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周銀7

“話是這麼說,可二十天也不好熬呀,有的人可能一天都熬不住了。”

周銀把剩下的餅都塞進嘴裏,“你什麼時候走?”

“明天午時,越早走越好,”小胖子嘆氣道:“以後可能都不會回來了。。。”

周銀:“能活著就好。”

小胖子點頭,“借你吉言。”

而後,小胖子果然沒再回羅江縣,但他還是聽到了周銀的名字,因為他有一個聞名天下的女兒。

誰都知道,聞名天下的周尚書是個女子,是個神醫,出自綿州羅江縣七裏村,七裏村盛產藥材、水稻和小麥,其父是被先帝盛贊的義士周銀,被追為綿州牧。

因為周滿,天下不少文人為周銀立傳,使其義舉廣為流傳。

已經年老的小胖子自然也聽到了,他扭頭和家裏的子孫後代道:“我認得綿州牧,是個聰明好學之人。”

他的子孫並不以為然,道:“誰都知道啊,周尚書那麼聰明好學的人,其父自然也聰明好學,聽說周尚書一身肝膽義氣就是遺傳的其父。”

老人躺在椅子上,看著家裏的院墻,卻似乎看到了當年靠在那上面的少年,他擡起頭一臉堅定的和他道:“我也要走了。”

小胖子一楞,然後很驚喜,“你也要往外逃嗎?那要不一起吧?”

周銀搖頭,“上次那個大商號的管事還記得嗎?我打算去找他。”

“你瘋了?他們家要賣身契的,你不是不肯賣身嗎?”

周銀:“賣身價高。”

周銀識字,雖然一手狗爬似的字很難看,但也掩蓋不了他的聰明。

他常年在縣城中跑動,自然有欣賞他的人,他也想找些事來做,給人做跑腿的夥計都行,他相信自己,總有一天能做個管事之類的。

他都打聽好了,做個商號或者店鋪的管事,一個月最少能賺八百錢,一年不吃不喝就是九吊六百錢,比種地賺多了。

但他不賣身。

可以簽用工的活契,不簽死契。

但他一不是人家的下人,二不是他們家師傅帶出來的學徒,這樣一要求直接斷了很多路。

去年便有商號的大管事看中他,一再請他,周銀都沒答應。

他們家商號太大,規矩也大,首要的一點就是絕對忠心。

忠心,再沒有比簽死契更忠的忠心了。

周銀從沒想過一下跟這麼大的商號,他的目標只是在劍南道內打轉的小商號,或是一些店鋪。

但賣身什麼的,在生死面前實在太不值一提了。

周銀都沒糾結,直接找到那家大商號,他運氣很好,他們還沒離開。

商號的大管事很喜歡他,幾次來羅江縣都是找周銀跑腿,與他還算熟悉。

他一提賣身,大管事就收下了,“你想要什麼?”

“一麻袋麥子。”

大管事笑了笑道:“你倒機靈,現在羅江縣裏能拿出糧食買人的不多了,這東西比錢可值錢多了。不過那人是你,我願意挪出一袋麥子來。”

周銀暗暗松了一口氣,也擠出笑容,“多謝大管事,小的還有另一個請求。”

“你說。”

“我知道,我們商號要從羅江縣搬走了,有許多的貨要處理,那些東西搬動總要人,您要不試一下我們村裏的人?”周銀道:“都是能幹活的青壯,不要錢,管飯就行,一天兩頓,讓他們有個活路,您讓他們幹什麼都可以。”

大管事沈吟道:“現在的羅江縣人力並不難找。”

“但用我們七裏村的人,我能保證他們手腳幹凈,不會鬧騰,要是有流民沖擊,他們還會忠心耿耿的保護商號的東西。”周銀道:“從外面找的力工,保證不了他們的品性。”

大管事略一思索便笑起來,“你說服我了,這個活兒可以交給七裏村的人,周銀,這是看著你的面子,你說的可要做到。”

他道:“這次離開,我會把商號大部分人都帶走,只留下幾個看顧的人,他們的性命前程可都是掛在你身上的。”

周銀笑道:“大管事放心,我現在可是您的人了,生死予奪都在您手上,就是為了我自己,我也會安排好這裏的一切。”

大管事滿意的點頭,“我就喜歡你這一點兒,和聰明人一點就透,那這事就交給你了。”

周銀就對他嘿嘿一笑,問道:“大管事,你們要多少人?要我說,留在這裏清理的貨物不少,流民漸多,自然是人越多越好。”

“你想我要多少人?”

“三十二個人,您看怎麼樣?”

“還有零有整,周銀,這年月,要養活三十二個人可不容易。”

周銀道:“我知道,商號有一批糧食還沒賣出去,就等著後面賣呢,商號要撤走,這批糧食就沒人看守了。”

他道:“我們縣城的糧商可都不是善茬,就算商號瞞得緊,他們也能知道,一旦放出消息去,外頭的流民能把我們生吞活剝了。”

大管事臉色一變,“你是怎麼知道的?”

周銀攤開手道:“您看,連我都知道,縣裏的那些大老爺們能不知道?”

“那批糧食不是要留在羅江縣的……”

“您運不走的,”周銀截斷他的話,道:“羅江縣快到頂點了,外面街道、官道、小路上來來去去的難民,鼻子都跟老鼠一樣,那批糧食不運出去還好,一旦上路,他們一定能聞到,到時候連商隊的人都出不了縣城。”

大管事抿了抿嘴,心中有點兒懊惱,他們其實早該走的,但帶的貨物太多,聽說前方已經有流民作亂,他們這才暫時停留在羅江縣,誰知道現在連羅江縣都出不去了。

周銀道:“現在我們什麼貨物都能帶,就是不能帶糧食,那不是救命的東西,那是催命的東西。”

“而且,我們縣令也被逼到絕境,”周銀道:“縣裏的糧商都被他扣著了,您覺得您還能帶這一批糧食離開嗎?”

大管事擡頭盯著他看,“你這是為我們商號著想,還是因為羅江縣故意嚇唬我呢?”

周銀搖頭,“自然是為商號著想了,大管事,我知道的,縣令已經想辦法從外面買到糧食了,已經在路上,只要再等上十天左右我們縣城就有糧食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