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周銀1

在周銀之前,老周家在七裏村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他曾祖花了兩袋谷子從逃命的難民裏給他祖父挑了一個長得極好看的媳婦。

當她被領回七裏村時,村子裏人都跑出來看熱鬧,雖然對方和他們一樣是破爛布衣,但洗幹凈臉,卻是白白嫩嫩,那張臉怎麼看都比他們好看。。。

這麼好看的人,也不知道老周家是哪來的好運氣竟然搶到了。

很多人都覺得老周家守不住人,這麼好看的人,要是叫外面的人看見了,還不得被搶去?

畢竟這年歲又不太平,外面的皇帝隔一段時間換一個,比他們種莊稼還勤快。

不是這個打那個,就是那個打這個。

但是,她竟然真的在七裏村落地生根了,還養大了一個孩子。

七裏村的老人們後來回想時得出結論,她能安然無恙是因為她在最好看的那個年齡段裏基本不出村。

自她嫁進七裏村後就只忙著過自家的小日子,最遠到的地方就是大梨村,為的還是趕集。

她一生就去過一次縣城,還是為給她兒子娶媳婦買東西去的。

她剛到七裏村時,村裏很多人都覺得老周家娶她得不償失,雖然長得好看,但莊戶人家,需要的是能下地,能操持家務,不然,一家全靠一個男丁來養,太艱難了。

長得好看,用處不大。

誰知道這小娘子還挺能幹,家裏的事能做,地裏的活兒也能幹,最關鍵是,長得好看用處真的很大。

從她那一代開始,老周家因為長得好,占了多少便宜啊。

這份好看遺傳給了周父,讓他成功娶到了一個在鄉間相對好看的章氏,然後生下了他們一生中最成功的兒子——周銀!

以及最幸運的兒子——周金!

周金運氣很好的生在了周銀前面,且不多不少,剛好比他大二十歲,這樣的情況,在十裏八村也算是獨一份了。

周銀出生的時候,正是老周家最艱難的時候。

在那之前的前三年,老周家花了家中一大半的積蓄,又憑著周金那張臉求娶到了遠近聞名的能幹人——錢家的閨女!

錢氏嫁進老周家時,十裏八村不少人家都暗中扼腕不已。

因為錢氏是出了名的勤快能幹,雖然還只是在閨中,但在十裏八村卻是很有名的;

和她一樣出名的是懶得出奇,都已經年過十六,還沒怎麼下過地的周金。

所以大家都暗地裏猜測,老周家是出了大彩禮才求到錢氏的。

老周家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只有錢家自己知道,老周家給的彩禮,和其他家上門求娶要給的差不多,甚至還要少一些。

要不是錢氏堅持要嫁周金,他們是很看不上周金的。

普通人家娶個媳婦都要緩幾年才恢復元氣,更不要說周家不是一般人家——他們家出了名的懶。

所以他們家的元氣恢復得要比一般人家還要慢。

然而屋漏偏逢連夜雨,錢氏懷著周大郎時,難得安定下來縣衙決定修一下縣裏的水渠和堤壩。

因為戰事,這些地方年久失修,所以這一次勞役就頒了兩個月,遠超應該服役的日期。

老周家照例是周父去服役,他才三十八歲,還不是非常老,可以幹這種活兒的。

結果,才去了半個月,他就被人擡回來了。

聽說是修水渠要踩在泥水裏,恰巧那段時間下雨,秋後的雨,冰涼涼的,他晚上就病倒了。

最後是把身上的錢塞給衙役,這才被擡了回來,然後周金就被抽調去補缺了。

為了給周父治病,老周家不得不借錢,等周金回來,老周家就欠了一筆不多,但也不輕松的外債。

從那以後,老周家的日子就過得緊巴巴的,就在這個當口,章氏和她媳婦前後腳懷了第二胎。

十月懷胎,她生下了第二個兒子——周銀,而錢氏早婆婆兩個月生下一個女兒。

周銀的臉和他大哥一樣,像他們的祖母多一點,還有些像他們母親,中和了一下,總結出一句話就是:長得好看!

但除了臉以外,兄弟倆就沒有相似的地方了。

周銀從小就表現出和他大哥不一樣的聰慧,據他們父親驕傲的說,這一點兒特別像他們的祖母。

所以周父很喜歡周銀,章氏就更喜歡周銀了,小兒子,大孫子嘛。

章氏雖然也喜歡大孫子,但更喜歡自己的小兒子。

所以她把自己的小兒子塞給錢氏帶,讓她餵奶,為免孫女搶她兒子的口糧,她還主動要替兒媳婦帶女兒。

不過被錢氏拒絕了,她強硬的把周喜抱到自己屋裏,那孩子能閉著眼睛給她嚎一夜。

章氏沒辦法,只能灰溜溜的把孩子送回去。為了保證錢氏有足夠的奶水餵養兩個孩子,不會因為女兒虧待周銀,她只能咬牙每天拿出兩個雞蛋給她吃。

本來錢氏對這個小叔子感情淡淡,甚至是有些怨氣的,但因為他,她不僅能吃飽吃好,還能夠得到休息,她心裏的怨氣就消了。

而且這孩子長得是真好,明明周喜比他還早出生兩個月,但他就是長得更開,臉更白,人也更乖。

除了餓了和拉了外,他基本上不哭,和周喜形成鮮明的對比。

雖說會哭的孩子有奶吃,但乖巧的孩子也更惹人愛。

錢氏的心裏的天平就一點一點的傾斜,在她沒發覺的時候,她對這個小叔子多了幾分母親般的愛。

而等到周銀能走能說時,這份感情就更深了。

他真的是她見過的,最懂事,最體貼的孩子了。

周大郎比他還大一些,但他就想不起來護著母親,不似周銀,他似乎天生敏銳,天生的就知道心疼人。

所以在周金欺負錢氏時,他就到他爹娘面前打滾,然後他偏心的爹娘就揍周金給錢氏做主;

在母親欺負大嫂,分吃的時候厚此薄彼時,他就會把自己和大哥碗裏的飯和菜塞給錢氏,一般來說,章氏心疼兩個兒子,雖然會罵罵咧咧,但還是會再想辦法給他們添上吃的。

反正,自周銀會說話,能走路之後,錢氏的日子開始慢慢好過起來。

但是,周銀和周金的兄弟情岌岌可危,兄弟倆可謂爭鋒相對,水火不容。

周金最討厭在屋裏看見弟弟了,每次他出現在他屋裏,不是要霸占他媳婦,就是要欺負他。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