是個知恩圖報的人。

所以他才特意留下周銀,這一年多來,他對周銀越發滿意,但從未想過要讓他入贅。

因為不管他入贅與否,他都已經想好這些東西都留給他們,何必還特意打壓一下周銀呢?

而且,他這一年多來教周銀讀書,他是真的很聰明,假以時日,完全可以考官出仕。

做贅婿,是不好出仕的。

所以他一再詢問周銀,“你真的考慮清楚了?”

周銀堅定的道:“是。”

夏衍,“你不想當官了?”

周銀不在意的道:“當官有當官的活法,不當官有不當官的活法,只要過得好就行。”

夏衍最喜歡他這份豁達,聞言哈哈大笑起來,頷首道:“好!”

事情就這麼定下了。

過完年回去,夏衍便給倆人正式定親,紅田村這邊沒想到夏衍動作這麼快,過年的時候他們還在質疑談論這事,私底下剛開始選合適的幼童,想要帶去給夏衍看一看,結果他一回城就把周銀和夏欣的婚事定下,放出話去夏欣招贅,直接斷了他們所有的路。

不僅夏義一家不服氣,族裏其他人也不服氣啊,為這事兒三天兩頭的上城裏勸說夏衍。

但夏衍都以這是自家的私事為由拒絕接受他們的建議,他們沒辦法,只能放任族中的青年去找周銀的麻煩。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