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周銀9

周銀“嗯”了一聲,聲音沒多少起伏,只是微微揚高了聲音,讓每個人都能聽到:“這個活兒來的不容易,我和商號的大管事拍了胸膛保證的,你們能幹,去了以後手腳幹凈,就是再餓,也不能動不該動的東西,還得保護好商號裏的東西,這個沒問題吧?”

“沒問題,沒問題,”村長代替他們應下,問道:“他們要幾個人?”

這話一出,院裏院外的人都上前一步,目光炯炯的盯著周銀。

“三十二個。。。”

村長楞住,“這……”

這個人數,基本上把村裏的青壯,能幹活兒的男人都帶上了。

周銀眼前發花,往後退了幾步,靠在村長家裏牛棚的柱子上,和他們道:“這些都是力氣活兒,所以我提前給你們支了一頓飯回來,吃好了,明天跟我到縣裏去。”

周銀示意周大郎把他帶來的布袋打開,裏面是擠在一起的大餅。

本來捆得很嚴實的布袋一打開,餅的淡淡香氣散出來,人群一陣騷動。

村長立即吼一聲,“別亂動,讓銀小叔來發。”

但他這個村長剛上任,還不太有威望,最後還是一個老人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鬧啥,鬧啥,三十二個人,一家少說能出去一個,有的甚至是兩個,鬧出事來,誰也別想去了。”

大家這才安靜下來。

老人回頭看周銀,見他神色恍惚,就知道他是餓的,所以伸手拿出一個餅,揪了一塊塞進他嘴裏,這才扭頭和村裏人道:“能扛包幹活兒的青壯站出來,我們數一數,按照人頭發餅。”

大家就擠擠攘攘的上前排隊。

周銀吃了一小塊餅,又喝了兩碗水,總算緩過勁兒來,他上前道:“三十二個人,我心裏都有數的,我點了名字就上來拿吧。”

周銀拿過老人手中的餅,先是叫了周大郎的名字,把手中缺了一角的餅塞在他手裏,這才開始叫其他人的名字,“大勇……”

村裏十五歲往上,三十五歲往下的人都被他考慮到了,不多不少,正好三十二個人,每家都至少有一個人在裏面。

周銀把餅都分了下去,卷起空袋子道:“我不管你們怎麼分這個餅,但至少你得有力氣,不然明天去了縣城,大管事要是看不上人給退回來,我也沒辦法。”

正激動的想要撕了餅給家裏人分的青壯們一頓,激動的村民們也稍稍冷靜下來,“對,得留著,明天得有力氣。”

周銀不再管他們,帶周大郎回家。

周大郎捧著缺了一角的餅跟在他身後,焦急的問道:“小叔,你怎麼沒有,這活兒不是你找的嗎,按說你也該有一個餅才是啊。”

旁邊的村民們聽見也疑惑起來,對啊,周銀怎麼沒餅?

老周家,錢氏已經從床上下來,正和周金一起坐在堂屋裏看中間放著的糧袋,幾個孩子蹲在一旁,都有點兒害怕。

看到周銀回來,錢氏就立即站起來,因為站得太急,人還踉蹌了一下。

周銀忙上前扶住她,“大嫂。”

錢氏一把抓住他的手,盯著他問道:“你老實說,你哪來的糧食?”

“這年月,這一袋糧食可寶貝著呢,你哪來的?還給村裏這麼多人找了活兒。”

周銀低下頭盯著自己的腳尖道:“我把自己賣了。”

“什麼?”錢氏喃喃的反問,聲音輕得幾乎聽不見,“什麼叫把自己賣了?”

周銀擠出笑容道:“大嫂,那是個大商號,每年都會經過羅江縣的,我都算計好了,就算我跟商號走了,每年還是會回來的,你們就當我是出去幹活,總會回來的。”

錢氏嘴巴喃喃,半晌說不出話來。

周金也抱著腦袋不說話。

他們都不是傻子,也不矯情,家裏已經是山窮水盡,周銀為什麼這麼做,他們心知肚明。

周銀安慰他們道:“哥,嫂子,你們放心吧,那商號的大管事和我好,我跟他走,以後就吃香喝辣,不愁吃喝了。”

錢氏和周金卻並沒有被安慰到,當人奴仆豈是那麼好的?生死只在別人的一念之間。

錢氏看著地上的那袋糧食問:“你簽契約了?”

“簽了,今天是回來收拾東西的,明天就走。”

心底最後一點僥幸也散了,錢氏一言不發,轉身回屋。

周銀撓了撓腦袋,和低著頭坐著的周金道:“哥,你去看看嫂子吧,我又不是不回來了。”

“這也不由你控制,”周金道:“你還能做主人的主不成?”

他轉身回屋,錢氏正在蒙在被子裏哭得傷心。

周金坐在床邊嘆氣,半晌,他伸手拉了一下被子,錢氏一下扯開被子,捏著拳頭就朝他身上打,“叫你懶,叫你懶,和你說過多少次,家中無余糧,遇到天災是會死人的,你就是得過且過,非要人攆才動彈……”

周金抱著腦袋由她打,錢氏揪著捶,大哭出聲,“你還我小銀,還我二郎,你這個沒用的……”

周二郎跑去找周銀,“小叔,我爹娘打起來了。”

周銀正在打包行李,其實他就一套衣裳,沒什麼可帶的,聞言眉頭都沒動,“都餓成這樣了,還能打出一朵花來?不用管他們。”

周二郎坐到床邊,緊皺著眉頭,“小叔,你真把自己給賣了?”

周銀“嗯”了一聲。

“那以後怎麼贖你?”

“用得著你們?”周銀自信的道:“我有月錢呢,到時候存著,等我學好了本事我就自己把自己贖了。”

周二郎一臉的不相信,“真這麼好,那天下人不是都爭著去當奴才了?”

“那是他們沒找到好東家,我這個東家可好了,對我更好,”周銀道:“肯定比在村子裏還要好,你們別操我的心了,還是想想自個吧,我走以後大郎去縣裏打工,家裏就你最大了,你得看好家,糧食省著點兒吃,等衙門放糧。”

周二郎應下。

錢氏哭了一場,最後紅著眼睛給周銀收拾出三雙鞋子,其中兩雙是之前做好的,給他和周大郎的,另有一雙是昨晚熬夜做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