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周銀16

夏衍:“你這是在質問我?欣娘嫁娶是我的家事,怎麼,現在你連我的家事都要過問,甚至替我決定了不成?”

夏衍身後的周銀微楞,詫異的看了一眼夏先生後垂下眼眸。

堂屋裏的人臉色都不太好看,夏衍亦是,他道:“夏三一家的確與我關系最近,夏義又是你的次子,看著的確是最合適過繼的人。。。”

“但過繼與否看的是我和內子的眼緣,本來我們夫妻倆和夏義這孩子就不太有眼緣,”夏衍目光在屋內掃了一圈,冷笑道:“何況,我要過繼的是一個孩子,而不是要給自己找一家祖宗。”

夏三臉色鐵青,正要說話,夏衍已經起身,盯著夏族長道:“以前他們家隔三差五的上我家門對我妻女指手畫腳我也就不說了,竟然還出錢雇人盯著我家的一舉一動,我還沒過繼呢,他家中妻女對我的妻女就專橫強勢,等將來真的過繼了,我的家還是我們一家人的家嗎?”

“現在竟然連欣娘的嫁娶都要質問了?”夏衍道:“別忘了,這是我的家事,欣娘是我的女兒!”

“衍弟,”夏族長忙安撫他,“夏三他也不是那個意思,不過是擔心你被人騙了,畢竟……”

他看了一眼周銀道:“這畢竟是外人,還是從外地來的,誰知道內裏是什麼品性?”

夏衍:“他是什麼品性,我與他朝夕相處最是了解不過,夏義是什麼品性,這麼多年來我也不是沒有眼睛。”

這樣一副完全看不上夏義的模樣讓夏三氣炸了,他想要說什麼,卻被左右的族兄弟們按住,讓他不要沖動。

夏衍的決定和評語對夏三一家來說是晴天霹靂,對族裏卻不全是壞事。

本來嘛,夏三一家和夏衍血緣最近,不管是從感情還是倫理上,要是過繼,必是要從他們家選人的。

夏義是一早就公認的最好人選,不管是族裏,還是夏義一家,誰都覺得夏衍以後必定要過繼夏義的。

結果現在夏衍看不上夏義,那豈不是說族裏其他人有了機會?

夏族長也覺得這是好事,所以把夏衍拉到外面時臉色好轉起來,他苦口婆心的勸道:“衍弟,既然你覺得夏義不合適,不如從族裏選個小一些的孩子,從小帶在身邊教養,不僅品性有保證,從小帶著感情也深啊。”

夏衍搖頭,“族長,你是知道的,我和內子身體都不好,精力有限,養欣娘都麻煩,更不要說其他孩子了,到時候把孩子帶來反而耽誤了人家,算了,算了。”

夏族長不由看了一眼旁邊的周銀,將夏衍拉到一旁低聲問:“衍弟,你不會真想著給欣娘招贅吧?”

夏衍也看了一眼如松般站著的周銀,嘴角微翹,沈吟片刻後搖頭,“我現在還沒想過要給欣娘招贅。”

不過他的確想把欣娘嫁出去,帶走絕大部分財產的那種。

夏族長忙道:“就算是招贅,那也不能選個外鄉人啊,還是個逃難過來的外鄉人。”

自周銀做了夏家的長工後,紅田村這邊的人都知道了他的來歷,聽說他是綿州人,因為幹旱逃難逃出來的。

夏衍道:“我家選婿看重的是人品。”

“那他萬一人品不好呢?”夏族長道:“他在這裏沒有親族牽掛,誰能轄制住他?”

夏衍:“多謝族長關心弟弟的家事,此事我會考量的。”

但他看上去一點兒也不像是要考量的。

夏族長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夏衍帶著周銀離開。

另一邊,被女眷包圍著的夏母和夏欣也不好過,自她們坐下以後便有人直接或委婉的問起過繼的事。

問完過繼問夏欣的親事。

似乎她都快及笄了還沒定親是一件傷天害理的事。

還有人直接要給她說親,氣得夏欣臉都變了。

夏欣直接起身,和夏母道:“娘,我出去看著爹,不能讓他喝酒。”

說罷就走了。

族中的嬸娘伯母不由一楞,然後有些生氣,“弟妹,欣娘這孩子怎麼越長反而越無禮?”

夏母臉色微沈,“她憂心她父親飲酒傷身,這是孝心,怎麼就無禮了?”

她也起身,“我看天色也不早了,你們先聊著,我去看看族中長輩。”

大家看著她們母女兩個徑直離開,面面相覷起來,“這……”

“你們有沒有發現,她們母女今年很是強勢啊,膽子大了不少。”

“豈止是今年啊,去年就和以前不一樣了,我們上門去都有膽子拒絕招待我們了,擱以前可能嗎?”

“莫不是他們真想招周銀入贅,以後不用依靠族裏了,所以……”

“不能吧,那周銀是外鄉人,這外人到底是外人,怎能比得上我們自家人?”

他們這邊議論紛紛,跑出去的夏欣並沒有去找她父親,而是一股腦的跑出村子,直到喘氣了才停下。

她氣惱的將腳邊的石塊踢飛,因為石頭有點兒大,腳尖一陣鈍痛傳來,她眼淚一下就落了下來。

跟在她後面追出來的周銀見了,手足無措起來,將自己的帕子遞給她,“你,你別哭啊,是不是夏蘭又欺負你了?你等著,我去揍夏義給你出氣。”

夏欣這才發現他跟著,扯了帕子背過身去擦淚,“你,你怎麼來了?”

“我看見你往村外跑,叫了你兩聲你也沒應,怕你出事,這才跟著的,”因為她低著頭,周銀看不見她的臉,只能努力的低下頭去看她的臉色,輕聲問道:“是不是被欺負了?”

夏欣微微擡起眼眸看向他,觸及他的目光,她就又垂下眼眸躲開他的目光,嘟囔道:“沒有。”

周銀見她臉上還掛著淚珠,不由伸手去擦掉,輕聲道:“騙人,沒有怎麼會哭?還哭得這麼傷心?”

夏欣被他的手嚇了一跳,猛的往後退了一步,伸手打掉他的手。

周銀收回手,倆人臉色都微變,沈默著沒說話。

夏欣覺得自己剛才的反應不好,可能傷到了周銀,有些欲言又止。

周銀低下頭沈默了一下,“你,你是不是知道了?”

夏欣:“知道什麼?”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