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周銀13

夏欣換了一身衣裳,站在周銀身後,和他一樣探頭悄悄往屋裏看。

周銀只覺得一陣輕輕的香味從後面飄來,他不由回頭去看,正對上夏欣探過來的臉,一時僵住不敢動彈。。。

夏欣小聲問:“怎麼樣,他們剛才是不是欺負我娘了?”

“嗯,”周銀有些不自在的移開臉,耳朵尖泛紅道:“夏先生回來就好了。”

聲音在耳邊響起,夏欣這才發現倆人離得有些近,她忙直起身子,離他遠了些。

周銀悄悄松了一口氣,也不再偷聽,直起身子來左右看了看,小聲問道:“你那堂兄呢?”

夏欣也在院子裏看起來,搖頭。

周銀:“你在家等著,我出去找找。”

夏欣一把拉住他,著急的問,“你不會真的去打他吧?”

周銀看向她拉他的手臂,夏欣順著看去,忙松開手,將手背到身後,臉色薄紅道:“你別打他,爹爹知道了會生氣的,我爹要是生氣了,你……”

周銀看著她問:“你擔心我會被趕出去?”

夏欣低下頭去,小聲道:“打他也沒用,以後他要過繼給我父親的,我娘說了,以後我得靠他撐腰。”

周銀一臉的不贊同,“現在他還沒過繼呢,他妹妹便欺負你,將來還能給你撐腰?”

他想起了自己大嫂,和她道:“指望他沒用,就是親兄弟,自己立不起來也沒用。”

這和自己從小聽到的不一樣,不過卻正合了夏欣的心意,她擡眼好奇的看向他。

周銀就給她舉例子,“我嫂子,家裏的兄長可疼她了,我家裏欺負她的時候,他們也揍了我哥,我哥怕是怕了,每次見到錢大哥他們都慫著,但回到家裏,過不了多久就又故態重萌。”

夏欣:“那怎麼辦?”

“自己立起來,我嫂子就是這樣的,”他道:“她就強硬起來,每天指使我哥幹活兒。”

“這……女子怎能指使得動男子?”夏欣小聲道:“他要是不聽,我們還能動手打他不成?”

“可以呀,我嫂子就動手了。”

夏欣略一想便笑道:“那是因為你兄長心疼你嫂子,不然女子怎麼可能打得過男子呢?”

周銀想了想後點頭道:“我哥毛病很多,卻不會和我嫂子動手,而且還有我和幾個侄子侄女呢。他要是把我嫂子氣狠了,我嫂子就把我們放到他身上,每人嚎一嗓子,他就怕了。”

夏欣撲哧一聲笑出來,“你多大,竟也被當做孩子放在你哥身上?”

周銀垂下眼眸,有些惆悵,“我兄長比我年長許多,我是我嫂子養大的。”

夏欣遲疑著問道:“那你爹娘呢?”

周銀:“他們在我五歲的時候就過世了。”

夏欣低聲道歉,“那你兄嫂對你挺好的。”

看周銀便知道,他以前的日子應該不算難過,不然不會這樣開朗。

周銀點頭,“是對我很好。”

倆人沒話說了,你望著我,我望著你,半晌,還是周銀移開目光,“我,我出去走走。”

夏欣小聲叮囑,“你別打夏義。”

“我知道。”

周銀是沒打夏義,不過卻把他們兄妹記在了心裏,之後一直小心留意,發現他們兄妹其實沒少來縣城,每次來都必要在夏家附近晃蕩,打聽夏家的消息。

難怪他住在夏家的消息這麼快就被他們知道,原來是一直盯著夏家呢。

周銀都知道的事,夏衍自然也知道,他從前從不多想,族人隔一段時間來家裏走親戚是正常的,但這一次,在他收留周銀前,他們剛剛來過一次。

除非進城有要事,不然他們會隔上兩個月才上家裏一趟。

這一次他們進城既沒有急事,又趕著秋收的時候,聽妻子說一進家門就因為周銀冷嘲熱諷起來,顯然就是因為周銀來的。

但周銀住在夏家的事並沒有多少人知道。

之前周銀養病幾乎不出門,近來出門也只到巷口的那口井裏打水,並沒有去遠處,他也很低調。

所以紅田村怎麼這麼快知道他們家收留了周銀?

夏衍以前不知道是沒留意,這一留意便很快察覺到有人在替紅田村夏家盯著他們家。

夏衍臉色很難看,要親自去鄰居家裏問話。

周銀忙跟上去,“夏先生,我和您一塊兒去吧。”

夏衍拒絕:“不必。”

“我還是跟著吧,你們萬一打起來我也能幫忙。”

夏衍一滯,扭頭上下打量過周銀,片刻後頷首:“那就跟著吧。”

這讓夏母提起了心,忙追出來道:“你好好跟人家說,別打起來,你就會讀書,哪裏會打架……”

夏衍揮手道:“你別擔心,君子動口不動手。”

周銀心中吐槽,但對方不是君子啊,人家要是動手,你是幹站著挨打還是還手?

不過他也就在心裏想,嘴上安撫夏母道:“太太放心,還有我呢,我會打架,我在我們村的時候打架可厲害了。”

夏母:……一點兒也不放心,反而更擔心了怎麼辦?

夏衍卻笑出聲來,帶著周銀一起去了巷尾的鄰居家。

鄰居很是尷尬,本來這件事他們就做得不地道,但這種事知道也就知道了,誰還特特的問到臉上來?

這不是撕破臉的節奏嗎?

所以雖然對著夏衍有些心虛,但心裏依舊惱恨,覺得夏衍讀書讀傻了,連基本的人情世故都不懂。

夏衍哪裏是不知人情世故,不過此事不點明,以後夏家但凡有個風吹草動,他們家還會和紅田村通風報信,所以不如點明。

能夠說通自然你好我好大家好,若是說不通,那就只能撕破臉了。

一條巷子裏的鄰居,誰家願意一直被另一家盯梢?

這事傳出去可不好聽。

鄰居看了一眼跟在夏衍身後的周銀,到底不願意把事情鬧大,憋屈的解釋道:“紅田村那邊是你的族人,你兄弟找上門來說,怕你們家單獨在城裏受人欺負,這才讓我們多關照你。有個什麼事及時告訴他們,他們也能進城幫忙,誰知道好心當成驢肝肺,你們家竟然不領情。”

“不領情就算了,我以後不做這事就是,不過以後你家要是被人欺負了,我家可不會再替你家通風報信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