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周銀11

他捂著肚子找了一條安靜的巷子走進去,覺得自己應該快要死了。

不好太嚇人,所以他往裏又走了走,最後實在走不動了就靠著墻坐下。。。

周銀捂著疼痛的肚子,仰著頭看天上的雲彩,真是奇怪,都是雲,它為何總是變幻呢?

但商州的雲和他們七裏村的雲看著也差不多,連太陽都是一樣的……

周銀胡亂的想著,身子慢慢的往下墜,不一會兒就軟倒在地,眼睛微微閉起來。

他是有意識的,他想要坐起來,但手虛虛的搭在地上,一點力氣也用不上。

夏欣開門出來,才轉彎就叫倒在地上的人嚇了一跳。

她往後退了兩步,見半靠在墻上的人一動不動,就小心翼翼的靠近,“餵,你是誰?”

地上的人沒回答她。

夏欣就咽了咽口水,上前兩步,“餵,這地上很涼,躺著要生病的……”

她蹲下去伸出手指輕輕戳他,戳一下便飛快的收回手,見他還是緊閉著眼睛,這才確定他是暈了。

她遲疑了一下,還是轉身跑回家,“爹,外面倒了一個人。”

夏衍還沒說話,夏母已經道:“是不是乞丐?給他們一些東西打發走就是了,欣娘,現在外面外地來的難民多,你別出門了,知道嗎?”

“不是乞丐,他身上的衣裳是幹凈的,也沒有補丁,爹,您去看一看吧。”

夏衍放下書,“我去看看。”

等看到人,夏衍就明白女兒為什麼說他不是乞丐了,他身上的衣服雖也是麻,卻是細麻,還算幹凈,臉也幹凈,手指甲裏也是幹凈的。

人雖昏迷著,但眉眼英挺,不僅不似乞丐,連難民都不像。

夏衍想了想,還是將人抱進屋。

夏母見了大驚,連忙迎上來,“怎麼把人帶回來了?”

“應該是生病了,”夏衍道:“不似難民,應該是誰家的孩子出門病倒了,先把人救醒吧,讓人請個大夫來。”

夏母見他把人抱回房,只能出門去請大夫。

周銀睜開眼睛時,就見一個小姑娘拿著勺子給他餵水,見他睜開眼睛,小圓臉一陣驚慌,立即起身,放下碗就往外跑。

周銀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人就跑了,只能半張著嘴一臉懵的繼續躺著。

他好一會兒才想起來自己似乎病倒在巷子裏了,所以他這是沒死,又被人救回來了?

周銀還是挺高興的,他撐著手臂起身,想要出去見一見救他的人。

才起來,一個中年文士便進來了,後面還跟著剛才跑掉的小姑娘。

“郎君且躺著,”中年文士按住周銀,扶著他靠好,笑道:“郎君暈在了我家門外,所以沒來得及詢問郎君便帶回家中,失禮之處,還請海涵。”

周銀忙道:“是先生救了我,小子感激還來不及,怎敢說怪罪?”

他主動道:“小子姓周,單名一個銀字,綿州羅江縣人,是逃難來到此處的。”

夏衍驚訝,“你是難民?”

看著不像啊。

“是,”周銀把自己賣身,又因為生病被換了賣身契的事說了,所以轉了一圈回來,他還是難民。

夏衍就笑道:“這也算因禍得福了,既然你被我們救了,那就說明我們有緣,你就先在此處養病吧,等病養好了再說。”

周銀身無分文,也沒有去處,聞言應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開的藥不對癥,或是這病終於到了盡頭,之前總不見好的病在住進夏家後慢慢好轉。

周銀一度擔心自己的病是疫病,想讓夏衍把自己送去廟裏。

夏衍道:“你這是水土不服,不是疫病。”

他笑道:“第一次出遠門的人很容易犯這樣的病,別太擔心。”

周銀就這麼在夏家住了下來,不過給他送藥和送吃都是夏衍,一直到他能下床走動,出了房門才看到坐在樹下做繡活的夏欣。

夏欣只有十三歲,比他還小兩歲,看到他,一雙圓溜溜的眼睛就好奇的盯著他看。

周銀有些不自在的把腳縮了回去,卻沒有轉身回屋,而是同樣好奇的看著她,倆人就這麼互相好奇的看著。

夏母從廚房出來看見,不由輕咳一聲。

倆人瞬間回神,夏欣低下頭去,周銀忙和夏母行禮,“夏太太。”

夏母笑道:“周小郎能下床了?”

“是,好了許多,”周銀忙迎上去,“有什麼我能幫忙的,我來做吧。”

“不必,不必,”夏母笑道:“你才好轉,好好休息吧。”

她叫了還呆呆坐在樹下的女兒,嗔道:“欣娘,還不快過來燒火?”

“哦,”夏欣這才反應過來,忙放下手中的繡品和針線跑過去,路過周銀時擡起眼來瞧瞧看了他一眼,然後就鉆進廚房裏了。

雖然周銀這幾天都住在夏家,但他們很少見面,端藥送飯這樣的事都是夏父在做。

周銀目送她跑進廚房,撓了撓腦袋,最後還是把堆在墻角的柴垛整理了一下。

夏父是讀書人,不是能幹活的人,夏母力氣不夠,所以買來的木柴胡亂的堆在角落裏。

周銀將柴垛整理好,又把院子掃一遍,夏衍才從書院裏回來。

他在一家書院裏當先生,距離家不是很遠,所以早中晚三餐都能回家用飯。

一進門他就察覺到了不對,家……好像寬敞了許多。

一直留意周銀的夏母笑盈盈的走出來,和他笑道:“你回來了,午食做好了,快凈手吃飯吧。”

把人拉到廚房裏,夏母才小聲道:“是周小郎收拾的,別說,還挺勤快的。”

夏衍:“他還病著呢,怎麼讓他幹活兒?”

“我可沒讓,勸過了,但勸不住,他說要活動活動筋骨,我總不好與他拉扯。”

夏衍想了想道:“既然他已經能下床,那午食便一起吃吧。”

“這……”夏母看向女兒。

夏衍不在意道:“還有我們在呢,倒不必如此避諱。”

那不是因為他們家只有一個女兒,且倆人又正好年紀相仿,很是不巧嗎?

不過她一向不太反對夏衍的決定。

周銀就坐在了餐桌邊,正式和夏家人見了面。

吃過飯,夏衍便找周銀談了談,“你今後有何打算?”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