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周銀14

周銀震驚於他們的無恥,眼睛瞪大,指著他們就要駁回去,被夏衍一把按下手,他微笑著頷首道:“這樣就很好,我並不願族中兄弟為我擔憂,以後我夏家的事還請不要再往外傳。”

直到進家門,周銀還震驚於夏衍的大度,“夏先生,您就一點兒也不生氣嗎?”

夏衍偏頭看了他一眼後道:“生氣啊,你以為我不計較是大度嗎?”

“難道不是嗎?”

“不是,”夏衍道:“這是隱忍,隱忍和大度是不一樣的。。。”

夏衍頓了頓後問道:“小銀,你是不是讀過書?”

周銀楞了一下後道:“不算讀過,只是認得一些字而已。”

夏衍就笑著沖他招手道:“那你隨我來。”

夏衍隨手翻出一本《論語》遞給他,“讀一讀。”

周銀接過,《論語》他知道的,小胖給他看過,除了《千字文》,他也就看過《論語》了,不過還有一些字不認識。

周銀翻開《論語》,照著上面的字讀起來,讀著讀著,他找到了以前蹲在一旁聽小胖讀,他默默記誦的感覺……

夏衍在一旁看著,伸手抽掉他手裏的書,周銀一楞,夏衍道:“繼續。”

周銀只能睜著大眼睛背,但他不是按照順序背的,他是想起哪篇就背哪篇,主要他當時聽小胖讀的時候也不連貫。

夏衍卻沒打斷他,只要沒有背錯,他就由著他背下去。

周銀背完,見夏衍沈默著不說話,他就有點兒緊張。

他第一次在先生面前背書,以前他只在小胖跟前背過的,那是小夥伴,感受完全不一樣的。

周銀咽了咽口水,夏衍見狀,給他倒了一杯茶,問道:“你讀過幾年書?”

周銀遲疑了一下,還是據實以告,“先生,我沒上過學堂,就是在學堂窗外偷聽過一陣,後來又和一個朋友讀過幾年,認得一些字而已。”

夏衍仔細的問過他都是怎麼跟人學的,問完後許久不言語。

周銀知道夏衍也是教書先生,以為他是介意自己偷聽課的事,低下頭道:“夏先生,您再容我幾日,我就能找到活計搬出去了。”

沈思的夏衍回神,“你要搬出去?”

周銀是認真考慮過這事的,道:“小子不好一直住在這裏,我知道先生和太太都是好人,待我找到落腳的地方便搬出去……”

夏衍止住他的話,“不必這樣著急,我家裏人少,這段時間你在我家裏也幫襯了不少,你要是不介意,就還在家裏住下,平時也能幫我照顧家裏。”

不等周銀說話,夏衍又道:“你不是識字嗎?可有想過繼續讀書?”

他道:“若是想,不如留下與我繼續讀書。”

周銀目瞪口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聲音,“這,小子何德何能?”

夏衍便笑道:“我身邊缺一個弟子服侍,你很能幹,正合我心意。”

周銀立即跪下,“先生,弟子不敢當,您就留我做個長工就行。”

他連命都是人家救的,哪能當什麼弟子啊,肯定是長工啊,不要工錢,包吃包住就行。

夏衍忙將他扶起來,“什麼長工,說了是弟子就是弟子。”

周銀連連搖頭,“小子現在可拿不出束脩來。”

“我不要你的束脩。”

“先生不要是先生不要,我卻不能不給,”周銀很堅持,拜師學藝怎麼能不要束脩呢?那還算師徒嗎?“小子現在先做長工,等賺到了束脩再來拜先生。”

夏衍:……

見周銀如此堅持,夏衍只能答應。

能夠成為夏家的長工,周銀興奮不已,第二天一大早便早早起床履行長工的職責,他先出去買了早飯,然後開始燒熱水給他們洗漱。

等一家人用完早飯,他便挑了水桶出去挑水,回來便出去買了兩擔木柴回來,然後開始劈柴……

一上午過去,整條巷子的人都知道夏家多了一個長工,就是他們家救回來的小子。

見周銀如此勤奮,不少人私下裏嘀咕,“夏家這筆生意做得還是挺好的,白得這麼一個能幹的長工,聽說一文工錢也沒有呢。”

“這也太好了吧,看這小子勤快的,都抵得上兩個長工了。”

“可不是嗎,省了多少力氣和錢啊。”

夏母看著都心虛,忙和夏衍道:“老爺,我看周小郎挺好的,不好坑了他,還是給他算一些工錢吧。”

夏欣連連點頭,“是啊,是啊,現在他連院子的活兒都搶過去了,很勤快的。”

夏衍道:“他在我們家裏只吃住,沒有工錢的。”

夏母皺眉,“你何時如此刻薄了?”

夏衍微微一笑,將到處忙活的周銀找來,“你也別搶著什麼活兒都幹,該太太和小姐的活兒還讓她們做去,你劈完柴就來書房找我。”

周銀應下。

夏衍正式教周銀讀書。

周銀雖然聰明,還能將《論語》和《千字文》都背下來,但其實其中有許多對話和詞句他不解其中意,只是讀著有種朦朦朧朧的感覺而已。

而夏衍現在做的就是將籠罩在他眼前的薄霧撥開,讓他看到霧氣後面的東西。

還有他那一手狗爬一樣的字,夏衍拿了大量的草稿紙給他,道:“字,一定要多練,這個不是靠聰明便可以學會的,還要苦練。”

周銀恭敬的應下。

他以前是沒有筆墨紙硯,現在有了筆墨紙硯,也還是下意識的節儉,每一個字都要在心裏演練過一遍才下筆。

夏欣偶爾也會到書房裏來找書看,看到他寫的字,忍不住抿嘴一笑,“你這字……我爹爹說你已經把《論語》背下來了,這字怎麼還會如此?”

周銀不好意思的道:“我以前只用樹枝在地上寫過,但樹枝是硬的,地也是硬的,需要很用力才把字寫下來,和用筆不一樣。”

他舉著手中的筆道:“這紙是軟的,筆頭也是軟的,我稍稍一用力,墨就暈開了。”

更不要說筆鋒走勢之類的東西,他也就只有“周銀”二字寫得好一點兒。

但就是這兩個字,夏先生也不是很看得上眼。

“你這字可別在書院裏露出來,不然人家要笑話你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