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26

白若瑜也覺得自己的房間沒有白景行的好,不僅在於面積,還在於位置。

白景行的這間房可以說是整條船位置最好的,觀賞位置極佳。

白若瑜晃蕩過來時羨慕不已,“我怎麼就沒抽到這一間房?”

白景行:“我運氣好。”

白若瑜的小廝大義疑惑道:“房間的牌子不是楊大公子分的嗎?就算運氣好,也是楊大公子的運氣吧?”

白景行:“分到我手上就算是我運氣好了。”

楊則之站在門口敲了敲門,對回過頭來的四人道:“現在旅客都剛上船,甲板上亂得很,你們先在屋裏休息,等船走出一段再出去。”

倆人應下,白景行幹脆邀請楊則之,“楊大哥,要不要留下喝杯茶?”

楊則之進門,笑著頷首,“好啊。”

南下的漕運已經開通,河上的船只比前幾年要多很多,沿岸也熱鬧起來,便是一些小碼頭都人來人往的,白景行趴在窗戶上往外看,便是一連看三天都不厭煩。

不過她也只能看三天,因為第四天下午他們就到了隆州。

一行人下船,在隆州停留了一天後便繼續走,楊則之和幾人道:“綿州的新稻在大晉一直很有名,每年的畝產只僅次於荊州,但口感卻很不錯,產量一直在提高,你們想不想去看看情況?”

李涵幾人都沒什麼意見,還熱切的和白若瑜道:“白學弟,你祖籍便在綿州吧?對綿州熟嗎?”

白若瑜道:“回來過幾次,雖然不太熟悉,但綿州很好玩兒。”

白景行幹脆邀請他們,“我們兩家都在綿州,你們要不要去我家做客?”

李涵三人很意動,不好意思的道:“這,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我們正好也可以回家看看,”白景行道:“我家那邊有個莊子,山上全是果樹,什麼種類的果樹都有。。”

王祎:“這會兒果樹既沒有果吃,也沒有花賞,去莊子能幹什麼?”

顧景雲:“……還是有的,雖然會有點小,有點澀,但你要是想吃也能吃。”

王祎:“……敬謝不敏。”

“那就這麼定了,我們在綿州停留兩天,”楊則之道:“大家還可以去綿州的府學和羅江縣的縣學裏聽聽課。”

雖然綿州不在國子監劃的範圍內,但他們要是去聽學還是可以的。

李涵幾人應下,也想去聽一聽綿州和羅江縣的官學。

自國子監開始允準女子考學和進學後,各地女學都慢慢興盛起來。

先是各地官學意思意思讓地方官員中有意進學的女子進官學,後來民間跟風,女學盛行,官學便也開始準允女子考學。

但現在官學裏讀書的女子依舊不多。

羅江縣縣學裏也只有五個而已。

而有的縣學裏更是一個女學生都沒有,越往西南一地走,這樣的情況越多,有時候連府學裏都沒幾個女學生。

所以國子監裏下來遊學的弟子中竟然有一個女學生,這在官學中是一件很轟動的事。

尤其對於那些女學生少,或者直接沒有學生的官學,白景行就跟個稀有之物一樣被人註視著。

這讓她很不習慣,也很不喜。

她在京城時也常被人註目,但那種註目是或基於她的才華,或者是因為她的身份,看著她的目光中有敬佩,有羨慕,有嫉妒,也有厭惡……

這些目光她都習以為常,但在這些地方註目她的目光中是看稀罕物一樣的,就跟他們在大街上看猴戲一樣。

於是白景行遇到這樣的官學之後,幹脆多停留一段時間,不僅大大方方地出現在官學裏和男學生們一起聽課,還在課堂上和先生探討知識,她能把人打趴下就打趴下,她辦不到的就找楊則之。

楊則之也縱著她,倆人殺遍地方官學無敵手。

楊則之提醒她,“若要想得到威望,只靠打是不夠的,還要有恩。”

於是白景行給她母親寫信,還拉著白若瑜一起,倆人極力攛掇各自的母親給各官學捐書,就以捐助官學女學生的名義。

官學的書有兩個來源,一是朝廷的書局印刷後送往各官學;二是各官學自己采購收藏。

但天下州縣這麼多,並不是所有的官學都能夠拿到書局印刷的書的,很多都是拿的上一級官學淘汰下來的書籍,有的甚至連淘汰的書都沒有。

他們藏書樓裏的書可能都放不滿兩個書架,其中還有很多書是制式書籍,學生們自己都有,連個註釋都難找到。

楊則之幫她整理出一份書單來,她將書單寄回去給母親。

周滿拿到書單,直接遞給了白善,“你女兒喊你捐書。”

白善伸手接過,掃了一眼後道:“倒是齊全,除必要的經史子集外,還有兵書、農書和一些雜談,都是白二他們家書局裏有的雕版,她什麼時候留意這些了?”

周滿:“則之幫忙整理的吧,我聽大姐兒說,她在官學裏與先生們論道,都是他幫忙的,這才沒有很丟臉。”

白景行看著手中的書單,若有所思道:“他倒是用心。”

“所以我們到底捐多少呢?”周滿湊過來問,“就算一本書只算成本價,那也不便宜,你說我們要捐多少?”

白善合上書單道:“書單上的書,國子監劃的範圍內的所有官學都送一套去吧。”

周滿張大了嘴巴,豎起大拇指道:“你大方。”

白善抓住她的大拇指笑道:“也就今年紙坊的收益而已,把書送去的時候記在大姐兒頭上,叮囑她,便是捐書,也不可提你我二人的名字,既是她提議的,便只用她一人的名字。”

這倒是,現在白善和周滿都位高權重,實在不好和這種事扯在一起,全都放在孩子的頭上更好。

周滿點了點頭,“我會叮囑好的,明天我下衙回來就去找明達說一下此事。”

“不必,”白善道:“我明日上朝的時候和白二提一句便可,你不是忙著新一年接種痘苗的事嗎?”

都已經這麼忙了,實在沒必要再為這件事來回奔波浪費時間。

“書局是明達公主的,既然大姐兒都寫信回來求書了,以她的性情,她不可能沒拉上若瑜。”而以明達公主的為人,她不會反對這樣的事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