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周銀10

她把鞋子塞進他的包袱裏,紅著眼睛道:“家裏也沒好東西給你,你出門在外,肯定耗鞋子,這三雙你先帶著,回頭我再給你做,等明年你跟著商隊回來,我再給你一些。”

周銀應下,拍著胸脯笑道:“嫂子,你放一百個心,我跟著商隊走不會吃苦的。。。”

錢氏點頭,一路將人送到村口的大榕樹下,村裏的人這才知道周銀把自己給賣了。

而他們這次去幹活的東家就是周銀的主人家。

村民們沈默的站在大榕樹下目送他們一行人出村,往山路上去。

到了縣城,商號裏的人立即接手了這批人,把他們分開後安排下去。

這家商號經營的貨物有茶葉、布料和藥材,裏面還有一批糧食,是開春那會兒經過商州時接的吳家的單子。

那會兒剛開春,雖有幹旱之兆,但水都沒想到會這麼嚴重,東西直接堵在了路上。

如今外面世道不好,到處是難民,所以大管事才想在羅江縣把手上的貨物都清了,他們就帶著錢走。

到現在,貨物已經清了大半,還剩下一小半,大管事便決定先帶著商隊回去,剩下的這些他也已經聯絡好買家,他們會陸續過來交接,到時候只需清點貨物把貨交給他們就行。

周大郎他們的任務就是配合商號留下來的人看守這些貨物,等買家來了,他們要搬貨裝貨……

周銀和他們分開,拎著包袱去見大管事。

大管事和他笑道:“來得正好,去換一身衣裳,用過飯再來找我說話吧。”

周銀應下,接過一個包袱,被領到一個房間裏換衣服。

雖然是下人的衣服,也不是全新的,但依舊比他之前穿的要好很多。

周銀換上衣服,在水裏看了看自己的臉,滿意起來。

可能是考慮到他餓了很長一段時間,商號給他的飯是一碗粥和一盤包子。

周銀細細地吃完,輕輕打了一個飽嗝,心滿意足的去找大管事。

大管事帶他出門,直接去了城門處,指著城門口那稀稀拉拉進出的人道:“看到了沒?”

周銀點頭,“看到了。”

二管事也跟著看去,一臉茫然,不知道他們看到了什麼。

周銀道:“出城的人很少,進城的人也不多,但兩邊守的士兵卻很多,比進出城的人還要多。今天我們從西城門進,那裏也是一樣。”

大管事點頭,“你怎麼想?”

周銀不太肯定的道:“大管事,我們是出不去城了嗎?”

大管事贊許的看了他一眼,道:“人出城沒問題,但東西不能出去。”

周銀就明白了,他們這位縣太爺為了救羅江縣也是拼命了。

但是……

“大管事的意思是?”

大管事:“想個辦法出去。”

周銀:“……大管事,我就是個混子,小的要是有那能耐,還能餓到把自己給賣了嗎?”

大管事拍著他的肩膀笑道:“我只要帶著商隊出這道城門,我覺得你一定有辦法。”

周銀垂下眼眸道:“人和車馬出去沒問題,但糧食和貨物怕是帶不出去。”

“我只帶商隊的口糧,那批糧食我會留在羅江縣,過兩天糧價差不多時賣出去。”大管事道:“你只要想辦法把我們的車馬和錢帶出去就行。”

周銀沈吟半晌,點頭應了下來。

周銀從大管事那裏拿了一袋糧食,分成一小袋一小袋的拎著往外走,等下午回來時他就搞定了,和大管事道:“我們明天卯時出城。”

卯時是城門才打開的時候。

“錢財和隨身物品都能出去?”

周銀點頭,“我們商號不是本地的,只要不帶大宗貨物,他們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放我們離開。”

大管事松了一口氣,伸手拍著他的肩膀笑道:“做得好,你去休息吧,明天早點起來。”

周銀應下。

等他一走,大管事便和二管事笑道:“怎麼樣,我沒看錯人吧?鼠有鼠道,別小看了這些人,他能在縣城裏混得這麼開,不可能沒有門路。”

只是地位太低了,能用的資源少,這才受困於此。

大管事自信滿滿,認為他以後一定能把周銀用在刀刃上,把他培養出來。

奈何天不遂人願。

不知道是不是前頭餓得太狠,還是第一次出門水土不服,他生病了。

這一路走得很艱難,路上難民很多,他們需要避開隊伍強大的難民,有些地方還發生了暴動,更需要避開。

所以明明只需要五天的路程,他們楞是走了半個月才到。

到商州的時候,周銀已經病得起不來身,一進城大管事就找了大夫來看。

大夫懷疑是疫癥,又不太肯定,只能先開兩副藥給他。

周銀吃了以後沒有多大的效果,商隊不可能為他在此停留,大管事權衡之後還是決定把他留下。

他做出這個決定時宛如心被挖了一樣,“你是我看上的人啊,沒想到你竟都不能陪我回到家。”

被拉住手的周銀:……

大管事一臉心疼的把他的賣身契拿出來交給他,“帶著你,你必死無疑,留在這裏或許還有一條生路,你,你……”

周銀看了眼賣身契,搖頭道:“大管事,您把賣身契帶著吧,把我留在這裏,明年您回來找一找我,我要是還活著,一定能找到我,要是我死了,您也給我家裏傳個信。”

大管事雖然很想這麼幹,畢竟他是真喜歡周銀這個人才,但他還是把賣身契塞進他手裏,“說的什麼胡話,你沒有籍書,沒有過所,留在這裏,很容易被當做流民清理了,這賣身契你就拿著吧。”

“唉,說明我們沒有主仆緣分啊,倒是有朋友緣,將來若有緣再見,你可不要忘了我這個朋友啊。”

周銀這才應下。

大管事給他付了幾天的房錢,又給了他一筆錢拿著,讓他自己治病。

要是這些錢花完他還治不好,那人估計也就不行了。

商隊就這麼走了,周銀住在客棧裏,每天按時吃藥,病情沒有惡化,但也沒有好轉。

錢花完,他只能離開客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