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28

周滿轉身就跑,“你先回家等著,等我找出來就去找你。”

明達:……她還沒來得及說這書局算兩家的呢,還有,下衙時間還沒到,這算早退嗎?

周滿跑回郡主府,鉆到書房裏便開始尋找起來,“我記得是在一本什麼書上看到過,當時那上面有新的造紙方法,所以我才買了的。”

“但通讀後發現其中記載的東西很雜,裏面就提到過一種印刷方法,叫活字印刷。”周滿蹲在書架前翻找起來,一邊翻還一邊和科科念叨。

“那個方法我們不是推衍過不適用嗎?”

突然出現的聲音讓周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扭頭去看,就見白善一身便服,手中拿著一本書站在最裏側的一面書架前。

白善無奈的合上書,上前把她扶起來,“倒是難得能看到你被嚇著。”

“大中午的你不在皇城裏上衙在家裏幹什麼?”周滿怒道:“不知道人嚇人會死人嗎?”

白善“……從小到大,我和白二多少次躲在暗處想嚇你一次都嚇不著,我以為你不怕人突然出聲的,我怎麼知道你真會害怕?”

周滿一臉懷疑的看著他,“你真不知道,還是裝的?”

白善努力的維持住面上的表情,周滿卻一腳踩在他的腳上,碾了碾,咬牙切齒的道:“我就知道!”

白善嘶的一聲,忙抱住她道:“我的錯,我的錯,娘子見諒,小的以後再也不敢了。”

白善最後幫她從書架上把那本書找出來,遞給她,問道:“怎麼想起來找這個法子?”

“明達說想再開一個書局,書單上的書不少,明達又送這麼多套,書局運轉不開,所以想要再開一個書局。”

白善蹙眉,“你們想在新書局裏用新的印刷方法?”

周滿點頭,“你覺得如何?”

“但之前我們就推衍過,新的印刷方法恐怕還比不上現在的呢。”白善道:“活字排版太費力,成本太高。。”

“回來的路上我也在想這事,但我覺得還是有一點兒不同了的,或許可以一試。”

白善:“哪兒不同了?”

“和十多年前推衍的時候相比,這會兒識字的人更多了,你不也說現在每年參加科舉的人越來越多,但朝廷每年招收的人都還有限,所以有大量的人是失業的。”

白善:“……你想讓他們去排版?那些讀書人是缺這點工錢的人嗎?”

能讀得起書的,誰家還沒幾畝地?

周滿道:“總有缺這點工錢的人,你算一算每年參加科舉的有多少人?這麼多人裏只要有一個進到書局裏,一年一個,過不了幾年書局就能做多少事了?”

白善一想還真是,今時不同往日,因為女學盛行之後,民間私學也更加蓬勃發展,讀書識字的人越來越多,並不是所有人都奔著科舉去的。

民間識字且失業的人還是很多的。

“不過雇傭讀書識字的人成本還是會比較高的。”

“哎呀,但書也不便宜嘛,能者居之,我們不要在工錢上過於吝嗇。”

“你們的目的既然是降低書價,那便要控制每一本書的成本,人工成本也在其中。”

周滿:“這個算後才能知道,所以你也覺得這事可行了是嗎?”

對於周滿要做的事,白善基本沒有阻攔的,就算心裏覺得做不成,他也會讓對方試一試,很少有直接否決的時候,這次也一樣。

白善點頭道:“你們可以試一試,有需要便找我。”

周滿高興的合上書,轉身就要走,白善將她拉住,道:“把方法抄錄在紙上送去,書還是留在家裏吧。”

他雖然把書放在書架上不懼人看,但和特意送到聰明人面前還是有區別的。

周滿一想便同意了。

翻開到寫有印刷的那一頁開始抄錄,“明達找了墨家的弟子,有他們在,琢磨這個應該快很多,到時候讓他們再琢磨琢磨降低成本的事。”

雕版印刷排版不需要認識太多字的人,甚至不需要識字的人,只要照著一版一版的印出來就行;

但活字不一樣,排版的人不僅要認識字,還要認識每一個字,甚至是熟讀課本,這樣才不會出錯,效率也才高效。

如果印刷量不大,那活字排版的成本就太高了,在這一點上,活字完全比不上雕版。

但活字也有極方便的地方,一是,只要有足夠的字模,書局能很快排版出一本新的書來,不必像雕版一樣一字一劃的重新刻畫,速度很慢;

二是,印刷過程中,若有部分字損毀,活字能夠很快替換上,成本低,不似雕版,壞了一個字,那整個版就都壞了,修復的成本極高。

周滿一邊抄一邊道:“我推薦活字的另一個原因是,現在寫書的人越來越多,尤其是話本雜談一類的,還有各個文人出的詩稿文集,整個大晉,除了個別人外,其余人的書都是放在書鋪裏雇人抄寫。”

“這是為何?不就是因為雕版不易,量上不來書局就不接嗎?”

一本新書,像白二郎這樣已經積累下名氣的也就算了,書局會雕刻出來,年年都再版個幾百冊,幾千冊,不愁書鋪和書商購買,那書局才有的賺;

要是一個作者寫的書在京城只能賣個幾十冊,那便是銷往外地,統共也就幾百冊,書局印過一次雕版就要作廢,那印刷的成本也太高了。

很少會有書商肯出這個錢,除非作者自己掏錢,不然大多數話本雜談其實都是雇人抄寫的。

周家孩子的傳統,讀書抄書賺零花,其中在字寫好,寫熟練之後,他們便能夠抄寫書鋪裏的詩集文稿和這些雜談話本了。

價格要比抄《論語》一類的要高一點兒。

周滿將有關於活字印刷的內容都抄了下來,然後就憂傷的嘆氣道:“但我記得有一年中秋,我喝醉了提起的印刷術是點幾下就刷刷印出來的,你說明達要是執意問這個……”

“你就說是夢中所見,似乎是天上神仙的做法。”

“這話一聽就是騙人的。”

白善:“但由你來說,一點兒也不顯得是假的,放心,她會相信你的,因為這本來也是真的,只不過不是天上神仙的做法,而是陰間的做法罷了。”

但陰間不好聽,還是天上神仙更好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