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35

白景行卻沒有退卻,堅持道:“針灸輔助退燒快。”

她抓了藥交給小女孩的家人去熬,將針袋取出來。。。

李涵等人看到她取出來的針齊齊往後退了一步,白景行掀起眼眸看了他們一眼,“又不是給你們紮。”

幾人幹笑一聲,沈默的沒說話。

韋先生也走上前去看,就見白景行摸了摸小女孩的後肩,在肩井穴上紮了下去……

白景行就紮了六針,雖然小女孩的娘將她的眼睛蓋了起來,沒讓她看見針,但她還是哼哼唧唧的哭了起來。

因為高熱,哭聲都有些弱。

白景行第一次給這麼小的孩子紮針,心裏其實也是有些緊張的,她撚了撚針,估摸著時間,一到便拔了針。

針拔出,孩子的肌膚上就有一滴細細的血珠,白若瑜抖了一下身子,又往後退了兩步。

白景行將血珠擦去,摸了摸她的額頭,不太確定的道:“是不是下去一些了?”

孩子母親高興的道:“是下去一些了,謝小娘子,謝小娘子。”

白景行看了一眼母女身上的衣服,扭頭對錢小羊道:“去把我們的箱子擡進來,拿一床被子給他們吧,把她包起來,暖和了才好出汗。”

裝被子的箱子還在車上呢,車用油布裹著,此時放在四處漏風漏雨的草棚下。

因為嫌棄麻煩,所以昨天晚上他們才沒有擡進廟裏,就著披風大衣將就了一夜。

聽說白景行要被子,護衛們便出去解開繩子,擡進來一個箱子,錢小羊抱出一床被子給他們。

在農戶人家,被子也算是貴重物品了,對方楞楞的接過被子,不敢攤開用,“這,這怎麼好,廟裏如此臟亂,要是弄臟了怎麼好……”

白景行大方的揮手道:“這床被子就送你們了,蓋上吧,諾,藥好了,讓她吃了藥發汗吧,半個時辰後要是還不降溫,就得想想其他的辦法了。”

不過這小姑娘運氣不錯,藥喝下去沒多久,她就開始在被子裏出汗。

她母親用被子裹著她,將她抱在懷裏,白景行晃過來見小女孩一頭的汗,就又拿了一條布巾過來給她,“給她擦汗,別讓她又把汗吸進去了。”

等她這邊擦得差不多了,見小女孩嘴唇發幹,她便又回去拎過來一個茶壺和一個茶杯,倒了水遞給她,“諾,溫水,可以直接喝的,小孩子不能喝冷水,更不能喝生水。”

楊則之看著不由搖頭笑起來。

出了汗,溫度便降下來,外面的雨也漸漸停了,有護衛去小路上探了探,回來道:“郎君,小路可走,只是路滑,須慢行。”

李涵仰頭看著天上的雲道:“看這天色,只怕還會下雨,我們得趁著雨停的時候走啊。”

白若瑜,“可我們這麼多行李呢,不帶馬車根本帶不出去吧?”

楊則之想了想後道:“帶上要緊的東西,其余東西暫時留在此處,留下兩個護衛看守,等大路清理出來再走。”

李涵說的不錯,天氣多變,萬一又下雨就不好了,能出去的時候就要抓住機會。

楊則之做了決定,其他人便躬身應了一聲“是”,轉身去收拾貴重的,可以帶走的東西。

白景行看了眼坐在火堆邊的母女兩個,想了想去抓了三副藥過來,“這一副藥是禦寒的,我看昨日你們都有淋雨,雖然現在沒病,但還是熬了喝些湯藥預防一下。”

“一副藥熬兩次,這是四個人的量,分給孩子吃的小半碗就夠了,吃完一副藥也就差不多了,”白景行舉了舉另一邊手上的藥包道:“這兩副是給她的,之前的藥渣不要丟,同樣是一副藥熬兩次,三天……以她現在的脈象看,應該也好了。”

沒好,他們也能進縣城裏找大夫換更好的藥了。

她這裏藥其實不是很多,所以只能抓到這些藥,湊出幾副藥方來。

小女孩一家感恩戴德的接了,

韋先生摸了摸胡子,也轉頭吩咐仆人,“去把牛車卸了,我們也走小路下山。”

中年男子一聽立即勸道:“先生,這雨後路滑,小路更是危險,何不多等兩日,大路清理出來我們再走不遲。”

韋先生揮了揮手道:“不必,不必,我騎驢素來穩,等大路清理出來,誰知道要到什麼時候?”

“看這天陰沈沈的,只怕晚上還要下雨。”他道:“一時復一時,明日復明日,哪裏是盡頭?”

中年男子:……說得好像這雨就不會停一樣。

他問道:“那這麼多行李……”

“我行李很少,”韋先生笑道:“栓在牛背上就能走。”

說走就走,楊則之他們把自己要緊的行李打包出來放在馬上,牽著馬往外走時,韋先生也帶著仆人出了城隍廟。

中年男子咬咬牙,便也帶著侄女和仆人帶上要緊的東西,留下兩個看守的下人便去追韋先生。

城隍廟裏其他歇腳的旅客見了,也紛紛帶上自己的行李跟上。

他們行李少,沒有車馬,不必要走大路的。

大路也不知道何時才能清理出來,他們帶的幹糧不多,不能一直在此停留。

楊則之也有意等他們,等想走的人都出了城隍廟,便回身沖眾人行了一禮,笑道:“既然大家都要進縣城,不如結伴同行,路上也有個照應。”

眾人連忙應下。

楊則之便問,“不知有誰認得這條小路?”

“我,我走過。”

“我也走過。”

楊則之便請他們領路,“我家這兩個護衛身手好,讓他們走在前面探路如何?”

他們一口應下,於是一行人開始朝著小路去。

小女孩的一家留在了城隍廟裏,打算等她病好了再走,或是等大路清理了再走。

楊則之送了他們一些幹糧,省著點,足夠用三天了。

山路難尋,雖然有馬,但白景行還是不敢騎,所以將馬交給護衛們牽著,她提著裙子小心翼翼的在後面走。

楊則之走在她身側,不時的扶她一下,實在是這場雨下久了,這種山間小路又滑又松軟,一不小心就可能踏空。

楊則之抓著她的胳膊往裏走了走,“踩著草走,這樣不容易滑。”

他回頭與身後的人道:“走穩當了再動腳,小心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