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33

城隍廟裏除了火燃燒的聲音外,就只有人不時翻動的聲音,但此時白景行卻覺得周遭很安靜,安靜到她只看得到楊則之映著火光的臉。

世人說的不錯,楊大哥是真的長得很好看,眉若利劍,眼若含星,鼻子高挺,嘴角邊帶著輕笑,一雙眼睛看著你時,好似裏面就只有自己一個人。

白景行盯著他的眼睛一看,一時失神。

楊則之見她臉頰微紅,不由微微挑眉,一年了,這傻丫頭半點竅都不開,今夜怎麼……

楊則之忍不住嘴角微揚,笑意加深,他望進她的眼睛裏,正要找個話題繼續,就見她眼睛裏倒映著自己。

他微微一楞,好一會兒,不由伸手將她額間落下的發絲撩到耳後。

倆人瞬間回神,都有些不自在的移開目光,楊則之咽了咽口水道:“都說烏圓的眼睛很圓,我看你的也很圓……”

話未說完,楊則之便覺得這話不好,過於**,忙道:“我是說,你的眼睛很好看,不知道是像白世叔,還是像周嬸嬸。”

白景行紅著臉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道:“像我娘,不過我外祖父說我們的眼睛都像我親外祖父的,我家裏,我娘和四舅舅的眼睛最像我親外祖父的了。”

“哦,挺好看的。”

白景行:“你的也很好看。”

說完心中便有些懊惱,怎麼在這種事上禮尚往來了?

楊則之忍不住嘴角一翹,起身走到旁邊,將他身上披著的披風攤在稻草上,輕聲道:“夜深了,快睡吧,明日雨若是停了我們就走。”

白景行躊躇了一下後問道:“你呢?”

“我還不困,你先睡,我看一會兒火。”

白景行便躺下,楊則之坐在她的身側,正好擋住別人的目光,將她圍在了一堵墻之間。

東方看著一笑,這才悄咪咪的起身去開他們的箱子,從裏面拿出一件外衣給他,“郎君,您就帶了兩件披風,這會兒披著外衣將就一下吧?”

楊則之應了一聲。

城隍廟裏,雖然大部分人都睡了,但總還有沒睡的人,比如他們側後方的那堆一看也不是尋常人家的人,他們就都沒睡。

自然也把楊則之和白景行間的情態看得一清二楚,雖然聽不太清楚他們說的話,但看倆人親密的姿態便知他們關系不淺。

汪韻有些失落的垂下頭,捏著帕子許久不能入睡。

白景行也好一會兒才睡著,她能感覺到楊則之就坐在她的身後,她的腳邊是火堆,她側著身子面向墻,許久都不敢翻一下身。

但人一睡著就很難醒過來,白景行就是這樣,她一覺到大天亮,還是白若瑜把她給推醒的。

白景行從披風裏鉆出來,整個人都還有些發懵。

白若瑜一臉嫌棄的看著她道:“你也太能睡了,廟裏這麼吵你都能睡著?”

城隍廟裏的人早就醒了,大家都在燒水準備用早食,她是最晚醒的。

白景行摸了摸自己亂糟糟的頭發,一擡頭就對上了楊則之含笑的目光。

她尷尬得腳趾都卷起來了,順了順自己的頭發後沖他不好意思的一笑,低下頭去用手擋住臉,“小羊呢?”

錢小羊用盆兌了溫水給她,“娘子,梳洗吧。”

白景行呼出一口氣,忙接過帕子。

一旁的李涵不由笑道:“奇怪,白學妹,我們以前也沒少野宿,大家滾下山坡一身泥水的樣子也見過,當時都沒見過你羞怯,怎麼這會兒害羞了?”

白景行強自鎮定,“我哪有害羞?只是起晚了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

“不必不好意思,”陶亮一臉憂傷的嘆息道:“反正你醒了我們也走不了。”

“對,”楊則之笑道:“你要是還困,一會兒用過早食可以再睡一會兒。”

白景行這才發現外面的雨還在下,她驚訝,“不是春雨嗎,怎麼下這麼久?”

楊則之也憂慮的看著外面道:“雨水如此多,道路泥濘,只怕不好走,更怕山上蓄不住水,萬一爆發山洪就不好了。”

楊則之可謂是鐵口直斷,話才說完不到一個時辰,前去探路的護衛很快冒雨回來稟報,“前面的路被山上滾下來的泥水和石頭堵住了。”

城隍廟裏的人都驚慌起來,“什麼,泥石流?”

“這可怎麼辦啊,我們豈不是走不了了?”

“要不掉頭回家吧。”

護衛看了眼那些普通百姓,上前低聲和楊則之道:“我們來的路也被泥水堵住了。。”

楊則之蹙眉,“那這裏呢?”

“這裏地勢高,小的仔細看過,暫且沒事。”

“泥石流的事發地離我們這兒多遠?”

“去路是前面八裏處,來路是後面五裏處。”

都不遠,也就是說這裏也可能有危險。楊則之不由看向城隍廟裏的人,很快從中判斷出幾個當地人,上前詢問,“不知這裏可還有別的路可通往縣城?”

“這條路是最好走的,連這條大道都被泥水堵了,其他路更走不了。”

“倒也未必,後頭那條小路就能走,不過……”對方看了眼他們的馬車,“那條路車根本過不去,馬倒是勉強可以。”

楊則之便笑道:“也就是說,你們是可以過去的。”

“可以是可以,”他們也有些猶豫,“但現在外面還在下雨呢,而且雨後山路難行……”

楊則之也看向外面,“再等等吧,看看情況。”

城隍廟裏的人都只能老實等著,白景行捧了一杯熱茶喝,嘆息道:“下雨天,留客天,古人果然沒總結錯。”

“這叫什麼總結,”白若瑜捧著臉呆呆的望著外面的細雨,習慣性和她鬥嘴,“是個人都知道下雨天不能走路。”

楊則之扭頭看了他一眼,道:“我看大家都閑極無聊,不如取了書來看,正好上次你們交上來的課業我已經批改好了,我們談一談?”

李涵三人激動,連連點頭,“好啊,好啊。”

白若瑜悄悄的低下腦袋,雙手抱住,希望楊則之看不到他。

楊則之偏偏拍了他腦袋一下,“若瑜,將你的課業取來,我們先看你的如何?”

白景行竊笑,幸災樂禍的看著他。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