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30

老者便看向中年人,“看這後生氣質不凡,必不是無名之輩,他父親是誰?”

“先生也知道,便是前相楊和書。”

“是他呀,”老者繼續扭頭去看,就見那後生接過傘,去了後面一輛車接了一個少女下來,不由疑惑,“楊氏,這麼熱鬧,他們族地也不在西南啊,這麼多人來這兒幹什麼,還帶女眷。”

“那可不是女眷,聽聞楊則之帶著國子監學生在西南一帶遊學,那應該是國子監的學生。”

“女學生?”老者坐直了些,雖然早聽說過現在京城女學盛行,但在西南一帶,其實女學並不多,官學裏的女學生更是少見,更不要說國子監裏的女學生了。

雨勢漸大,楊則之將傘微微朝白景行頭上傾斜,白若瑜從車上下來,看見倆人中間隔了那麼大一段距離,立即悶頭插進去,“楊大哥,你衣裳都濕了。”

然後轉頭念叨白景行,“都是你,路上要不是你把傘都送了人,我們也不至於撐個傘都要擠。”

楊則之被擠開了一些,見白景行被飛雨吹到,他無奈的一笑,幹脆把傘塞進白若瑜手裏,用袖子遮擋住頭轉身便往廟裏跑,“快進來吧,別淋濕了。”

白若瑜忙將傘往白景行那邊挪了一點兒,倆人一邊鬥嘴一邊往廟裏去,“你先老實在車上待著,等楊大哥送我進廟再來接你就不會被淋著了,偏你要趕著一起。”

楊和書沖進廟裏,抖了抖袖子上的雨水,吩咐護衛,“取些行李進來,一會兒讓他們換掉濕衣裳,讓人去找些木柴來生火,把姜湯熬上,春天寒冷,淋了雨要吃驅寒的姜茶,所有人都用一碗。”

護衛低聲應下,轉身去安排。

白若瑜和白景行也撐著傘進來了,後面的李涵三人也只有一把傘,但他們就不心急,李涵先把陶亮送進來,轉身又拿著白二郎手裏的傘去接王祎。

三人身上一點雨水也沒淋到。

白景行見了又怪白若瑜,“都怪你,我們三個都淋雨了。”

“怪我?我沒下車前楊大哥為了給你撐傘就淋雨了好不好?”白若瑜叫屈,“要怪也該怪你。”

“景行,”楊則之回頭叫她,“我們先找一下晚上睡覺的地方,一會兒你給大家看看身體,這時候可比感染了風寒。”

倆人就不吵架了,白景行應了一句,和楊則之在廟裏轉了一圈。

城隍廟不大,但也不是很小,大殿還是很寬敞的,此時裏面就生個六個火堆,有兩個人一起的,也有四五個人湊在一起的,有男有女。

白景行跟在楊則之身後往裏走,便看見神像邊上有一個很大的空地,就是不巧,那裏漏雨,正有雨水滴答滴答的往下落,所以那塊地方才被留下。

白景行停下腳步,楊則之也停下腳步,看了又看後道:“還好,這落下的雨滴不是很大,一會兒讓人拿木桶來接上這一滴水,我們在邊上生火如何?”

實在是他們人多,其他地方又被分成了一小塊一小塊的,安置不了他們這麼多人。

白景行點頭應下,卻不由走到神像後面,看到那裏有道小門,驚喜起來,“楊大哥,後面還有地方。”

楊則之走過來,正巧那道小門打開,兩個小娘子撐著傘從門裏出來,後面還跟著一個護衛,兩邊一碰上面都嚇了一跳。

白景行往後退了一步,一下撞在了楊則之胸前。

楊則之伸手扶住她的肩膀,擡眸看去,進來的兩個小娘子一下看呆了。

白景行見她們沒發現她慫慫的動作,立即站直,悄悄松了一口氣,沖她們笑了笑後問,“這位小姐姐,不知這後院是什麼,可有停腳歇息的地方?”

兩個小娘子回神,站在最前面的臉色微紅道:“後面的房屋都破損了,比正殿還不如,大多漏雨,所以不能歇息。”

白景行聽了微微惋惜。

楊則之不動聲色的收回手,往旁邊站了一步,與白景行並肩後便道:“要不要去看看?”

白景行轉了轉眼珠子,立即點頭,還回身招呼白若瑜,“大寶,你走不走?”

白若瑜不高興她當眾叫他的小名,所以很沖的回道:“不去!”

白景行便拽上楊則之一起往後院去。

雖然後院的房屋破舊,連廊上都有些漏雨,但還是能過人的,沿著走廊就能把後院逛遍。

後院有四間房,不大,每一間房的門都開著,應該是來避雨的人推開的。

屋子裏空蕩蕩的,只有一些缺胳膊斷腿,散落在地的桌椅,還有未燒盡的木柴。

白景行看見了,立即卷起袖子上前撿,還招呼楊則之,“快來,快來,晚上我們可以生火了。。”

楊則之上前把沒燒盡的木柴撿起來,看了一眼後道:“應該是很久之前燒的,這裏房屋破損嚴重,漏雨又漏風,的確比不上前殿。”

白景行還把缺胳膊斷腿的桌椅也給拎了起來,這些也都是可以燒的。

拎起來後發現太多了,她不好抱,幹脆就都丟在地上,拿了張三分之二的破桌子壘起來,拖著僅剩的桌腿就往外走。

楊則之看了好笑,幫她擡桌子的另一角,這才沒磕碰的把上面堆著的木柴給顛下來,“一會兒讓護衛們過來拿便是。”

“他們還有事情要忙呢,我們既然在這裏,那我們拖回去就好,”出了房門,白景行便左右張望,好奇的問:“奇怪,這後院什麼都沒有,那兩個小娘子為何來此?”

楊則之就伸手指向她的右側。

白景行扭頭看去,恍然大悟,“啊,是茅房啊。”

楊則之問,“你要不要去更衣?”

白景行猶豫。

楊則之見了便道:“走吧,我們先把木柴送回去讓他們生火,一會兒讓小羊拿了衣裳與你過來,你順道把身上的濕衣服換了,別著涼。”

白景行“哦”了一聲,乖乖的跟著楊則之回大殿。

白若瑜他們這會兒都沒閑著,而是在大殿裏翻找木柴,努力的生火呢。

看到倆人帶回來這麼多木柴,驚喜不已,“還有嗎,我也去拿一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