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周銀6

大家沒說話,族裏還來了三個年紀比較大的,他們上前確認村長真的死硬了,便點了點頭,便有青年上前將棺材合上,釘上釘子。

沒有停靈,大家沈默的擡起棺材送到了墓地裏,幾個青年就輪著挖,總算挖出一個勉強放下棺材的坑,這才吭哧吭哧的放下去。。。

等做完這一切,周銀都餓得眼前發花了,差點兒栽到在地。

大家坐在地上休息了一會兒,也沒回家,而是順著摸到山上,看見外面的樹都被剝了皮,就只能往裏走,走了老遠才看到沒被剝幹凈皮的樹。

周銀摸了摸肚子,用鐮刀割了一層樹皮,然後就把它往下剝,但他一棵樹就剝一塊。

大勇上前也要剝,被周銀拍了一下手,“換棵樹吧,讓它活下去。”

大勇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虛弱的道:“人都活不了了,你還管樹呢。”

周銀就把手上的樹皮扔給他,“下一棵樹又不遠,以後子孫後代都要用得著呢,可不能把樹都禍禍了。”

大勇就指著外面那片已經被剝幹凈的樹,“它們都被剝幹凈了。”

周銀轉身就走,“但這棵還沒有,這棵也沒有……”

周銀在下一棵樹上剝了一塊皮,換了一棵樹繼續……

他把樹皮帶回家,周大郎幾個便拿來細細地切碎,放上水就開始熬煮,“一會兒一小把米就行。”

“米得找娘要。”

坐在小凳子上發呆的周銀就起身,“我去要。”

“大嫂,”周銀敲了敲門,沒聽見回聲,就又叫了一聲,他心臟劇跳,不由推開門進去。

錢氏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周銀快走幾步上前,抖著手指去摸她的鼻息,半晌沒探到呼吸,他臉一下慘白,忙去摸她的脖子。

待探到脈搏,這才松一口氣,推了推她叫道:“大嫂,大嫂。”

錢氏眼皮顫了顫,努力的想要睜開眼睛,但沒成功。

周銀直覺不好,看向她的櫃子,忙上前打開翻找出糧袋。

他拎了拎手中的糧袋,這米至少還有三碗,可是……

周銀呼吸重了幾下,他識數的,家裏這麼多人,那袋糧食吃到現在不應該還剩下這麼多。

周銀抹了一下臉,從糧袋裏盛了一碗米出來。

周大郎和小錢氏看到這一碗米驚住了,“小叔,怎麼要這麼多?之前娘都只給我們一捧。”

周銀就抓了兩捧米往樹皮湯裏放,剩下的半碗交給小錢氏,“重新起一個鍋,熬粥。”

小錢氏楞楞的接過,扭頭看向周大郎。

周大郎手微顫,“小叔,是不是我娘……”

“快熬吧,我先給嫂子餵點兒水,”周銀四處看了看,皺眉,“大哥呢?”

“我爹和三弟去打水了,現在水也不好打了,需要排很長的隊才能打到一桶,”

周銀點了點頭,接了一碗已經開的樹皮湯就端進去屋裏餵錢氏。

小錢氏熬粥的手藝很好,哪怕只是放水熬,但她就是能熬出粥花來,那米香味兒飄滿了全屋。

年紀還小的周四郎扶著門框探進頭來,因為餓了許久,他兩條小腿顫顫巍巍的,腦袋很大,身上都是骨頭,打著補丁的衣服空蕩蕩的,風一吹就鼓起來。

他拉下被風吹到臉上的衣服,扒拉著門框往廚房裏看,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又咽了咽口水。

周大郎看得心疼,看了一眼妻子後就小心用勺子盛了一勺子米湯給他。

周四郎一口咬住,不舍得把勺子松開。

周大郎捏開他的嘴巴,取出勺子,想了想,還是又給他舀了一勺,裏面有七八粒的米花,“吃完這勺就沒有了,這是娘的。”

周四郎點了點頭,卻扒拉著門框不肯離去。

周大郎看不得他的眼睛,捂住他的眼睛道:“到院子裏去,一會兒樹皮粥熬好了,大哥多給你一點兒。”

周金和周三郎回來才知道妻子餓暈過去了,忙放下水桶趕去屋裏。

人一旦餓暈,那離死也就不遠了,村子裏餓死的人都是這樣的,先是暈過去,然後不聲不響就死了,連一句話都留不下。

周銀吹了吹熬好的粥,捏開錢氏的嘴巴往裏餵。

他對大哥很是抱怨,“大嫂沒吃東西,你怎麼也沒發現?”

周金低著頭沒說話。

周銀有些生氣,“大哥,我問你話呢。”

小錢氏忙拉了拉他的袖子,“小叔,我來餵吧。”

周銀把位置讓給她,周大郎勸道:“娘要瞞著,爹肯定發現不了,小叔,你別生氣了,生氣費力氣。”

周二郎:“對,樹皮粥也熬好了,我們也先吃東西吧。”

錢氏吃了一碗粥,臉色慢慢回轉,勉強醒了過來,只是依舊昏昏沈沈的說不了話。

周銀一看便知是餓太久了,他扭頭對周金道:“我明天進一趟城。”

“進城幹嘛?”

“打探消息,”周銀道:“看看衙門到底啥時候放糧,還有找一找活計。”

周金沒攔著,周銀在縣城混了五年,多少有些門路,他走出去活下去的可能性更高。

周銀第二天一早就出門了,他直接去找了自己縣上的好朋友——小胖子。

小胖子卻成了小瘦子,他和周銀道:“我們家要走了。”

周銀靠在墻上,“你家都要走?”

小胖子道:“沒辦法,我家也快沒糧食了,再不走,也要餓死了。”

他從懷裏拿出一小塊餅遞給周銀。

周銀白著臉接過,撕下一小塊,剩下的還給他。

小胖子推了回去道:“給你留的,本來是一整個的,但我沒忍住吃了,你今天要再不來,我就吃完了。”

周銀就咬了一口,問道:“你爹說衙門放糧的事……”

“聽說外面都在搶呢,衙門和衙門搶救濟糧,逃難的難民也會搶,所以糧食不好送進來。”

周銀心不斷往下沈,“那之前說的,下個月中旬要放的糧……”

“那一批沒問題,我爹說,那是縣令托人從江南運過來的,繞過了隴右道,現在已經在路上了,估計用不了二十天就能到。”

周銀松了一口氣,“所以只要熬二十天就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