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周銀8

“要不是我家已經斷糧好幾天,我大嫂今早餓暈過去,我也不會來找大管事賣身。”周銀嘆道:“雖然只需要十天,但對我們來說,一刻鐘都能要人命。。。”

“我知道,那些糧商手裏有糧,縣太爺也知道,不然也不會扣下他們,和他們相比,我們商號的那批糧食根本不值一提,我不會為這個損害商號利益的,”周銀一副坦誠的樣子道:“而且我現在已經是商號的人了,您是知道我的,我想出人頭地,所以我一定會為商號著想,商號的利益就是小的利益,商號越好,小的才能越好。”

“好!”大管事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三十二個人就三十二個人吧,你明天把人領來我看看,現在外面越來越亂,我們得趕緊走了。”

不然流民真成亂軍,他們都要折在這裏。

“那小的能不能替他們求個情,提前預支一天的口糧?”見大管事目光淡漠的看過來,他笑容不變,反而更燦爛了些,彎著腰道:“這樣明天他們才能精精神神的來見大管事。”

大管事垂眸思索片刻,微微點頭,叫了一個人過來,“帶周銀去領一袋麥子,還有,給他三十二個餅帶走。”

大管事將一張賣身契遞給周銀,“周銀,你可要真如你說的為商號著想。”

周銀拍著胸脯道:“大管事,我給您跑腿也有兩三年了,您還不了解我嗎?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他抓著筆熟練的在契約上簽下自己的名字,他寫字不好看,但“周銀”二字卻極好看,這是他練的最好的兩個字了。

他按下手印,雙手將賣身契奉上,大管事接過,滿意的點了點頭。

等周銀離開,二管事很是不解,“大哥,您怎麼對他這麼好?”

“他值得,”大管事道:“這小子聰明得很,而且在附近幾個縣,尤其是在羅江縣很吃得開。”

“但羅江縣只是個下縣,我們往年也只是路過,他在這裏吃得開對我們商號能有多大用處?”

“一袋麥子換一段路暢通,不值嗎?”大管事道:“而且,這小子能在羅江縣吃得開,他將來也肯定能在別的地方吃得開,我看中的是他這個人。”

二管事還要說話,大管事就擡手止住,道:“先去打聽一下消息,縣令是不是真的從別的地方買到糧食了?”

二管事應下,去找他們在羅江縣的人脈,最後終於從一個衙役那裏打聽到:“跟在主簿身邊的那個差吏說,縣令的確從外地買到了糧食,已經在路上,估摸過不了多久就能運過來,朝廷給的賑濟糧在路上被搶,估計沒那麼快到。”

“那些糧商手裏還有糧食嗎?”

“聽說有,但他們不願出售,每天就壓著量往外放,聽說他們現在都被縣令扣在了縣裏,城門處都死守著不給他們出去呢。”

大管事忍不住暗罵一聲,“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擡高糧價,把縣裏這些餓肚子的難民逼到絕境,誰也活不了。”

還生生耽誤了他們。

“大管事,怎麼辦,這批糧食是商州吳家的,我們被困在這裏,本來已經遲了,要再送不過去……”對商號的聲譽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大管事原地轉了轉後道:“吳家是看錢的,雖然我們給不出糧食,但能給出一個滿意的價錢給他們,這事兒也能了解。最主要的是我們得活著到商州。”

“那……”二管事正要說話,一個夥計從外面跑進來,湊上來小聲回稟道:“大管事,城門那裏不許我們出去了,說是凡出城的人,超過一車貨物的隊伍都不許出去。”

大管事就嘆息一聲道:“我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皇帝剛下了詔書,要各地同心協力共渡難關,不少州縣都開始關閉城門,一是拒絕流民再流入,二是防止富戶外逃,丟下一城的貧民。”

“這這這,這皇帝怎麼這樣?”

“這天下還沒安定呢,到處都在打仗,百姓每年不是要納捐賦稅收,就是要被征召兵役,除了富戶,誰還有能力度過這樣的天災?”

大管事道:“朝廷這是沒有多的余糧,在逼著富戶豪族出手賑災呢。”

“那我們怎麼辦,豈不是要被困死在羅江縣裏?”二管事著急起來,“大哥,我們是外鄉人,羅江縣一旦暴動,最先被針對的就是我們啊。”

“所以周銀很重要啊。”大管事捏了捏手指頭,“你現在知道我為什麼答應周銀了吧?有了他,我們在羅江縣裏就有根基,不算是外人,甚至,我們說不定能順利的離開羅江縣。”

周銀帶著一袋糧食和一袋餅回到七裏村。

他把糧食交給周金,“這是我們家的,磨出來,省著點兒吃,二十天以後衙門應該就放糧了。”

周金楞楞的看著腳邊的糧食,“你,你去打劫了?”

周銀拎了剩下的一個袋子道:“沒有,只是找到活兒幹了而已。”

他對一旁楞著的周大郎道:“你跟我走吧,我也給你找了個活兒,把村裏還在的青年都找來,在村長家裏集合。”

一旁的周二郎立即拽著周三郎也跟著去湊熱鬧。

村裏還剩下的人很快湊到了村長家裏,可不只是青年,而是老弱婦孺,有一個算一個都來了。

村裏剩下的人不多了,前面死了不少,後頭又往外逃了不少,如今只剩下一半不到的人了。

大家都很沈默,主要是沒力氣說話。

周銀除了小胖子的那半塊餅外,也一天沒吃東西了,今天又來回了一趟縣城,哪怕回來時有商隊的人幫忙扛東西,他現在也不太有力氣。

所以他就長話短說,和新上任的村長大侄子道:“大華啊,我給村裏的青壯在縣裏找了個活計。”

大華和村民們聽得一楞,然後眼睛發亮的看向周銀。

周銀道:“卸貨,裝貨,守衛,都是力氣活兒,沒有工錢,只給吃的,一天兩頓。”

大華楞楞的問,“真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