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37

白景行與他對視一眼,懷疑對方是拿不出花草樹木、蟲魚鳥獸來才想著和她同行,蹭一蹭她的人情。

韋先生:……廢話,當然拿不出了,隨著地方醫署遍地開花,周滿的名氣越來越盛,在她當上太醫署署令後沒兩年達到了頂峰,一直到現在都還在頂峰之上。。。

嶺南一帶也都聽到了這位周大人的豐功偉績。

都知道這位周大人沒到過嶺南,所以很多人在知道她有收下一種沒見過的植物或蟲魚鳥獸便免費看診一人時,便都跑到嶺南來,或是自己尋找,或是重金尋找。

這十多年間,每年周滿都能收到不少東西,科科除了在她出外差時收錄東西外,其他的全靠有求於周滿的人了。

韋先生自然也知道,而且能請動周滿往嶺南走一遭的東西,那肯定不能是普通的,沒見過的東西而已,或者說不能只一種。

要知道,其余求醫的人都是親自到周滿跟前的,她可不負責還把自己送到病人跟前。

所以這些年韋先生才致力於到處遊走,為的便是找出一件可以讓周滿心動的東西來。

不過東西沒找到,倒是碰巧遇見了周滿的女兒,這也是一條路不是?

韋先生問道:“這兩年可有新的《天下萬物》出版?”

周滿之前想要寫出所有可入藥的藥材,所以一邊收錄東西一邊記錄,想要寫一本《萬草集》,但後來發現這個名字不能囊括她想要寫的東西。

於是改為《天下萬物》。

這麼龐大的書非她一人能做到,所以她動用崇文館編撰之權,找了不少官品低的官員幫忙,一起修撰此書。

她負責畫出科科收錄過的東西,寫下它的主要用途,生長環境,甚至是種植,采摘等要素,將稿子交到崇文館。

崇文館再根據這些分門別類,修撰成書。

也正是他們,這才能那麼頻繁的出書,不然要讓周滿來負責編撰,估計得等她致仕才能出第一本。

白景行道:“出到第五本了,不知韋先生看到了第幾本。”

“第五本,看來我沒有漏的,”他嘆氣一聲道:“不知你母親手中還有多少稿子,看她收集的東西也不少了,這山裏的花草樹木,蟲魚鳥獸大多一樣,我如何能確定我帶去的東西她沒見過呢?”

“不能確定,所以是很看運氣的,”白景行道:“也是為了給有需要的人指路,我母親才抓緊時間出《天下萬物》的,不然她這麼忙,哪有空和精力寫寫畫畫?”

這些年為了畫好這些東西,周滿的畫技都精進了不少。

當然,大部分的畫是白善畫的,她的主要任務還是在畫稿邊上寫下它們的屬性。

而白善是照著周滿印出來的圖紙畫的,全是她交了積分從百科館內下載打印的。

她以前為百科館收錄這些東西賺積分,怎麼也沒想到,時隔多年後,她會再花積分從百科館裏下載打印這些東西。

這可真是輪回啊。

當然,這些白景行都不知道,只是見韋先生如此推崇自己母親,從城隍廟到縣城這一段路,他們不管是走著,還是騎馬,韋先生都圍著白景行不間斷的誇獎周滿。

白景行還托上母親的福,騎了一段韋先生的驢,達成了第一次騎驢的成就。

一路跟在後面的汪山衡就看著韋先生追著白景行一行人住進了驛站,說什麼也不願意和他們去汪家的親戚家裏住。

汪山衡一臉的一言難盡,他之所以追在韋先生屁股後面跑,為的就是請他出山輔佐汪氏,做汪氏幕僚,也是做他大哥的師爺。

結果他這段時間做了這麼多,汪山衡一直淡然待之,而白景行就靠“周滿”這一個名字就把他勾走了。

汪韻自從知道白景行的身份後就一直沈默,見叔父一臉憂愁,便道:“叔父,不如我去和白家小姐談一談?”

“談什麼?”汪山衡道:“韋先生並沒有答應做我汪氏的幕僚,他來去隨風,白家的小娘子還做不了他的主,就是能做,她又為什麼答應我們呢?”

“白家小姐看上去很好說話,我想我們認真請求,她應該會答應幫忙勸服韋先生的。”汪韻道:“在外漂泊到底比不得安居,而且韋先生年紀也大了。”

汪山衡不覺得會有結果,道:“韋先生自己就不是甘於平庸安居之人。”

不然也不會他跟在後面跑這麼久,對方都沒松口。

不過讓汪韻去試試看也不會有壞處,反正……

汪山衡扭頭吩咐道:“去要幾間房,我們也在驛站住下。”

罷了,就算請不到韋先生,和楊則之白景行等人搞好關系,培養一些交情也是好的。

他認出了楊則之,卻沒想到白相和周大人的女兒也在,相比楊則之,白景行的價值顯然更高一些。

白景行將行李放在桌子上,一邊脫掉鞋子,一邊問道:“縣衙那邊派人去通知了嗎?”

“剛才路過楊公子的房門前聽到他吩咐護衛去辦了,大路應該很快能通。”

白景行:“我們的書還在上面呢,不知道今晚還會不會下雨……”

“娘子,你先起來,我整理一下被褥。”錢小羊拉了一下白景行,白景行沒動,這大半天她基本都在走路,還是泥水混合的路,身心俱疲,所以不想動彈。

錢小羊力氣這麼大,拉第一下竟然沒拉動,頓了一下正考慮要不要繼續拉時,房門被敲響。

這下好了,不用她勸,白景行自己就起來了。

她低頭看了一眼臟兮兮的鞋子和臟汙的裙擺,嘆息一聲,“沒來得及換,太失禮了。”

不過大家都是熟人了,就當看不見行了,白景行跑去開門。

一打開就對上汪韻的目光,她微怔,很快反應過來,“失禮了,屋內還在收拾,汪娘子找我有事?”

“我和叔父也住在驛站裏,”汪韻笑道:“來找白娘子的確有件事要說,我們……”

白景行笑道:“那我們下樓去說吧,順便讓人準備些吃的。”

吃了幾天幹糧,今天又基本沒吃東西,她很餓啊。

路過旁邊的門時,汪韻不由停下腳步,“白娘子,要不要叫上楊公子?”

“不必,楊大哥要忙的事情多,一會讓還得洗漱呢,我們先聊。”正遇上她決斷不了的事,回頭再找楊則之便是,最主要的是,一會兒她要吃點兒什麼呢?

既可以解饞,又不會影響到一會兒晚上的正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