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29

周滿將抄好的活字印刷術交給明達,明達果然沒懷疑。

她將東西交給墨家來的工匠琢磨,他們很快明白其中利弊,回稟道:“要燒制這樣的字模不是不可以,但舊書印制其實還是雕版更好,更便宜。”

明達道:“利弊且放在一邊,你們先研究出來,掌握了技術,用不用再看實際情況,至少在我們要用時便能用起來,不至於捉襟見肘。”

周滿不由與她豎起大拇指,“厲害啊,這話沒錯,就和我們學習醫術一樣,並不是所有的醫術都能用上,但我們也要學,做多久的大夫就要學多久,總不能等碰上了那樣的病癥再臨時學。”

明達道:“先把常用的字燒制出來,第一本書的話……就選用二郎的一本書吧,你覺得哪本書比較好?”

“他的書不都有雕版嗎?”明達對白二郎可偏心得很,這些年他寫了不少話本,正經的文章沒多少,倒是神仙鬼怪和江湖怪談多得很,她也不管人家愛不愛看,都一股腦的叫人雕版出來。

在一眾手抄本的話本中,白二郎的話本一直都是清新脫俗的印刷,實在是過於顯眼。

每次印出來,白善能收到一套贈送,周滿也收到一套,家裏書房常備兩套,連莊先生的那套都落有不少在他們家。

明達道:“用別人的書來試第一本活字不好,萬一印壞了呢?”

周滿立即道:“我不怕,我這有一本醫書,不是很厚,送給你印,到時候印出來的書冊你可以放在書鋪裏賣,我不要潤筆費,你就給太醫署捐一批就行。”

明達:“還是印二郎的吧,畢竟是醫書,萬一模糊豈不是誤人子弟?他的話本就不怕這個。”

“行吧,”周滿仰頭望著天空嘆氣道:“活字印刷的第一本書,足可以載入史冊了吧?哪怕只是一句話。”

明達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拉著她道:“你還怕在史書上留不下名字嗎?我只怕將來史書上一頁都寫不盡你。”

“那可未必,”周滿道:“我近來觀史,發現載入史冊的女子極少,且多是後宮外戚,但仔細一翻閱,有不少歷史事件中又有一些女子的痕跡,那麼,從有人開始,女子在歷史中真的如此無足輕重嗎,都不值得在史書上多著墨一些。”

“遠的我們且不說,就說文德皇後,我聽白二說,翰林院現在開始修撰先帝的史書,其中問的皇後就占了這麼一點篇幅,”周滿用雙手比劃了一下道:“先帝的一生寫了這麼厚的史書,但文德皇後竟然就只占了這麼點。”

周滿捏著指尖的一點給明達比劃,嘆息一聲道:“但我們都知道,文德皇後可稱為千古一後,我只怕不會再遇到比娘娘再好的皇後了。”

明達忍不住左右看了看,然後點著她的額頭小聲道:“你還能經歷幾個皇後呀,這話你在我面前說說也就算了,要是傳出去,便是皇嫂一開始不在意,被人念叨多了,也要心生嫌隙了。”

“我知道,我不就只在你面前說嗎?”

明達若有所思,“所以印你的醫書?”

“罷了,”周滿不在意的揮手道:“也不能破壞你們夫妻間的情趣,你就寵他吧。”

明達:“……那你還與我說這麼多,不就是為了勸服我第一本引你的醫書嗎?”

“不呀,我就是沖你撒撒嬌,話趕話說到這兒罷了,”周滿道:“讓他們研究一下吧,等字模燒出來再找我,我這幾日要忙太醫署種痘的事。”

明達應下。

明達要錢有錢,要人有人,研究的速度快得很,當然,更快的是書局印刷書的速度。

不出一月,他們就把周滿和白善要的那批書給印出來了,然後倆人托了漕運將書運給白景行,交由她全權處理。

白景行和楊則之列的書單上足有一百多種書,有很多還是註釋本,這樣的書一般只在國子監和府學中有收藏,外邊連書鋪都買不到的。

雕版是當年先帝從皇室的書局裏分給她的,極珍貴。

她撿了一套出來送給縣學,點明了要支助縣學裏的女學生。

但縣學裏哪有女學生啊?

縣學不得不趕緊招幾個,好歹先把書拿到手再說。

這些書連書鋪都買不到的。

白景行一定要看著這些招收來的女學生在縣學裏**生根,李涵幾個有楊則之這個現成的學霸學兄在此,功課有他指導,又能體悟當地的風土人情,也不急著走。

他們就這麼一個縣學留三四個月,換到下一個縣學又留兩三月,一年過去,走的地方不多,但在西南一帶卻打出了名聲,不少讀書人慕名跑來找他們切磋。

別說,孔老夫子的話是很有道理的,三人行,必有我師焉。雖然來找他們的讀書人學識未必比得上他們,但一定有勝過他們的一方面。

尤其白景行幾人年紀都還小,更有許多的不足之處,所以從與人的交流中學到了不少。。

春雨貴如油,就算西南多雨,此時的雨也顯得很珍貴。

馬車在雨中慢慢行走,護衛穿著蓑衣護衛在馬車兩側,一護衛騎著馬從去路跑回來,到了第一輛馬車邊才勒停馬,“郎君,雨越來越大,前面有座城隍廟可以歇腳。”

楊則之撩開簾子看了眼昏沈沈的天色,問道:“離進城還有多遠?”

“大約三十裏,但雨水漸大,天也快黑了,雨夜中趕路不安全。”

楊則之頷首:“去前面城隍廟歇腳吧。”

“是。”

一行人趕到城隍廟,裏面已經有不少人在躲雨,都是趕路的人。

廟外突然來了這麼多車馬,他們不免站到門口看熱鬧。

東方從車轅上跳下,把馬凳拿下來,撐開傘才撩開簾子讓楊則之下車。

楊則之才下車,站在雨簾之外的人便倒吸一口氣,瞪大眼睛看他,廟裏坐著沒動的一老者也正扭頭看來,看到他,不由贊道:“好俊的後生啊。”

坐在他對面的中年人聞言探頭往外一看,楞了一下後道:“的確俊,像他父親。”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