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周銀12

周銀立即坐直身體,“我會在商州城裏找個活計,先賺些錢,再回家去。”

他有點兒緊張,“夏先生大恩,小子只能以後再報了。。。”

夏衍聞言一笑,按住他道:“不必緊張,我不是趕你,而是想著你在商州也無親無故的,不如先留在我家中,等找到了活計和住處再離開不遲。”

周銀知道夏衍好,卻沒想到他這麼好。

出手救他這個陌生人還罷了,竟然還主動收留他。

周銀起身跪下,磕了一個頭道:“先生大恩,小子銘記於心了。”

夏衍伸手將他拉起來,笑道:“不必如此,我不過舉手之勞,能救你一命,既是你的功德,也是我的功德,這是我們有緣。”

周銀感動不已。

夏母卻很不理解,“你對周小郎也太好了,外頭這麼多難民,也沒見你對誰如此上心。”

雖然捐過錢糧衣服,但這樣又是請醫問藥,又是收留人的卻是第一次。

夏衍道:“我看人一向準,這小子眉目清朗,是個正直之人,看他談吐,也非池中物。我們家只一個女兒,多結善緣是沒錯的。”

他道:“將來我們若是不在了,這些善緣只要有十之一二回報在欣娘身上,我就知足了。”

夏母一聽他有這樣的目的,也不再排斥周銀,再見到他時也是笑吟吟的。

他要幫忙幹活兒,她還攔了攔。

但她怎麼可能攔得住一個迫切需要幹活兒的小年輕,於是周銀便慢慢融入了夏家。

周銀每天給夏家劈柴,整理柴垛,挑水……

不可避免的,他總能和負責打掃院子的夏欣來來回回的碰見。

倆人都不怎麼說話,目光一觸即分,雖然住在同一屋檐下,卻生疏得很。

直到紅田村那頭來人。

夏家的小院裏呼啦啦湧進來不少人,看到正在院子裏劈柴的周銀,有幾人目光不善,當中一個婦人問道:“嫂子,這是誰啊?怎麼在你家?”

夏母幹笑一聲道:“這是我娘家的一個遠房親戚,正巧路過我們商州來看看我,就在家裏暫住一段時間,小銀啊,快過來見人。”

這是為了讓周銀合理住在夏家找的借口,周銀笑著上前。

“這都是我們夏家的族親,這是三叔,這是三嬸,這是夏義,和你同輩,你叫他義堂兄就好,這是蘭娘……”

周銀跟著夏母一一叫過人,但他們都不太理會他,目光上下打量過他便輕蔑的進堂屋裏去了。

周銀也不在意,繼續回去把柴劈好,然後要去廚房裏洗手,便聽到廚房裏有人尖銳的問道:“夏欣,你爹娘是不是要出爾反爾?”

夏欣咬著嘴唇道:“我爹本來就沒應承過要過繼義堂兄。”

“呸,這是族裏早就商定的事,你爹之前也沒意見,”夏蘭啐了她一口道:“莫不是現在找到了漢子,就想著甩開我們?”

“你……”夏欣何時聽過這樣難聽的話,氣得眼睛都紅了,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話來,“你無恥。”

“是你不知羞恥吧?”

正朝著,廚房窗外突然傳來砰的一聲,裏面的倆人都嚇了一跳,轉頭去看,就見周銀逆著光站在門口,盯著她們道:“欣娘,夏姑姑問茶好了嗎?”

夏欣擡手一抹眼淚,端起托盤道:“好了。”

她繞開夏蘭往外走,夏蘭已是被周銀的氣勢鎮住,也沒想起來攔。

夏欣端著茶盤出去,周銀伸手接過,皺著眉頭看她身上被吐的地方,“我來送吧。”

夏欣註意到他的目光,眼睛又是一紅,眼淚就不爭氣的落下。

周銀有些無措,想了想道:“要不等他們離開我找個機會揍她哥哥一頓?”

夏欣驚住,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又哭又笑問,“欺負我的是她,你打她哥哥做什麼?”

“她是為了夏義欺負你,揍他總沒錯的,她是女郎,我不好動手揍她,不過你要想動手,我可以幫你。”

夏欣一呆,問道:“怎麼幫我?”

“我幫你把風,你只管動手,我不叫她打著你,只讓你打她。”

夏欣這下不哭了,她抹幹凈臉上的淚,搖頭,“算了,下次她再欺負我,我再欺負回去。”

周銀看著她,正要說話,察覺到廚房裏有腳步聲靠近,便沖她點了點頭,端著茶去堂屋。

堂屋裏的氣氛很不好,夏母臉上有些怒容,看到周銀勉強扯出笑容,和他道:“這些事不用你做,出去玩吧。”

旁邊夏三嬸冷哼一聲,不善的看著周銀道:“嫂子對娘家侄子還真好,都沒聽說過的親戚找上門來都能招待。”

夏母不擅言辭,氣得胸口發疼卻說不出話來。

周銀見了忙道:“太太,我去請先生回來。”

說罷,不等夏母和堂屋裏的人反應過來,他撒腿就往外跑。

“哎,”夏三嬸不怕夏母,卻是怕夏衍的,見狀的喊了一聲,“你喊什麼,大哥要教書,你不要去打攪……”

周銀已經開門跑出去了。

夏三嬸臉色僵硬,扭頭去看其他人。

其他人也略微有些不自在。

夏衍算是紅田村夏家裏最出息的一個人,早些年州府開秀才科,他一下就考中了。

雖然考中後他既不到縣衙裏去當官,也不願更進一步去考學,但依舊是紅田村夏家裏最有出息的一個。

就是族長都不敢很壓他。

周銀一溜煙跑到書院,夏衍正好上完課,拿著書本出來見他喘著氣站在教室外,便加快腳步上前,焦急問道:“小銀,你怎麼來了?”

周銀就告狀道:“先生,家裏來了客人,說是紅田村的親戚,只是來的人不僅罵了夏妹妹,還把太太氣得不輕,我看太太臉都發青了,怕出事,所以來請先生。”

夏衍一聽,忙和周銀往家裏趕去。

夏家的氣氛依舊尷尬而凝滯,卻沒了之前的劍拔弩張,看到夏衍回來,紅田村來的人立即站起來,有些手足無措的和他打招呼。

夏衍嚴肅的在妻子身邊坐下,沈著臉道:“不必多禮,大家都坐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