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32

據說周大人的手術和針灸,整個大晉無人能比,尤其是針灸,治病調理都行,在整個大晉都是出名的。

太醫署的針灸學更是周大人一手挑起來的,結果白景行的針灸術……

想起之前他們不小心生病,讓白景行紮的那幾針,簡直都是淚啊。

白景行看了楊則之一眼,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吹了冷風,不必紮針,我給你們開些禦寒的藥吧。”

她從藥箱裏抓了藥,在燒好開水後便把水倒進水壺,重新上水熬藥。

楊則之也去後院換了幹凈的衣裳,和白若瑜一起出來,白景行順手遞給他們兩個餅,“泡水吃。”

白若瑜坐在她另一側,長出一口氣,“這天可真冷啊。”

他一擡頭就對上了坐在白景行側後方火堆邊上那小娘子的目光,他順著她的目光去看楊則之,頓時嘿嘿一樂,沖著楊則之擠眉弄眼,“楊大哥,那又有一個小娘子在盯著你看。”

白景行聞言好奇的回頭看,對上那少女的目光,不由一笑,還沖對方點了點頭。

這一路上盯著楊則之看的人不少,不僅楊則之習慣了,他們這些隨行的人也都習慣了。

楊則之頭也不回,看向白若瑜手裏的餅,問道:“是太多了嗎,吃不完?”

白若瑜立即低頭咬了一口,雖然又幹又渣,但還是要吃,這可是他們的幹糧。

“想念錢大舅母做的幹糧。”

白景行被他念叨得手上的餅都不香了。

另一邊火堆上,中年男子微微皺眉,“韻兒。”

汪韻回神,微微紅著臉低頭,但還是沒忍住道:“叔父,這人好好看,看他們的穿戴不似一般人家。”

中年男子不悅道:“不要失禮。”

汪韻只能低下頭去,不敢再議論。

他們的藥剛熬好,外面天已經全黑了,雨也劈裏啪啦的擊打在屋頂和窗欞上,發出巨大的聲音,一行人都慶幸不已,“幸虧我們沒有趕這點功夫,不然肯定會被雨堵在路上的。”

楊則之拿出一件披風蓋在白景行身上,輕聲道:“你也累了,先去睡吧。”

“楊大哥你不睡嗎?”

“我不急,守一會兒夜。”

雖然有護衛,但他們也要輪流盯一下才放心。

白景行點了點頭,趴在了自己的胳膊上。但她眼睛卻還睜著,而且還炯炯有神,看著精神得很。

楊則之添加了兩根木柴,偶爾間低頭對上她的目光,楞了好一會兒便失笑道:“算了,睡不著就別勉強自己。”

白景行嘻嘻一笑,不再裝睡,撐起腦袋看他,“楊大哥,你一路上帶著我們是不是很累?”

她掰著手指頭道:“既要制定行程,又要出面和官學交流,還要給我們講課、布置課業、批改課業,最後還要照顧我們的生活起居。”

楊則之用棍子撥火,輕聲答道:“我也從中得到了不少,且你們也對我很照顧,又不是我一人單獨的付出,所以不累。”

“明年我們應該就回到京城了吧?”

楊則之頷首,問道:“你想回家了?”

白景行點頭,“想家了,也不知道大弟和二弟有沒有長進,爹娘是不是還那麼忙。”

楊則之皺眉想了一下,“那我們回家?”

白景行連連搖頭,“既然是出來遊學,自然要把該走的地方走完的,我雖想家,卻不急著回家。”

她頓了頓後道:“倒是楊大哥你,你……一直不回去參加考試真的好嗎?”

“有什麼不好的?”

“世人都想著年少成名,出仕也一樣,自然是越早出仕越好,也越占便宜,你明明弱冠時便考中了進士,卻一直不去吏部選官,再耽誤下去……”

楊則之見她停頓,笑問,“便老了嗎?”

“嘿嘿嘿,”白景行撓了撓腦袋道:“當然,和其他入仕的官員相比還是年輕,但你明明可以更早入仕的。”

楊則之垂眸盯著火堆看,半晌才道:“如今大晉繁盛,人才輩出,並不缺我這一人。既不是非我不可,我又為何一定要出仕呢?”

白景行楞住,呆呆的問,“不出仕,幹什麼?”

“自然是做我想做的事,隨心便可。。”

白景行:“楊大哥想做什麼事?”

楊則之偏頭看著她笑。

白景行滿眼疑惑,也跟著歪了歪腦袋。

楊則之伸手將她身上散開的披風拉好,輕聲道:“我想走遍這天下的每一寸地方,到許多地方未曾去過,甚至未曾聽說過的地方去,將來寫一本遊記,告訴世人我都去過什麼地方,長了哪些見識,這就算給這個世界留下些有用的東西來了。”

“你呢?”楊則之問她,“我記得你以前是立誌要做像你母親一樣的人,要四處行醫去,現在改了嗎?”

“沒改呀,我現在不就在做準備嗎?這一年我的醫術有了很大長進了。”

白景行還是感覺不可思議,“你,你是楊氏宗子,真的不出仕嗎?”

“並不是所有世家的宗子都會出仕的,王氏的族長不就一直在野嗎?”當然,他早年間也追隨過先帝,上過戰場,當過小官,後來辭官後回家繼承家業,專心處理王氏的族務。

楊氏和王氏交好,楊則之就很羨慕王族長的生活狀態,見白景行一臉的好奇,他就湊近了些,壓低聲音道:“你看,王族長現在是不是各世家裏最長壽的?”

白景行瞬間瞪大眼,“好像還真是。”

楊則之輕笑出聲:“政事催人老啊,非天下百姓所必需,實在沒必要勉強自己進去。”

白景行握緊了拳頭,也不知為何,心裏激動不已,“你說的對,說得極對,那楊大哥,你將來會出海嗎?”

楊則之:“想出。”

“那就出唄,”白景行激動得揚高了聲音,已經睡下的白若瑜幾人被她這一聲驚得動了動,她立即捂住嘴巴,湊近了他小聲道:“到時候帶上我唄。”

楊則之眼睛微亮,註視著她問,“你也想出海嗎?”

白景行狠狠的點頭,小聲道:“想!聽說有商隊從海上去到了汨羅等地,那裏的風土人情與我們的全然不一樣。”

楊則之盯著她的眼睛,認真的頷首道:“好,我一定帶你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