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36

眾人應下,互相攙扶著往前走。

等下了一道坡,地面比較平坦了,大家這才略微放松。。。

韋先生從後面走上來,笑問白景行,“剛才聽小娘子和汪小娘子說姓白?”

白景行楞了一下後點頭,“是。”

韋先生微微點頭,問道:“是隴州白氏?”

白景行頓了頓後點頭,一旁的楊則之便笑問,“不知先生貴姓,聽先生口音也不似黔州人。”

韋先生便摸著胡子笑道:“免貴姓韋,我的確不是黔州人,我是嶺南人,不過來黔州也有五六年了,平日隱居山中,對外面的事知之甚少,聽幾位小友的口音,都是從京城來的?”

楊則之點頭,“是,我們是出來遊學的,沒想到能在此有緣與先生遇見。”

“遊學啊,”韋先生悵然一聲,然後摸著胡子笑道:“不錯,看你們年紀輕輕,卻已經學識不淺,少年意氣,這是我社稷之福啊。”

他的目光還是主要落在白景行身上,笑著問道:“不知現在朝中的白相和太醫署署令周大人是小娘子的?”

白景行不由擡頭看了一眼楊則之,見他微微頷首才笑道:“韋先生,隴州白氏可不小,您怎麼就這麼肯定我和白相有關?”

韋先生哈哈大笑道:“小娘子,隴州只有一個白氏,白相便出自白氏,就算你出身旁支,那也有關系,不過聽小娘子這麼說,顯然不是旁支了。”

白景行這才想起來,實在是她很少回隴州,沒有一種真實的感。她大大方方的點頭道:“是,那是我父母。”

韋先生的目光便落在楊則之扶著白景行的手上,了然,“難怪……”

他微微一笑道:“早年便聽聞楊相和白相私交甚好,今日一見果然。”

連女兒都敢放心讓人帶出來遊學,交情能不好嗎?

楊則之微微驚訝,“韋先生知道我?”

韋先生就指著後面走著的中年男子道:“他認得你。”

中年男子帶著侄女艱難的跟了上來,聞言站定和楊則之行禮,笑道:“在下萬州汪山衡,曾有幸拜見過楊相,楊公子和楊相很相像。”

楊則之等白景行站穩才收回手,回了一禮後笑道:“原來是汪先生。”

韋先生對白景行最感興趣,繼續找她說話,“我看小娘子也會醫術和針灸,是師從令堂嗎?”

白景行點頭,“是。”

“果然,虎母無犬女啊。”

白景行:……

對於這種恭維她最熟悉不過了,問道:“韋先生是想找我母親看病嗎?”

韋先生立即道:“是有一事求周大人。”

白景行知道她娘喜歡收集疑難病癥,她自己也好奇,所以問道:“不知是何事?”

韋先生:“小娘子可知道嶺南一帶有瘴氣,北人來嶺南,多患病,本地人也常得傷寒,難以醫治。”

他滿懷期待的看著白景行,“我久居山中,前幾日才聽說前幾年周大人去往太湖一帶巡察醫署,診斷出那一帶困擾他們上千年的詛咒,為體內有血吸蟲作祟,不知,嶺南的瘴氣是不是也有什麼蟲子作祟?”

他道:“嶺南的蟲子比太湖的還要多。”

白景行:“……這個我只能寫信詢問母親,但母親未曾來過嶺南,只怕也不好下定論。”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他,遲疑著問道:“韋先生有現成的病患嗎?不知道能不能去京城,要是能去京城讓我母親看一看,或許能治。”

反正她肯定是不行的,她也聽過嶺南的瘴氣,但那不是毒氣嗎?怎麼還跟蟲扯上關系了?

韋先生挑眉問道:“我能把病患送到京城,周大人便願意治嗎?”

白景行轉了轉眼珠子道:“我母親喜歡沒見過的花草植物,還有蟲魚鳥獸,早就聽聞嶺南物產豐富,有許多東西都是中原和北地沒有的,若先生送去的人能隨身帶一些,哪怕只是路上常見的野草野花,只要是我母親沒見過的,她都欣喜。”

“一種東西得一次出診機會,”白景行道:“若沒有,我就寫信求一求母親。”

韋先生:“其實在下一直有一個疑惑,觀周大人所為,可謂得上是君子端方,既是君子,為何會有此癖好呢?”

白景行聽不得別人說自己母親的不好,“我母親收集這些又不是為私欲,她是為了醫學。”

白景行道:“她說過,天下萬物皆可入藥,尤其是活著的東西,花草樹木和蟲魚鳥獸,甚至連人身上的東西都可入藥。”

“比如?”

“人的指甲和頭發之類的,這些都可作為藥材。”

眾人僵住,都停下了腳步。

白景行察覺到楊則之扶著她的手都僵硬了一下,便道:“這有什麼稀奇的?醫書上一早就記載有的。”

韋先生已經回神,摸著胡子笑道:“原來如此,倒是在下誤會周大人了。”

他對白景行很好奇,應該說對她母親周滿很好奇,所以一路上都找她說話,“周大人在小娘子這個年紀時已經是譽滿天下的小神醫,不知小娘子現今的醫術如何,可有想過去嶺南遊學一番呀?”

白景行,“你想讓我去嶺南看中瘴氣的病人?”

韋先生一臉溫和的笑,“小娘子不考慮一下嗎?走遠一些,長的見識也多些。”

白景行就回頭看向楊則之。

楊則之笑道:“我們出來遊學的時間有限,明年肯定要回京城的,但現在黔州才剛開始,這裏山險路小,速度會很慢。”

他道:“我們不能忘了自己的初衷,本末倒置。”

白景行便一臉惋惜的和韋先生道:“這次是不行了,你們還是把病人送到京城吧,而且我的醫術……也就能和太醫署裏的六級生七級生相比,瘴氣,聽著就很厲害,和太湖那所謂的詛咒一樣困擾了嶺南幾千年,除了我母親,當今怕是沒人能夠解決。”

她頓了頓後道:“不過我勸韋先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氣這種東西很難控制,若不是你猜測的蟲病,那我母親可能也無能為力。”

韋先生頷首,笑道:“此事我不急,這個問題困擾了嶺南幾千年,幾千年都等了,還懼怕再多等幾年嗎?我可以和你們同行,到時候一起上京拜見周大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